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六十四章 老罗家认帐

作品:《怪厨

    白路看着屋子里这堆小熊:“让它们去院子里玩,反正跑不掉。”

    李大庆笑道:“我发现了,你是特别溺爱动物。”

    白路不承认:“我杀过狗。”

    “我还杀过蚊子呢。”李大庆说:“你去弄早饭,先伺候那帮大家伙。”

    白路应声好,去洗把脸,一头扎进厨房。

    那是饱受摧残的四十四头黑熊,瘦是肯定的,仇视人类也是肯定的,想改变这些,必须白大先生亲自出手,既能养肥它们,还能用食物搞好关系。

    在厨房折腾一个多小时,用推熊过来的那种平板推车运过来食物,热气腾腾地有肉块有馒头。

    李大庆笑道:“你真要喂他们吃素?”

    “放心,我搞得定。”白路左右看看,小熊都已经跑去院子中乱跑乱玩,再回头看看,告诉李大庆:“你们出去,把门关上。”

    熊舍这块地方分成三段,往前是半截水泥墙壁半截玻璃墙壁的大房子,有大门隔挡。玻璃房子这块是研究中心大楼延伸出来的一块。

    熊舍后面同样有大门,通往外面出口。另外,所有熊舍的门都是粗钢筋焊成,很通透。下面有递送食物的格子。

    听白路这么说,李大庆问:“你想做什么?”

    “喂熊。”

    “喂熊关门干嘛?把食物送进去就行。”李大庆说道。

    白路琢磨琢磨:“也行。”

    “什么是也行啊?你还想进里面去喂?”李大庆说:“那可是熊,活熊。”

    白路笑笑。推着推车挨个屋子放食盘。

    四十多头熊里面还真是有吃货,闻到食物味道,老早扒着栏杆门往外看。等食物一送进去,那是抓起来就吃。

    白路给定的是标准食量,一斤多的煮肉块配上六个大馒头,如果不够,继续喂馒头。

    李大庆说:“不好吧,就吃这个?”

    白路说:“你放心,咱这伙食再不好也比救助中心那里好,而且一准儿吃完。”

    没多久分完食物。整整两大车吃的。还剩下几十个馒头。

    总有不走寻常路的熊,分到食物就吃的有二十多头,再有十几头经过试探,也是吃下食物。可就是有那么几头不吃东西。瞪着大眼睛盯看外面众人。瞧这意思。这些人不走,它们不吃东西。

    白路过去说话:“过了啊,赶紧吃。你说你饿着,是饿谁呢?饿自己,让自己难受!”

    在他的乱喊乱叫中,又有两头熊开始吃东西。最后还剩下四头熊,居然很聪明,不论白路说什么都是坐着不动,眼睛盯着对面笼子里的同类看。

    直看了一个多小时,见对面很多同类还是挺活泼,才过去吃饭。

    白路为之惊叹:“我去,敢情是等人试毒呢?”

    李大庆说:“这样挺好,知道保护自己。”

    白路说:“能怎么保护?再强大还能强大过人?”李大庆苦笑一下,腰间对讲机响起,说门口有几辆车,来找白路。

    李大庆把对讲机递给白路,一问,是何山青那些人,放行。

    没一会儿时间,何山青一帮人跑进来。白路看眼时间,刚八点半,就是说这帮公子哥六点起床,然后还得聚到一起赶过来,笑说:“够早的。”

    “您老人家召唤,再早也得来。”何山青隔着铁门往里看:“就弄这么一堆玩意回来?又脏又瘦没有精神。”

    白路说:“让你天天抽胆汁,你也没精神。”

    何山青撇撇嘴:“怎么着,听说还要忙乎斗狗?”

    白路说:“恩,我想把那些狗全弄过来,不老实就让老虎和熊收拾它们。”

    何山青说:“正好无聊,陪你玩,什么时候动手,怎么动手?”

    白路很好奇:“你怎么不劝我?”

    “劝你有用么?”何山青说:“林子说劝你了,劝不动,我们还劝什么?正好我也讨厌斗狗,就是怕你把狗弄过来以后,它们会叫会闹会绝食。”

    白路说:“不听话的直接安乐死。”

    “要是警察找来呢?”何山青再问。

    “你这是未虑胜,先虑败啊。”白路说道。

    “都得考虑清楚,很有一帮职业赌徒玩这个,有时候会请黑帮看场子,跟警察也有关系,想弄他们,就得跟扫黄一样,出动大部队才行。”

    “那就弄一次。”白路跟林子说:“找你二叔,我找老邵,再找周本昌,联合执法行不?”周本昌是大平分局老大,辖区有老虎中心这一块。

    林子笑道:“你打电话吧。”

    这是什么意思?白路琢磨琢磨问道:“不行么?”

    “不是说不行,斗狗这玩意有利益,经过十几年发展,没根的早淘汰掉,现在还能折腾这玩意的肯定有根,你弄这个会得罪一批人……”林子说道。

    白路打断道:“我知道,还会有人通风报信什么的,不过不耽误我做事。”

    “怎么做?做什么?”何山青问。

    “捣乱啊,他们这个活动完全不避人,基本都涉赌,我可以报警,他们弄一次,我报一次。”白路说道。

    何山青笑道:“你有这么多时间?”

    白路笑笑:“你看啊,咱先认准一个斗狗场,等确实消息以后报警,我呢,亮出身份,把事情发上网。”

    “然后呢?和你以前的新闻一样热两天半就没了,好象加盟店诈骗那事儿,你闹出那么大动静,很多专家出来说了又说,闹腾一段时间,然后呢?都用不到别人出什么事情,你自己的新闻消息就能轻易将其淹掉。斗狗也一样,折腾两天半收敛两天半,等新鲜劲儿一过,你去忙别的事情,人家还继续。”何山青说道。

    白路笑道:“你忘了件事儿。”

    “什么事儿?”

    “我有钱。”白路笑道。

    “有钱怎么了?”何山青说道:“人家也有钱。”

    “是啊,人家也有钱,可我还有个基金。”

    何山青想想:“要不要这么绝?”

    白路笑道:“绝么?”

    林子笑道:“你是真不怕仇人多啊。”

    “我怕什么?满天下都是仇人。”白路笑道。

    鸭子琢磨琢磨:“我觉得不应该把慈善基金扯进来。”

    这几个都是聪明人,基本是拿话一点就能明白大概意思。白路应该是把斗狗和基金会扯到一起,大概做法是举报斗狗赌博者,基金会给予现金奖励什么的。

    只是这么一来。绝对是得罪太多人。当你出事时,那些人也绝对是奋勇的落井下石。

    白路说:“不然怎么办?”

    何山青说:“咱可以举报个一两次,但长久下来……有那闲工夫,不如向上面申请立法。”

    “能立么?不一直是有利于收钱的才跟国际接轨。不能多收钱的就是特殊国情么?”白路说:“禁止斗狗又得不到什么好处。”

    “我靠。你太反动了。老子要和你划清界线,和你这样不知死活的人在一起,我也会被轰成渣滓的。”何山青喊道。

    林子笑道:“不如举报他。把他关起来,咱也算大义灭亲。”

    李大庆凑过来说话:“我不知道你们具体谈的是什么事,但是最好劝劝白路,你们是他朋友,多劝劝总能听,他一冲动起来,就那什么……”

    白路纳闷道:“黑熊这事儿不是你告诉我的么?怎么成我冲动了?”

    李大庆咳嗽一声:“你们聊。”转身走开。

    何山青说:“少扯别的,前几天,国家下令禁止象牙制品买卖,怎么就不能下令禁止斗狗?告诉你,咱的政府是个好政府。”

    “不就是禁止买卖一年么?”白路说:“党员同志,麻烦你去申请立法。”

    何山青道:“我怎么申请?先不说这个,你想让你的基金会怎么做?”猜到是猜到,能问清还是要问一下。

    白路回道:“就是刚才说的报警,顺便录象,再去网上搜集各种斗狗录象,剪辑好放出来,闹的天下皆知,先热上一段时间,然后我再宣布,以后只要有人看到斗狗赌博,报警后核实,确认事情没错,并抓到相关罪犯、没收相关道具,比如狗,我会根据斗犬市场价的一成或两成支付酬劳。”

    “一成也不多啊。”

    “如果是抓到十几条狗呢?就是很大一笔钱。”白路说:“不指望彻底取消斗狗赌博活动,总能控制下这股风气。”

    听过这段话,林子几个人都是互相一笑,司马说:“不行,不能这么做。”

    白路琢磨琢磨:“好吧,听你们的。”

    司马接着说:“不过我们能先帮你弄一批狗回来,问题是斗狗不好管,你打算用黑熊和老虎吓唬它们?”

    “我是这么打算的,如果实在吓唬不住就杀了吃肉。”白路说道。

    司马智笑道:“斗狗这事,你有个机会,而且不用亲自动手,也不用得罪太多人。”

    白路笑着看他:“谁替我得罪人?”

    “罗天锐。”

    “他怎么了?”

    何山青接话道:“上个月你在日本,我不是说罗天锐让人坑了三个亿么?你没兴趣听,现在要不要听?”

    “他那么聪明一人,能把他骗了的人得多聪明?”白路说:“大北城还真有人才。”

    何山青说:“人家不是骗他,是摆明坑,你还得认帐。”跟着说:“罗天锐跟你之间闹些事情,先被你逼出北城,后又被你救下一条命,搞得他这个纠结啊;好在老罗家认这个帐,罗天锐也必须认,你可以是我的敌人,但敌人救了我,这笔帐也得认,你要是给他打电话,他肯定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