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二十三章 黑熊的故事

作品:《怪厨

    108

    高远说:“真的假的?真想看我就别拿水果糊弄人,带果酿来;还有,什么时候去看看我家老爷子?你越走越远,我家老爷子都不太敢联系你了。”

    越走越远的意思是和别的大领导走的很近。

    “你猜的?”白路问。

    “废话,他能跟我说这些就出鬼了。”高远说:“还一件事,付泽涛要挪位置了,能不能往上走还真不一定,能走上去,你就占便宜,走不上去,欠你的人情就白搭了,有没有点儿想法?”

    “要想法干嘛?”白路走去付传宗房间。

    半个月没见,付同志越发消瘦,白路说:“你这是减肥有良方啊。”

    付传宗看的很开,笑道:“没办法,这辈子就会减肥,不好好施展一下手段,怎对得起世上走一遭。”

    白路陪笑:“我明天去美国,跟我走?”

    付传宗说:“知道我去不了,故意气我是吧?”

    白路说:“给你介绍个对象吧。”

    “好啊,我喜欢大胸长腿妹子,你店里那么多,有哪个用不到的,让给我就成。”

    白路笑笑,转头跟高远说:“过些天,大概一周,你去饭店拿坛酒回来,新酿的,你陪老付喝点儿。”

    高远恩了一声,白路再问付传宗:“想一直瞒下去?”

    “不瞒怎么办?难道让家人跟我一起受罪?”付传宗说:“可惜全勤奖没了,这么多年上个班容易么。”

    白路大笑:“你还真酷。”

    “我也这么认为。”付传宗自嘲一笑:“可惜啊……”

    可惜什么没有说,停顿片刻换话题说道:“不知道能不能挺过去,如果挺不过去,我走的时候,你得来看我。”

    白路说:“聊点儿有营养的。”

    “这个就挺有营养。”付传宗想想说道:“我要真不在了。帮我看着点儿高远。”

    高远撇嘴道:“用的着么?就他?”

    白路笑笑:“想吃什么?”

    “你做吧,你做什么都好吃。”付传宗说。

    白路说声好,去厨房干活。

    大概五点钟的时候。付传琪回来,手里有快餐盒、有食物袋。还有水果什么的,看到白路也在,笑着过来打声招呼。

    白路看看这个仙子一样的女子,不论长相、穿着、气质,都是完美到极点的女子,这时候的脸上终于带了些疲累之意。

    想了想说道:“有空去找文青玩。”

    付传琪笑道:“好啊,叫上高远,你也去。咱四个来一次情侣出游。”

    白路说:“那可就难了,明天得去美国。”

    听到美国两个字,付传琪沉默片刻说道:“在美国其实挺好的。”

    白路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付传琪不是说她喜欢美国,是喜欢她在美国时、家人一切安好,付传宗还能很健康快乐的工作。

    稍晚些时候,伺候付传宗吃过东西,白路和高远喝酒,付传琪作陪。

    高远一口干掉二两酒说道:“还是二锅头够劲,你的酒好喝。但不够辣。”

    白路说:“本来就养生酒,根本不是一回事。”

    俩人喝酒时,电视上乱演着节目。白路突然跟付传琪说:“你那一大摊子,要是顾不过来,可以找文青、桃子和扬铃帮忙。”

    付传琪回话:“算了吧,你那里也不轻省。”

    是啊,哪里都不轻省。不论付传琪、柳文青、还是桃子,都不是为钱工作,是为证明自己很强很能干才会一直坚持下去。扬铃是被懒惰的白路拐带进标准公司,便是留下来。这许多女人都是很拼的在工作。

    白路点头说是,继续喝酒。

    酒局到十点而散。白路出门沿街而走,忽然接到李大庆电话:“睡了没有?”

    白路好奇道:“怎么了?”

    “有件事儿想问你一下。”

    “干嘛这么客气?”

    李大庆说:“是有事情找你帮忙。”

    “你需要钱?”白路问:“需要多少?”

    “不是钱。是二十三头熊。”李大庆说道。

    白路问:“具体是什么回事?”

    李大庆说:“你知道活熊取胆汁吧?”

    白路说知道,新闻里播过很多次。

    李大庆说:“我有个朋友告诉我件事儿。今天晚上八点,某市工商执法联合行动,稽查黑工厂小作坊,意外查到一家活熊取胆的工厂,一共有二十三头熊被锁在笼子里。”

    话说到这里停住,可后面的话不用说也能猜到是什么,肯定是肚子上开口,终年无休的往外提取胆汁。

    白路问:“然后呢?”

    “二十三头活熊,绝对是大案子,一般人也没有渠道弄来这么多熊,工商部门把消息报到省里,可消息报上去以后,上面一直没做反应,我朋友感觉可能不对,就到处打电话求救,我是其中一个。”

    白路有点好奇:“你朋友?”什么样的朋友会为了救熊而到处找人帮忙?

    “恩,以前的同事,关系不错,他在邻省兽医局工作,平时很关心野生动物。”李大庆说:“他说那些熊还在发案地,没有运走,一个原因是全部身上带伤,不敢随意移动、处理,得找卫生检疫部门出面,兽医局也要派人去,所以他才知道;还一个原因是没有地方能安置这么多熊。”

    停了下又说:“不光有二十三头成年熊,还有四十头小熊。”

    白路想想说道:“你想怎么办?”

    “我想你收留它们。”李大庆说:“我知道要求很过分,事情和你无关,可没有别的办法……”

    话没说完,被白路打断:“那就收留,你说怎么办?”

    李大庆说:“我朋友说这件事情有可能压下去,好象背后有些利益关系。就是说那些熊可能无法获救。”叹口气道:“我不知道怎么办,真的,别看我活这么大。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以前被借调到畜牧局工作两年,主要负责保护野生动物和自然保护区这块。曾见过四次活熊取胆的事,四次,一共涉及二十九头熊,救回来后,有十一头没活过一个月,侥幸活下来的都有问题,动物园不收,管理部门又不肯一直投钱养着他们。最后有伤势较重的安乐死,制成标本。”

    “还有十五头呢?”白路问道。

    李大庆沉默下说道:“不知道,我也不敢知道。”

    白路问:“在哪?这二十三头熊在哪?”

    李大庆说:“在邻省一个三线城市的小镇子下面,那地方有些黑工厂。”

    黑工厂的意思是没有任何合法手续的黑心加工厂,比如用死猪肉做香肠,用垃圾棉做棉被等。

    白路问:“怎么带它们回来?”

    “不知道,如果你要过去,我带着学生们过去,帮忙救治。”

    白路想想问道:“你说这件事情有可能被压下去是什么意思?”

    李大庆叹口气,低着声音说:“活熊取胆。在咱们国家不违法。”不违法的意思是,只要这个养殖场有某些手续、或是有强大的关系网,事情会不了了之。甚至场子会继续存在下去。

    “我靠,不违法?”白路暴出句脏话。

    是啊,不违法,南方某中药厂有自己的黑熊养殖基地,还请客商和记者去参观取胆汁过程。而且不光咱国家有这样事情,很多国家都有类似养殖场,据统计,全亚洲有一万两千头黑熊享受此待遇。

    李大庆说:“前几年有人争论这事儿,有三十六名委员力挺活熊取胆汁。也有人反对,事情闹很大。后来渐渐没了消息。”

    渐渐没了消息这句话真好,不论什么事情。渐渐没了消息,便是渐渐从你眼前消失,变得好似从没有这件事情一样。

    李大庆又说:“有些医学专家说熊的胆汁能治病,不可被取代,支持继续下去。”

    白路哼了一声:“都疯了么?”

    是啊,都疯了么?这个世界真的已经疯了,不说国内,说不远处的小小韩国,每年会有一百五十头熊因为取胆汁而死。

    从食材的角度来说,一头熊四个熊掌,一百五十头是六百个熊掌,看来熊掌并不是很难吃到。

    想起去年救回的那堆小老虎,只要能赚钱,就没有人不敢做的事情,真的是疯了。

    很多书里总是有这样一句话,老天让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现在,人类已经越来越疯狂,是不是该灭亡了?

    白路说:“我知道了,谢谢你。”

    “那你救不救?”李大庆说:“我朋友是真着急了,到处打电话找人,不过,要是救不了,就救不了吧,我也知道挺难为人的,不应该麻烦你;可要是不给你打这个电话……”

    后面的话没说完,白路打断道:“你应该打这个电话。”说完挂掉。

    在街上想上好一会儿,给邵成义打电话。

    邵成义已经睡了,醒来接电话第一句是:“什么事?”声音很淡,有种淡淡的无可奈何。

    “去年我救老虎那会儿,是不是说它们来自某个地方的熊虎山庄?那地方还有黑熊?”

    邵成义回话说:“不知道,如果你想知道,我明天上班去查。”

    白路问:“邻省有个地方查获二十三头黑熊被活抽胆汁,能不能弄回来?”

    邵成义笑了下说道:“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可有太多事情不是你想做就能做的,胆汁可以救病养人,有领导在吃这个,你说怎么禁止?”

    白路说:“我管不到那许多,只知道我知道了这件事,就想救它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