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多要一千万

作品:《怪厨

    “怎么是你?”左赢想上一会儿:“你养黑熊?”

    白路叹气道:“你不看新闻啊?这么大事情,闹得天下皆知,你居然不知道?再跟你说一遍,我,白路,弄了批黑熊回来,记住了。≌顶≌点≌小≌说,ww↘23w※↖o”跟着摇头道:“新闻都不看,怎么好意思混黑社会?”

    左赢问:“你和打人的大个子是一伙儿的?”

    “换个话题吧,就你这智商也想当黑社会,你们黑社会内部不测验智商么?”白路跟警察说:“他不让菜贩卖我菜,我只能出来买,就是这么个事情,按说你们应该收拾他才对。”

    警察说:“我们没接到报案。”

    “揣着明白装糊涂,被黑社会威胁,你敢报案啊?被报复算谁的?”白路说的那叫一个直接坦白,好象还有些狠毒?

    警察看看他,问左赢:“你说他偷你东西?有证据么?”

    “有证据,他跟我打过电话,说让那两个卖菜的……”话说一半停住。再说下去,会把欺负卖菜商贩的事情扯出来。

    白路笑眯眯看他:“接着说啊。”

    左赢用凶狠眼神看白路,白路不屑道:“这就是在派出所,不然弄残你。”

    左赢喊道:“警察,你听到了,他威胁我,他在电话里也是这么说。”

    白路哈哈一声,跟警察说:“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是我偷东西,叫我过来,无非是因为和他打过几次电话。将心比心,换位置思考一下,他想高价卖我菜,还不让别人卖我菜,我是不是该打电话问问是怎么回事?”

    说完看看左赢:“你倒霉了。”再跟警察说:“有什么需要问的,赶紧问,我还得回去做饭,挺忙的。”

    左赢也笑了下:“你威胁我?”

    “你猜。”白路再问警察一遍:“还有事儿没?”

    警察看看白路,再看看左赢,这里面肯定有他不知道的内情。说道:“你们好好回忆一下。我马上回来。”说完出门。

    这是给两个人和谈的机会,一个是黑社会,一个是大明星,你们自己谈好就得。干嘛要难为我一个小警察?

    看房门关上。白路开始打量房间。

    左赢说:“你是不是不知道我是谁?”

    白路边看边说:“不就是黑社会么?吓唬我?”说着不屑地轻笑一声。走到左赢身前,突然地毫无征兆地打出个勾拳,打在他最喜欢的肋下部位。

    左赢简直不敢相信。直接被打岔气,痛的发不出声音。

    白路笑眯眯问:“痛么?”接着又是不屑一笑:“我记住你了,现在认认真真跟你说句话,从这里出去以后老老实实找份工作上班……这个似乎很难,算了,我让一步。”白路坐到桌子上继续说:“坚持现在的公司也成,我不管你违法不违法,但是不能欺负人,听明白了么?”

    左赢完全迷糊了,这到底是个什么节奏,等这口气喘匀,猛地朝白路冲过来。

    白路没动地方,抬脚轻轻一踹……他坐在桌子上,这一脚正踢在左赢裤裆,那家伙瞬间又萎了,弓着腰怒瞪白路。

    白路笑道:“你好象不相信我说的话?无所谓。”跳下桌子,开门跟警察说:“他不说话,我走了。”

    警察进屋看左赢,这家伙连遭两次重击,额头都有冷汗了,问话:“你怎么了?”

    左赢说他打我。

    白路不承认:“我坐在桌子上和他讲道理,可他不说话,冲过来想打我,正好撞到我脚上,我也没办法啊。”

    警察皱眉看白路,想想问左赢:“要不要去医院?”

    左赢摇头,想了又想,说没事了。

    “没事了?”警察有点意外,问道:“你不报案了?”

    “不报了。”左赢挣扎着往外走。

    警察看看白路:“你可以走了。”

    “得令。”白路跟着左赢往外走:“用不用扶你?”

    左赢认真说道:“你倒霉了。”

    白路摇摇头:“给你个机会,你老大是谁?你老大的靠山是谁?告诉我就没事了。”

    左赢没理他,慢慢往外走。

    白路叹气道:“真是个白痴。”快走两步站到自己的汽车前面,忽然回头问话:“明天,你是不是还不让菜贩给我送菜?”

    左赢没说话。

    白路笑笑:“恭喜你,中奖了。”开门上车,给王某墩打电话:“现在过来派出所,那位大侠宁死不屈啊,给点儿深刻教训,我在这等你。”

    王某墩回话说没车。

    白路说:“我答应很快帮你拍电影行不行?不过得做的干净点儿,别上了大荧幕被人认出来。”

    王某墩骂道:“瞧不起我?靠。”挂上电话。

    白路放下电话,心说,我是相当瞧得起你。

    比如说柴定安姑父胡振兴同志,迷糊着就死了,到现在也没人知道是怎么回事,包括白路。面对这样强大的两位家人,有时候甚至怀疑他们跟自己一样,也有个强大秘密?

    看着左赢上车离开,白路坐着没动。过会儿,负责接待的那名警察出来,发现到他,过来问话:“怎么还没走?”

    “我怕黑社会埋伏我。”

    “你以为香港电影呢?幼稚。”警察说道。

    白路笑了下,他经历过的事情可是比香港电影还要精彩离奇。

    警察又说:“赶紧走吧。”跟着补充道:“小心点儿,你一个明星,别和那些人一般见识,不值当的,他们光脚不怕穿鞋的。”

    白路笑着说谢谢,看眼时间:“要不我请你吃饭吧?”

    “干嘛?贿赂警察?”

    “大哥,你见过谁用一顿饭贿赂人的?而且就这附近。有什么大馆子能用得上贿赂这个高档词语。”白路说:“找个农家菜什么的就行,吃点儿得了。”

    “不吃,农家菜就想打发我?”警察想了想,又多说句话:“听人劝吃饱饭,大家都知道你是好人,有好心,可有的人真不在乎这个,他们只求自己爽自己赚钱,这样的人有好多好多,你要是能找到说客。最好和左赢和谈。别拿自己的前程做赌注。”

    白路笑道:“你越来越对路了,必须请你吃饭,上车。”

    “少来!现在几点?吃的是哪顿?”警察看看表:“呀,这就中午了?我说怎么饿了。”跟着又说:“饿了也不吃你的饭。你赶紧走。”说完回去办公楼。

    白路没走。在派出所门口发呆。过了好一会儿,王某墩打来电话:“还没回去吧?”

    白路恩了一声问道:“张美辰呢?”

    “让她自己回去了。”王某墩问:“你想搞成什么样?”

    “你知道是怎么回事,看着搞就成。我相信你。”

    王某墩笑了下:“你还真相信我,不过,就冲我拣的你,放心,叔叔罩着你。”

    “你罩着我?为什么总问我要钱?”

    王某墩说:“咱能不能聊点儿严肃的?”

    白路笑了下问道:“想不想荣归故里?”

    “荣归?故里?我家在北城还往哪归?”

    白路啊了一声:“忘了。”

    王某墩说:“你想干嘛?回沙漠花钱?”

    白路说是。

    王某墩说:“这活儿好,我替你荣归故里,咱什么时候归?”

    “把这边事情处理完再说。”白路说道。

    “没问题。”王某墩挂上电话,可马上又打回来:“算了,我没时间。”又挂断一次。

    白路放下手机,靠着车座想事情,意外接到元世辉的电话:“我曾外孙女想看老虎和小熊,明天早上来接人。”

    “啊?”白路说:“老大,咱不带这样的,这可都都是野兽。”

    “野什么兽野兽?看你调理的挺好,正好我家小祖宗一天到晚要去动物园,不去你去那转转,我还放心。”

    白路问:“可以拒绝么?”

    “你说呢?”元世辉说:“咱这样,你带她过去住两天,以后我帮你做件事情,前提是不违法不太难。”

    白路笑了下:“得了,老爷子,不冲别的,冲上次你那么挺我,别说照顾两天,就是过继给我都成。”

    “休想!那是我曾外孙女,四世同堂懂不?”

    白路说:“曾孙女是四世同堂,曾外孙女不是。”

    “你懂个屁,明天早上九点半过来。”元世辉说完挂了电话。

    白路郁闷着再拨回去电话:“大爷,我去哪?”

    “你不知道我家在哪?”元世辉说出个地址:“九点半啊,记住了。”

    白路说:“要是忘了,你打电话提醒我。”这次是他先挂电话。

    拿着电话坐会儿,心说真是越忙就越忙。刚发动汽车,元龙又打来电话,意思是趁现在没什么事情,咱回美国拍戏,趁早拍完。

    白路只好关火,回话说不好意思,还回不去。

    元龙叹气道:“昨天张庆庆打电话,问你到底能不能加入?四千万片酬。”

    白路说:“不是说不着急么?”

    “急不急的还不在人家一句话?”元龙说:“他们说,如果你无法确定时间,他们会邀请李杰和我演对手戏,应该也是四千万片酬。”

    白路说:“那就别算我了,我现在还欠着两部电影。”

    元龙想想说道:“别拒绝的这么早,那可是四千万。”

    白路想想说道:“这样吧,五千万我就拍。”

    “你要疯!凭什么比我还高一千万?”元龙说道。

    “反正就这个价。”白路说:“他不答应就算了,还一个,拍摄时间要控制在一个月以内。”停了下说道:“一个月,我自己拍个电影也能卖出五千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