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 白路的演讲

作品:《怪厨

    说到这里,白路索性说个完全:“从骨子里说,从根子上算起,我不是娱乐圈的人,对于各大明星基本都不认识,没什么往来,所以对圈子里的事情不太明白,我就知道一件事,我爹打我的时候说过,黑是黑白是白,人能为善,不能从恶,活一辈子必须要善恶分明,当一个人……”话说到这里停住。

    记者们赶忙问话:“接下来呢?继续说啊?”

    白路说:“我想起件事儿,说起来要很长时间,咱这样,今天的采访到这里,我有事情要做,明天下午来电视台,我接受采访好不好?比现在站着说要舒服也要方便,你们怎么想?”跟着又说:“何况我已经说很多,你们可以先发布一些消息,明天采访后再发布明天的消息,把新闻也做成连载性质,天天是热点新闻,多过瘾,你们还能多拿奖金。”

    有记者说:“还可以这样?”

    “必须可以。”白路大声说:“受累了,大家先撤,咱们明天下午一点,一点我在大门口接诸位进去,听好了啊,一点整,过时不候,今天先撤行不行?”

    白路都这么说了,记者们一再确认消息:“明天下午一点来这里集合是不是?”

    白路说没错,又说一遍:“你们先回去发布今天的消息。”

    记者们这才陆续离开。

    等他们走掉,白路赶去大门口,温育才一直等在那里。看见白路过来,老温把骨灰盒放到地上,跟着跪下去。

    白路吓一跳,一个箭步过来扶起:“干嘛呢?”声音很大,有些不高兴。

    “你是好人。可我什么都没有,只能这么感谢你。”温育才说道。

    “就这么感谢啊?”白路说:“男人不能随便下跪!”

    “我知道。”温育才抱起骨灰盒说:“明天上午我回家,这是孩子的骨灰,带她来跟你告别,也是来道谢,谢谢你。你真是个好人。”

    白路看眼骨灰盒,镶照片的地方是空白。回话道:“我就不送了,一路顺风。”

    “不用送不用送,谢谢你。”温育才说:“公安局给我补偿了八千块钱,都是要谢谢你,不然哪能有补偿?”

    白路说我什么都没做。

    温育才抱着骨灰盒朝白路鞠躬:“谢谢你。”

    “别总谢了,对了,警察说他们在抓邪教那些人,估计你回到家。那些坏人就都不在了,如果还有人捣鼓邪教什么的,你就报警,或者告诉我,我报警。”白路说道。

    “恩,谢谢你,那我走了。”温育才说道。

    “一路顺风,凡事想开点儿。别再冲动了。”白路劝道。

    “一定一定,谢谢你。”温育才千恩万谢的离开。

    看着他走远。白路挠挠头,他本打算去温育才家乡走一遭,清理清理那些鼓惑骗人的邪教,再把伤害小女孩的两个混蛋给阉了,从目前情况看,已经完全用不到他出手。

    元龙跟李小平等一群人走过来。元龙问:“干嘛呢?”

    白路说回去睡觉。

    在门口稍等片刻,电视台的大巴车开过来,接上大家回宾馆。

    在车上,李可儿表扬他又是超水平发挥,白路说:“早没词儿了。每次上台都要想啊想,根本不是做节目,是进行自我折磨。”

    等回了房间上了床,就又是一天熬过去。

    第二天早上,白路找人借来笔记本电脑,上网找东西看。之所以昨天半夜记者采访时只说一半话,就是想起这件事。

    他记得在什么时候好象看过一个妹子做演讲,记住一句话,大概意思是人不要变成小时候最不喜欢的那种大人。

    可是忘记具体内容,加上又是说抄袭事情,他想重看一遍那个演讲,好好跟记者们说说自己的想法。

    在他看演讲的时候,昨天的那些记者很给面子,把半夜采访的几句话放出来,还好象开玩笑一样说白路要连载新闻,又引起一片热议。

    好吧,头条白连新闻都要搞连载式播出,只能说这家伙真有思想。

    白路很快看完视频,想了想找来李小平:“跟电视台联系一下,下午我要跟记者聊天,需要播放一段视频。”

    李小平问什么视频。

    白路把笔记本推过去:“就这个。”

    “演讲视频?”李小平扫上两眼,给主任打电话说明情况,很快回话说联系好了。

    白路恩了一声。

    这时候元龙敲门进入。

    按节目正常的录制时间,今天一场,明天一场,然后可以暂时放假,最少有十天假期。

    他们已经录到踢馆赛,而节目的播放进度刚开始播放初赛,累积起来已经是两周播放量。元龙建议今天下午提前两小时开录,把明天的踢馆战一起录完,可以腾出时间去美国拍电影。

    节目组同意,白路也同意,甚至机票都已经订好。不过临近时间,元龙有些紧张,一直在确认白路的状态,如果身体条件不允许,宁肯不拍摄也不能去冒险。

    见元龙又来,白路笑道:“我没事。”

    元龙恩了一声,看李小平也在,没有多说话。

    午饭后赶去电视台,先去化妆换衣服,一点钟来到门口,记者队伍又是扩大,居然有五十多人。白路带他们进入间小会议室,进入后关上大门。

    白路说:“感谢大家到来,在说抄袭事件之前,我想请大家看一个视频,一个算得上无关紧要的视频,四分多钟。”

    说完这句话,灯光瞬间关闭,正前方的白色幕布出现影像,一个穿红衣服的女孩在做演讲,演讲题目是《年轻人能为世界做点什么》。

    这个才是题目,白路记住的只是演讲中的一句话,而且还没记对。

    荧幕上,红衣女孩很平静的说话,先从自己开说,说遇到事情的时候,老师和长辈会说她还年轻,不懂世事。可总有一天他们会长大,会变成老板、银行家、甚至国家主席,她问,如果到了那一天,如果年轻人都变成成年人,主掌整个世界时,我们应该为世界做点什么?

    她说,也许那时候的我们只是蝇头小民,苟活一世,其实什么都做不了,改变不了任何事情。但我们还能做一件事,这件事就是,我们这代人,在我们老去的路上一定一定不要变坏,不要变成你年轻时候最痛恨最厌恶的那种成年人。

    这句话就是白路记住的那句话,还没记全。

    荧幕上的红衣女孩继续演讲,讲着她的梦想,说我们长大变老后不要去随波逐流,要做个好人,保持自己的操守跟底线,绝不放弃原则,绝不绝不失望于人性!

    整个演讲不到五分钟,很快讲完。当荧幕黑下去的时候,房间里灯光亮起,白路鼓掌:“我不认识这个女孩,但是我知道她叫什么,我喜欢她的话,喜欢这段演讲,你们是见多识广的记者,也许知道这个人,也许你们在想,她的这段视频跟抄袭事件有什么关系?”

    “关系就是,渐渐长大的我们不要变成小时候最讨厌最厌恶的那种成年人。”白路说:“小孩的世界很简单,善恶、是非、黑白都是分明,成年以后就模糊了界限,是我们向这个世界低头?还是我们已经变成小时候理解中的那种坏人?”

    “我不是想给你们做演讲,是想让方才视频里的那个人给你们做演讲,我不知道现实里的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是不是真的如同她说的那样去做,但是这个演讲的内容没有错误,我很喜欢,不知道你们是否喜欢?”

    “你们是娱记,应该见过太多事情,比如收钱做宣传,或是收钱帮忙炒做某个明星……不是说收钱不好,这似乎已经变成行规一种,我无意去评论这种行为的对与错,我想说的是抄袭那件事,昨天晚上我说人应该有善恶是非之分,刚才视频里的女孩在说我们要守住底线,那么底线在哪?”

    “娱乐圈抄袭现象很常见,不对,是整个社会也是很常见抄袭事件,那么,是不是所有的抄袭者都是坏人?也许有人说未必如此,人们总是喜欢说一句话,这个人是好人、没有坏心眼,可什么是坏心眼?抄袭算不算?偷东西算不算?如果他对你好、对别人不好,算不算没有坏心眼?”

    “说这么多,我是想说,也许在娱乐圈里,抄袭的现象经常出现,我们没办法改变,那么,我们能不能发出自己的声音?哪怕只是弱弱的发一声喊,我不抄袭?”说到这里,白路瘪了下嘴说道:“其实我很想打人,也很想骂人,打那些骂那些坏人,或许在某些人的眼里,抄袭不算罪,那么,什么又算罪?”

    “罗嗦半天废话,只是想发出个弱弱的声音,代表我自己的声音,我不想变坏,你们呢?是不是要忘记儿时的梦想,慢慢变成小时候最讨厌的那种成年人?”

    白大先生一口气说上许多许多,说到这里,朝记者鞠躬道:“谢谢你们,谢谢听我说话,也谢谢演讲的这位姑娘,她叫圆圆。”

    他说完话,有记者鼓掌,跟着有更多记者鼓掌,好长一段时间没停歇。

    白路说:“现在可以提问了,我会尽量回答。”

    “我们没有问题。”有记者喊道。可是他刚喊完,就有记者大喊:“你不能代表我们,你不问,我们还想问。”

    “别问了,这一篇演讲还不够填充你的版面?”有记者回道,跟着朝白路喊道:“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