正文 第一千三百零九章 给老虎抽血

作品:《怪厨

    李大庆说:“我不辛苦,要感谢你,给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我当了这么多年教授,帮助很多企业做过研究,还有我们学校,一个个话说的十分好听,一听花钱,马上往后退,像我们学校,每年的研究经费就批一点儿,还不补充设备,有时候换个试管都得打上一个月报告,再有外面企业,赚钱为先,他们为你花一分钱,想着从你这赚走一块,你是我见过的唯一一个肯沉下心搞研究的。”

    白路说:“是你搞研究。”

    “搞研究得有钱,主要在你,我说买什么什么设备,你马上同意,甚至问都不问。”说到这里停了下,问道:“你知道买设备一共花了多少钱么?”

    白路说不知道。

    “建基地的钱没算,光我经手买设备就用了八千多万,很多设备我都不敢想,报给你,想让你给筛掉,你根本不筛,就是买。”李大庆说:“我挺感谢你的,我打算老虎基地正式建成就搬过来住宿舍,这里很多设备比医院都好,更不要说我们学校。”

    白路说:“没必要那么拼命。”

    李大庆笑了下,接着说:“另外有件事,你这里很多设备需要专业人员操控,建议你自己挑选一些学生,等设备进场,厂家会有技术员过来做培训,你得培训出一批自己的人才。”

    白路说:“你来吧,这事儿你是强项。”

    “要是我来,可就把学生都带来了。”

    “没事。多培训一些,宿舍够住吧?”白路问道。

    “够是够。”李大庆又说:“还一件事,我要做别的研究,可以带过去么?我会单独隔离出几个房间,保证不影响到老虎。”

    “你觉得行就可以。”白路提出要求:“反正别搞那些乱七八糟的病毒试验,那个吓人。”

    李大庆笑道:“做生物学研究肯定要涉及病毒,比如狂犬病病毒,这个是躲不掉的。”

    “这样啊,反正你看着办。”

    俩人边走边说,已经走进老虎笼子。李大庆站门口看:“长的真快。昨天还是小老虎呢。”

    白路表示同意:“没错。昨天还是我欺负它们,现在是被它们欺负,这群家伙的良心大大的坏。”

    李大庆笑道:“你让人家吃素,它们没把你吃了就算你运气好。”

    白路也笑:“老虎基地那里你看着办。我不插手。扬铃会跟你对帐。”

    李大庆说:“放心。别人的钱我可能会赚一些,你这里绝对不会,全国农学院和兽医这块。我李大庆还是有一定名号的,不至于做这种下作事。”

    白路笑笑,藏下半句话没说,其实很多下作事都是名人和有钱人做出来的。普通人整天忙着活下去,哪有精力、时间、金钱去做下作事?甚至连碰触的机会都没有。

    现在,白路来老虎笼子串门,老虎蜂拥围上,轻松把李大庆挤出门外。

    李大庆看着也新奇,白路明明极忙,少有时间陪老虎,为什么老虎和他的关系好到现在这样,比对刘晨要好多了。

    那帮大家伙张牙舞爪去欺负白路,没一会儿,白路挣扎着跑出来:“郁闷个天的,我要练打虎拳。”转身冲一堆老虎喊道:“小样,等着,千万别落单,不然打成雕像。”

    他俩在天台上折腾一会儿,李大庆的六个学生上来,有人第一次近距离看到这么多这么大的老虎,躲在后面不敢出门。刘建阳多次见过老虎,不过……老虎长的也太快了,变这么大。心里有点儿突突。

    李大庆喊道:“把箱子拿过来。”又问白路:“称还在屋里?”

    白路说:“我去拿。”走去楼顶那排房屋,打开第一间的门,从里面推出个大型电子称。

    李大庆说:“从一号开始。”

    白路看看六个学生,不用问,这事得我来做。走进老虎笼子,瞪着大眼睛扫上一圈,很霸气的喊道:“你,出来。”

    老一在里面卧着,听见白路呼喊,伸出大舌头吧唧两下,没动地方。

    白路叹气:“五十个大老肥,我这一天活干完,直接减肥。”走过去抓住老虎一只爪子,硬拖出来做检查。

    称重、量体长、检查毛发、牙齿这些还好说,麻烦的是抽血。刘建阳打开个金属箱子,里面装着麻醉药和麻醉针,问白路:“用哪个?”

    白路探头看一眼,问李大庆:“你们准备了多少个针管?”

    “一百多个,还有两箱试管。”

    白路说:“不用麻醉,把针管给我,抽血后贴号码封起来,你们回去自己折腾。”

    刘建阳说:“放针管里不好保存,会遗漏出来。”

    “那就装试管里。”说到这里,白路皱眉问道:“要多少血?”

    “一个针管的血就够了。”李大庆说。

    白路要过个针管,拍拍老一的大脑袋:“扎一下,就扎一下,不许动。”

    老一用冰冷眼神扫过针管,然后就放下脑袋卧在地上。

    白路问李大庆:“扎哪儿?”

    “就这么扎?”李大庆都有点儿晕了,这要是激怒老虎,天台上几个人直接变成老虎的伙食饭,而且不够分的。

    白路说:“当然这么扎,不然呢?”

    “打麻醉针。”

    “别让它挨两遍苦了。”白路看看大肥家伙:“怎么找血管?”

    李大庆有点无语:“小时侯抽过的。”

    “哦。”白路跟老虎再说一声:“不许动啊。”拽过来老虎尾巴,拿着针头比量半天,一下扎进去,倒是很熟练。没一会儿抽出一针管血。

    老一完全无动,十分配合。

    边上的六个学生惊呆了,这么大个的老虎怎么这么听话?不会是假的吧?

    抽完血,白路拍下老一的脑袋:“表现不错,亲一个。”

    老一用鄙视的眼神看他,站起来晃晃身体,吧嗒吧嗒走回虎窝。

    “我去,再敢鄙视我,断你伙食。”白路大喊道。

    眼看老虎走掉,有学生喊道:“没做标记。得矮子他身上做标记。那是几号?万一弄混怎么办?”

    李大庆指着白路说:“只要他不死就弄不混。”

    说起标记这事,李大庆问白路:“给他们带的铭牌呢?项圈也不带?”

    “又不带出去玩,搁你也不愿意被人在脖子上下套,这样挺好。”白路说:“这个是一号。记准了。我去找二号。”

    李大庆说:“别按顺序来。哪个近找哪个,省时间。”

    白路说:“也是。”

    老虎笼子外面有十几只老虎,有的在溜达。有的趴着不动,刚才也是这帮家伙欺负白路。

    白路指着最前面那家伙喊道:“十五,过来,别一天到晚就知道欺负我,不干点儿正事。”

    听白路跟老虎胡说八道,有学生小声问刘建阳:“我咋觉得不靠谱呢?老虎能不能发怒?”

    刘建厌犹豫下说道:“不能吧?”

    在他俩的聊天中,白路已经把十五拽过来,先按到大称上,再挨样检查,最后依旧由白路动手抽血,抽血前照样呵斥一番:“给老子老实点儿,放你点儿血做年糕……对啊,虎血是大补之物,改天让我多抽点,今天先来一试管。”

    在他的胡说八道中,刚才还伙同群虎欺负白路的大家伙十五,硬是安静被他抽出管血。整个过程,门外那堆老虎都好象没看到,也不说来欺负白路,很懂事的配合之。

    如此很快处理过二十几头老虎,李大庆建议歇一歇?

    苦力白路最辛苦,老虎们虽然任他抽血,却不会主动走过来,都是连拖带拽弄过来,很累人。可尽管这样,学生们看白路的眼神早已不对。这还是人么?简直是神,一个人对上一群老虎,边打边骂顺便放血?而老虎就任他胡作非为?那可是放血啊,放自己的血!

    再一个,都说老虎屁股摸不得,可白路随便就抓着大尾巴玩,实在太震撼人心。

    他们搞不明白白路变的是什么戏法,一致判定是老虎被他养傻了。

    白路看看时间,说不用,继续去拖老虎、继续抽血。

    眼看着老虎们任他随便摆弄,完全不恼不怒,学生们渐渐胆子大起来,也敢靠近了,有学生甚至问:“要不要我帮忙抽血?”

    白路笑道:“你可别,你敢动手,它绝对咬你。”

    给五十个老虎抽血,李大庆预计要忙一天,如果运气不好,兴许明天还要过来。没想到白路让这件事情变得如此容易,一个上午全部搞定。

    等全部抽血完毕,李大庆说:“回去做检查,如果没问题就不通知你了,我得去老虎基地那面看工程。”他想带学生们走。被白路留住,在外面饭店一起吃顿午饭才离开。

    今天是周末,沙沙、花花不用上学,再有满快乐一个,三大未来的电影女主角被于红兵导演一早喊起来练功,折腾到中午才休息。

    她们吃过午饭,正好白路回来,于红兵叫住白路说话:“等你的电影上映时,也要弄点儿事出来,像在日本做的那样,我要全世界都是你的消息。”

    白路有点儿不知道说什么了:“那个,我那都是运气,就是撞上了,不是我闹的事儿。”

    于红兵淡声说道:“那到时候你多撞几件事。”跟着说:“赶紧把手里的事情处理干净,剧组在做前期准备工作,只等你了。”

    白路苦笑道:“你是大导演,就别给我制造压力了成不?”

    于红兵笑笑说道:“成。”起身回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