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温暖的家属

作品:《怪厨

    半夜做件大事情,连杀六人,重伤四人,即便是白路也会有些混乱想法,所以起很早。頂

    小道士起的更早,在房间里练青蛙跳,白路说:“你疯了?你们道士就这么练功?”

    小道士说话:“谁说我是在练功?”

    “好吧。”白路无奈了:“这世界怎么这么多怪人?怎么这么多不正常的人?”

    小道士回道:“在别人眼里,你也是不正常的怪人,这叫做乌鸦嫌猪黑。”跟着说:“洗澡。”

    白路摇摇头,进去淋浴间好顿清洗,没想到小道士打开门,把衣服裤子袜子鞋都丢进来:“洗了。”

    “你这是教我毁灭证据么?”

    “白痴。”小道士开门出去。

    白路只好听从小道士的建议,把衣服裤子鞋全部清洗一遍。洗之前,把昨天记下东西的那张纸背下来,撕成碎片丢进马桶冲掉。

    只是吧,新问题出现,这次来江城,他没带多余的鞋子、裤子。

    这时候,小道士开门进入,手里是一个袋子,丢到床上说:“三百六的衣服钱,鞋四十,交通费两百,给钱。”

    白路好奇道:“你去哪了?要两百车钱?”

    小道士说:“被司机宰了。”

    “宰两次?”

    “嗯。”小道士辩解说:“这是失误。”

    白路抱拳道:“佩服佩服,坐个车也能失误,还失误两次。”

    “这是我应该做的。”小道士重复道:“给钱。”

    白路说:“自己拿。”

    “好吧。”小道士过去点了好几遍:“大哥,别的地方还有钱么?”

    “没有,怎么了?”

    “一共是一百四十一,还差着五百呢。”

    “先欠着。”

    小道士想想说道:“没问题,不过我这是按天计算利息。一天百分之十。”

    白路说:“不扯这个,跟我去医院。”

    拿出小道士买的衣服换上,不得不佩服一声:“有点本事。”

    从衣服到鞋,不能说和白路本来穿的一模一样,但颜色、款式十分相近,不细看看不出来。尺寸更是十分合适。

    小道士说:“鞋比较难买。四十块钱的鞋确实不太好找。”

    白路问:“贵了还是便宜了?”

    “对我来说是贵了,对你来说是便宜。”小道士说:“先请我吃早饭。”

    白路说:“酒店有自助餐。”

    “不早说。”小道士去开门。

    白路说等他一下,把洗好的衣服晾起来,再拿着手机钱包房卡等物品下楼。

    李小平大美女好象装有雷达一般,在白路关门一瞬间,她也开门出来,招呼道:“下去吃饭?等我下。”

    那就一起吧,吃饭时遇到冠军选手和舞蹈妹子们,都是微笑着跟他点头问好。同时呢。也是很惊奇地看着身穿明黄色道袍的小道士。

    相比较而言,选手们有些拘谨。舞蹈妹子可是不管那些,向李可儿、扬铃等人学习,完全不拿白路当老板,加上这个老板比她们小、好说话,在看见他后,有几个妹子笑嘻嘻拿着盘子过来:“老板,您亲自吃饭啊。”

    白路说:“怎么着?你打算喂我?”

    “是阿。她想嘴对嘴亲自喂你。”另一个妹子笑道。

    白路很愤怒:“看看你们,看看你们。什么话都能说么?一点没有体统,什么是想嘴对嘴亲自喂我?光想可以么?是不可以的,为什么不通知我一声,我就等在房间里不下来了。”

    那妹子说:“现在也可以啊,妹子快上,老板等你的嘴喂饭。”

    小道士说:“我也要。”

    “你要什么?”白路问。

    “嘴对嘴喂饭。”小道士回话说。遭到妹子们集体鄙视:“流氓。”然后就走了。

    小道士很受伤:“搞什么啊?为什么喂我就是流氓?”

    白路用严肃表情说话:“你长的就是个流氓样。”

    小道士看看他。低头吃饭,吃上一半说道:“还钱。”

    白路当没听见,专心吃饭。

    饭后去医院,李小平提醒说:“今天录节目,下午四点开始录。”

    今天的节目是正式比赛。为给选手一个好的表演状态,特意定在傍晚时候开始。

    白路回话说知道,带着小道士往外走。李小平当然跟着一起,可刚走到酒店大门,何山青打电话问在哪,这也是想一起的节奏。于是等何山青几个人下来,大家又凑成一支队伍去往医院。

    温暖还在重症监护室,温育才坐在监护室大门对面的台阶上。

    白路在医院门口买早点,拎上来给他:“怎么样了?”

    “一直没消息,医生也没找我。”温育才接过早点说谢谢。

    白路看看表,医生还没上班,便是陪着坐在台阶上。

    温育才问:“你报警了么?”

    “没,我觉得你说的对,等孩子醒过来报警,一定一抓一个准儿。”

    温育才恩了一声。

    白路又说:“我请来个中医高手,等会儿问问大夫,让他进去看看孩子。”

    刚说完这句话,警察给他打来电话:“我想问一下,你找到昨天打架的那个男人没?”

    “找到了,怎么了?”

    “在哪?”警察似乎很着急。

    “找人应该是你们的责任吧?问我做什么?”白路说道。

    “出事了,必须马上找到他,希望你能理解。”

    “我理解,问题是你们能不能理解那个男人?”白路说:“就这样吧,都挺忙的。”说完挂电话。

    可警察马上又打来电话:“昨天晚上发生大案,我们怀疑和他有关,做为公民,你有义务和责任向警方提供消息。”

    “你还有义务和责任保护老百姓呢。”白路说:“想找人就自己找,我很忙。”说完又挂断电话。

    警察想找人很容易。只要这家伙带着手机,只要不是跑进深山老林,总有找到你的时候。

    眼见白路如此不配合,警察第三次打来电话:“警告你配合一些,尽一个公民该尽的责任。”

    “慢点说,我录下来。然后再拿笔记下来,还有,说下你的名字、警号,我怎么知道你是真是假?说清楚了再让我尽公民的责任。”白路完全不为所动。

    警察也无奈了,下一刻,电话里换个成熟声音说话:“白路你好,我是市局刑侦大队的蒋万东,昨天半夜发生一起重大杀人案,可能与温育才有关。麻烦请告知他的具体地点。”

    “温育才?就是说你们查到他的名字了?好厉害。”白路说道。

    一旁的温育才听到他提自己名字,好奇看过去。

    这是肯定要要查的,不但查到温育才的名字,还查到他可能出现的地方。蒋万东说:“案情很严重,希望你能配合我们工作,否则任由凶犯游荡在社会,会给百姓带来危险。”

    危险,好危险啊。这说的是我呢。白路问温育才:“警察要见你,行么?”

    “见我做什么?”

    “不知道。见不见?”

    “他们想见我,是不是抓到坏人了?”温育才抱有一个美丽梦想。

    “可能吧。”白路随口回道。

    温育才想想说道:“他们想见我肯定有他们的理由,我哪有权力拒绝,在哪里?我什么时候过去?”

    “你还过去……”白路话说一半,楼梯间响起快速脚步声,几秒后跑上来三名警察。左右看一遍,走过来问:“你是温育才么?”

    温育才说我是。

    警察说:“麻烦跟我们走一趟,有些事情要问你。”

    白路冲他们说话:“等会儿。”再跟电话里的蒋万东说:“有意思么,你们知道孩子住院,也知道他能守在医院。还打个屁的电话?”

    蒋万东问:“我们有同事过去了?”

    “是啊,三个人。”

    “谢谢你的配合。”蒋万东挂上电话。

    温育才曾去派出所报案,说孩子受到伤害昏迷不醒。但那个时候没住院,警察又是受到外力干扰,甚至没来看病人的受伤情况。

    这很正常,总不能每打个架受个伤,就得有警察来医院看你,得是你去完医院再去找警察说明情况才对。

    咱国家一直说警力不够,但凡出点儿严重事情都得出动武警部队。就是说,警察没有那么大精力照顾到每一个人……

    没有精力。

    医院这里,三名警察站成品字型,似乎是害怕温育才逃跑,当中一名警察说:“不好意思,麻烦你配合一下。”

    白路问:“为什么配合?”

    那警察回道:“我们没让你配合。”

    “让他配合?他闺女受到坏人伤害,昏迷不醒躺在里面,你们不来看一眼,反是想带走他?疯了么?”白路说道。

    警察冷声道:“请不要干涉我们的执法工作。”

    白路笑笑:“您执法,请。”

    何山青在一旁笑道:“你这也不行啊,到处吃瘪。”

    温育才起身道:“现在走么?”

    警察说是,刚要带人走。走廊里又响起快速脚步声,一名医生快速进入重症监护室。

    温育才这就不想走了,跟警察说:“等一下,就等一下。”走到监护室门口往里看。

    这一看就是五分钟,警察早已经不耐烦,一连催促两遍。温育才总是说等一下。

    又等上五分钟,警察想动用武力带走温育才的时候,监护室的门打开,一名护士探头问话:“温暖的家属在么?”

    “我,我。”温育才赶忙应道。

    护士说:“你进来一下。”

    温育才马上进入监护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