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一十六章 是归他管么

作品:《怪厨

    白路感觉有点棘手,难道要一起打晕不成?想啊想的说道:“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就走。”这句话是假话,是骗两个小女孩。可是面对这样的小孩,不骗也不行,只有给她们一点希望,才能套出话来。

    一小女孩说:“大哥,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只要不杀我们,怎么都行。”

    白路问:“谁是你们的头目,就是说,你们平时听谁的?”

    他没有说出温暖的名字,也没有问谁是温暖的母亲,对于警察来说,这样的问话只要传到他们耳朵里,就是有用信息,等查到自己接触过温暖,会很荣幸地成为嫌疑人。

    听到这个问题,俩小女孩看向倒在地上的几个人,一个说:“可能在楼上。”

    楼上?白路问楼上在哪?

    俩小姑娘又不说话了。

    白路叹口气,憋着声音说话:“我是看年纪小才没有打你们,最好配合我的问话,不然遭罪的是你们。”

    俩女孩赶忙往后退。

    白路想想再问一遍:“楼上哪里?”

    估计是年纪小,有个小女孩犹豫好一会儿,小声说:“三楼中间那个屋。”

    白路说谢谢,但是没动地方。

    你这让他怎么动?他动了,小女孩就会跑掉。难道打倒俩小女孩?

    想了下,还真得打倒,一步跨过来,用手刀切向后颈,连续两下,两个小姑娘也被打倒。

    全部打晕后,白路在屋里仔细检查一遍,出去关大门,关灯箱,关上屋灯,把所有人拖到最大的按摩室,一个一个弄醒问话。

    两个小女孩不用管,先问大肚子,弄醒后问上几句话,这家伙是嫖客,就是花钱来玩。

    白路问:“你不知道是个小孩么?”

    当然知道,按摩店这帮人为了招揽生意,根本没给俩小女孩化妆,就是怎么年轻怎么来,加上个子不高,又是很瘦,一看就是十四、五岁的样子。城市里有人喜欢玩弄这样的小孩,按摩店靠这个赚钱。

    大肚子不知道白路会怎么对自己,颤着声音说:“她说成年了,是长的小。”

    长的小?白路看看被自己打晕的小女孩:“就那个模样,你从哪里能看出满了十八岁?”

    “我也不知道啊。”大肚子回道。

    白路说:“那就不知道吧。”说完话又是一拳砸晕,丢到一旁暂不理会。

    下面是方才进门的两个男人,照例是弄醒后问话,没想到其中一个很坚强,白路费上好一会儿口舌,那家伙只是说神会惩罚你的。

    白路摇摇头,弄醒另一个男人,当着他的面,一拳打在坚强者的下巴上,马上满口喷血。可是还没完,白路又一脚踩下,喀吧一声,腿折了。

    白路还不解恨,一群咋种,靠着宗教迷惑害人,活着就是浪费粮食,跟着再是一脚睬下去,另一条腿也断了。

    把那家伙痛的,嗷嗷直叫,眼看鲜血渗透裤子流满地。

    后一个被叫醒的家伙吓坏了,面色煞白。而前一个家伙还在啊啊喊痛。

    白路还没完,对准太阳穴挥出一拳,痛苦喊叫终于消失,那家伙好象木头桩子一样嗵地砸在地上。

    白路这才跟第二个被叫醒的男人说话:“我问什么,你答什么,不然和他一样。”说着看看那个人,又说道:“刚才是打他的太阳穴,是死是活还不清楚,看老天帮不帮他,你呢?觉得老天会帮你么?”

    这个家伙被吓傻了,他们这些人都打过架,或者说都做过恶,比如有教民想退教,他们就去骚扰人家整个家庭,威胁、殴打都有。有一次把人家上小学的女儿打断腿还割掉两个耳朵。最狠一次曾杀过人,杀的也是教民的孩子。

    可欺负人和被人欺负是两回事,何况去杀人的并不是他,第二个被叫醒的家伙连连点头:“你问什么我答什么。”

    白路说:“第一个问题,这屋子所有人都是教民?”

    那人点头说是,跟着又说:“不是,那个胖子不是,他是来玩的。”

    白路问:“两个小女孩也是?”

    “她们也是。”

    “为什么只有两个小孩?”

    那人回道:“别的都不太听话。就没带来。”

    白路再问:“你们一共有多少人?”

    “十四个人,八个女的,六个男的。”

    八个女的?白路数上一遍:“怎么只有七个?”

    “不是,说错了,是七个女的。”

    “想清楚再回答。”白路冷声道。

    “是八个,有个女的受伤了,被他爸找来送去医院。”那人赶紧改口。

    “他爸找来?这两个女孩的父母不找来?”

    “不找。”那人指着昏迷中的女人说:“这个是那个小女孩的妈,那个是那个女孩的妈,还一个,就是那个,是送医院女孩的妈,她们都是忠实教民。”

    白路看过那三个女人,心下的震惊简直没法说,这到底算什么狗屁事情?信个狗屁教,母亲就带着女儿出来卖?还是一起卖?

    问出这些消息,白路继续问话:“听说警察不查你们?”

    “查,怎么不查?黑狗子查的才狠呢,我们要花钱打点,可没用,该查的还是要查。”

    查?怎么和温育才说的不一样?白路再问:“查你们?你们老大不是认识上面的人么,我盯你们好久了,明明有警察过来,然后就走了。”

    “这个事儿我不知道。”那人问道:“你为什么要盯我们?”

    白路说:“回答错误。”和对待方才那人一样,打断两条腿,再打昏。

    可这帮家伙养好伤以后还是会祸害人,难道要杀掉,一了百了?

    白路琢磨琢磨,先把三个带孩子入火坑的混蛋母亲拖过来。这三个人已经废了,满脑子都是主啊神的,那个神让她们做什么,她们就会去做,都不带犹豫的。就这点来说,比国外那些玩自杀式攻击的疯子还疯。

    看看三个女人,算了,杀了吧。

    他有好几种让人查不出来的杀人方法,还有许多种不解剖尸体就找不到伤痕的杀人方法,不过都没有使用。

    在见过温暖,又见到两个被亲生母亲推进火坑的小女孩后,这三个所谓的母亲……生命在今天终结。

    至于其它人?似乎是杀了人,发泄掉心中戾气,白路没再理会。开门出去,走楼梯上三楼,轻轻捅开门锁,快速进入。

    两室一厅的房子,每间卧室睡两个人。白路大概走走看看,有很多经文,有一些印刷本,更多的是手抄本。

    先搞定一间屋子的两个人,白路进入大卧室,对比俩人相貌,有一个看起来似乎是头目?

    走过去啪啪激巴掌拍醒,问道:“这里你说的算?”

    “你是谁?”那人醒过来喊道。

    白路一拳砸下去,那家伙满口喷血,眼花耳鸣。

    那人的一声喊,惊醒同屋另一个人,迷糊着坐起来,白路一把把他拽过来,让脑袋与大地来个亲密接触,嗵地声响,那家伙晕了。

    白路再问满脸血的家伙:“问你件事,你为什么要害人?”

    “我没害人。”那家伙嘴巴受伤,话说的不清不楚。

    “没害?你骗人家卖身体给你赚钱……和你说这个干嘛?问两件事,回答好了可以不用死。”白路冷着声音说道。

    “不用死?你敢杀人?”那家伙呵呵笑着,似乎有点儿瞧不起白路。

    “好吧,问你三件事,一,你是老大不?”

    那人没回话。

    白路看看他,双手抓住条胳膊朝上一掰,就听咯嘣一声,断了。

    那人大叫一声,声音刚出口,白路反手一掌切在喉结上,那人差点没死过去,连咳几声,眼睛里全是泪水,完全不能再出声。

    白路把灯打开,拿过来纸笔:“写点东西,你们这个教派里的主要人物名字,写。”

    那人不写,似乎是觉察到不对,坚决不配合。

    白路说:“我没有耐心,如果你不写,我会杀掉你,当着你手下的面杀掉你,你这么多手下,总有怕死鬼会招的。”

    他不知道谁是头目,只能这么套话。

    可那人还是不说不写。

    白路叹气道:“我没有耐心。”说完又是一拳。

    对上这帮家伙,白路下手极狠,如果你是愚昧、被欺骗信了某些不该信的东西,白路会可怜你,哪怕是不理你,也不会动手打人。

    可这些人不是,他们住在这里能有什么好事?无非是压迫女人去卖,搞来钱给他们花。说白了,和最丑恶的黑社会没什么两样。

    白路对待这种甘心做恶的人从来不会手软,对着那人膝盖一拳砸下,又是喀嚓声响起。

    先断个胳膊再断条腿,痛啊。可嗓子也痛,啊的一声大喊马上被切成一半。可即便这样,白路也嫌声音太大,一全直击,封在他嘴上,这一下是什么话都别想说了。

    暂时丢下这个人不理,白路去弄醒刚才撞晕那家伙。可是撞的太结实,好半天才弄醒。

    醒了后处在迷糊状态,想要搞清楚发生什么事情。白路冷着声音问话:“你是归他管么?”

    这人稍微反应一会儿,还是有些迷糊。

    白路啪的一个耳光扇过来,帮他清醒后再问:“你是归他管么?”

    这人赶忙点头。白路就继续问话:“他是你们的头领?”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