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五十三章 更年期提前

作品:《怪厨

    扬铃说:“少说没用的,开除人的任务交给你了,这是名字。”去办公桌抽屉拿出个文件夹,打开后是简单履历。

    白路问:“这事儿让我做?”拿起履历看看。

    “不然呢?”扬铃说:“除去这俩还剩四百三十个人,保不齐哪个就是和她俩一样,只是咱们不知道而已,鬼知道哪天还能爆出什么事情,所以呢,选人大任交给你了,瞪大眼睛仔细看,千万要看清楚。”

    白路晃晃手里的简历说:“这个才十七岁,没成年呢,和人同居不是大错吧?为爱情冲动一下……年轻时谁不犯错?至于说谎,假如你因为这事被学校开除,也一定不想让人知道,而且那孩子思想挺简单的,真要是老谋深算那种,不告诉学校名字,你能知道被开除?”

    扬铃瞪眼道:“说什么呢?我凭什么要被开除?我又没同居。”

    白路说:“有个机会不容易,因为同居被开除,估计家里也不好受,给次机会吧。”

    扬铃看看他:“公司是你的,随便。”

    “别赌气啊,再说第二个……她们去做义工,李莹和老刘的评价是什么?”

    “刘总一般不在儿童村,是他女儿给的。”

    “刘亭亭?她怎么说?”白路问道。

    扬铃去文件柜里拿出个档案袋,边打开边说:“李姐心肠好,所有去她那里干活的,都是好话表扬,没有一句坏话;刘亭亭这里也差不多,多是正面评价,就是那妹子太出格,别人都睡大通铺。她一定要回车上睡。”

    档案袋里是一叠表格,表格上有许多名字,每个名字后面是数字的年龄身高体重三围,再有乐器、艺术才能什么的汉字标注,后面还有一些格子,大部分空着。少有几个格子划着对号或是叉。

    扬铃右手食指点在一个名字上,滑到后面格子中的一个叉上说道:“这妹子有些不合群,格路,很骄傲……我其实不明白,卖都卖了,还有什么资格骄傲?”

    白路随口回道:“伪装?”

    “伪不伪装的我不管,开不开除也在你。”扬铃转身出门。

    白路说:“这是你办公室。”

    “不想看见你。”扬铃很酷的离开。

    白路挠挠头,嘟囔道:“这孩子疯了,要不就是更年期提前。”

    可是手里这个人怎么办?再看遍资料。出门喊道:“老扬,老扬。”

    扬铃忽然从另一边出现:“你要疯啊?”

    白路走过去小声问话:“下次开除人是什么时候?”

    扬铃突然笑了:“不知道啊不知道。”

    “不知道就不知道,你笑什么?”白路问道。

    “笑你啊,又发善心是吧?”扬铃说:“以后会淘汰更多人,看你怎么发善心。”说完又走了。

    “这家伙一定是内分泌紊乱,不正常。”白路拿着那姑娘的简历去楼上宿舍找人,经过番寻觅,找到人。把简历往女孩手里一交:“不好意思,你是我开除的第一个人。”

    “什么?”女孩怀疑听错了。

    白路左右看看。贴着她耳朵小声说话:“我听说一些有关你不好的事情,我这里不能留你,请谅解。”说完这话,再退回正常距离微笑看过去。

    那女孩面色瞬间变白,小声嘟囔道:“为什么?”

    白路微笑看她,不说话。

    女孩看回去。站了会儿才问:“能不能补救?”

    白路摇摇头。

    那女孩朝白路笑了下:“谢谢。”转身回宿舍收拾东西。

    整个过程,白路一直等在门外,心说这妹子还真干脆,一句废话不说,也不哭不叫。更不会问什么时候离开这等问题。

    稍微等上一会儿,女孩拖着个大行李箱出来,肩上是老大的双肩书包。

    白路接过行李箱,静默前行。

    很快下楼,在走出山河大厦的时候,妹子终于哭了,泪水直掉。

    等出了大门,白路问:“住哪?按规矩,在你离开北城前,可以安排你在旅店住几天。”

    妹子摇头:“不用了。”

    白路想了想,拿出一千六百块钱:“这是从北城到你家的机票钱,麻烦帮我签个字。”说着话跑回大厦,在门卫那里拿出笔纸,快速写上一行字,大意就是报销的机票钱,拿出去给女孩签字。

    女孩签好字,接过钱说声谢谢,坐出租车离开。

    看着汽车远走,白路再回去扬铃办公室,把那张纸往桌子上一放:“扬老板,还有什么事情?小的随时候命。”

    扬铃收起那张纸,起身道:“跟我过来。”带他去编剧室。

    白路问:“这是干嘛?”

    “做本子,《我是老虎》虽然有很好的票房,不过故事情节过于简单,说白了就是部儿童片,编剧组想玩个有深度的,目前有两个创意,一个是老虎和小熊一起拍片子,一个是单独拍小熊,你得拿个主意,毕竟只有你熟悉老虎。”

    白路说:“选个本子而已,需要我么?”

    “你难得过来,做为大老板,是不是得和公司灵魂们接触接触?”扬铃说道。

    白路看看时间:“得,正好吃晚饭,我请了。”

    “只请编剧?”

    白路吧唧下嘴巴:“都请,把楼下大厅包了,连学员们一起。”

    扬铃说:“那没你事儿了,走吧。”在编剧室门口,她停下脚步,转身回走。

    白路说:“不是选本子么?”

    “你不是说不需要你么?”扬铃伸手道:“卡,怕你逃跑。”

    白路叹气道:“我确认,你绝对是更年期提前。”痛快拿出银行卡。

    公司聚餐未必对业绩有帮助,也未必能提高公司凝聚力,但可以肯定的是,员工会对老板增加那么一点点儿的好感。这是扬铃在做的事情,增加白路在公司的存在感。此外,聚餐会让员工们很开心。

    山河大厦一楼餐厅可以承办婚宴,却是差些没装下演出公司这么些人。太多了,实在太多,一百多公司员工。四百多学员妹子,轻易挤满一堂。

    扬铃和白路同桌,估计是看到麾下兵强马壮,顿时豪情万丈,一劲儿找白路喝酒,还说等搬去标准大厦,那里会更棒什么什么的。

    棒是一定的,有个两层的大剧院,最大人数可以容纳两千四百人。那里就是舞台,是艺人们追求梦想的起飞点。

    除大剧院外,还有酒吧、小型舞剧院、音乐厅等许多表演场所,到那个时候……想一想就很激动。

    因为太高兴,扬铃等于是自己灌自己,不到一个小时把自己喝多,好象个汉子一样搂着白路脖子说:“好样的,老板。谢谢你。”

    白路赶忙拿下她的胳膊,冲对面喊道:“不许拍照。不许拍照,你们想造反啊。”

    有员工笑着说话:“留念,等明天给扬总看……”

    话没说完,被白路打断:“给她看?等着被开除吧。”

    员工悚然一惊,赶忙收起手机:“我没拍。”别的员工也收起手机,说已经删掉照片。

    扬铃说:“干什么?我没喝多。来,合照一下。”胳膊又搭到白路脖子上。

    不光扬铃高兴,学员妹子们同样高兴。白路允许她们喝酒,顺带的,喝酒也可以做为考核人的手段之一。至于家长们怎么想。很重要么?

    妹子们喝的是特别淡的水果酒,很尽兴。老话说感情是喝出来的,妹子们越喝越爽。

    白路完全不制止,吃到一半,还拿着酒杯挨桌走,一桌一桌敬妹子们酒。

    虽说未必每一个学员都是特别漂亮,也未必每一个学员都能留下,白路却是特别真心的敬她们酒,女孩们也是很认真的跟他喝酒。

    果酒是那种度数特别低的甜酒,和啤酒度数差不多,就是不会喝也可以当做汽水一样喝上半瓶,很多妹子都是喝掉一瓶。这一个晚上,最少有一半女孩是生平第一次喝酒,也最少有一半女孩喝的晕晕糊糊。

    酒后看她们回去宿舍,白路和扬铃回家。

    隔天上午,白路接到电视台电话问什么时候回去。白路回话说尽快。

    然后去找扬铃商议学员妹子们接下来的安排,建议说:“继续送出去做苦力,不光去儿童村,黑标和桃子那里也得去,告诉她们,想在标准公司出头,首先要学会吃苦。”

    扬铃问轮班时间怎么安排,干多长时间。

    白路想想说道:“两周,服务员最少做两周。”

    扬铃再问:“给工资么?”

    如果是出去做义工,或是在山河大厦接受培训,在遴选结束前是没有工资的。做服务员肯定不同。

    白路说:“一天一百块。”

    扬铃说好,再问:“你的意思是这些人一起养着,养你做出决定为止?”

    “养着?”白路看她一眼:“依着我,声音条件不出色、舞蹈动作不协调的都应该出局。”

    现在留下的四百多妹子,并不是每一个都很特别漂亮耀眼,光一个长相就各有不同,还有身体条件什么的。但是能留下来,就一定有可取之处。

    可要是按照白大先生说的那样去做,这些妹子瞬间又能淘汰掉一半。

    偶像团队,才能很重要,可更重要的是长相。如果你不够纯美,就一定要漂亮,如果也不够漂亮,就一定要可爱,外貌是第一要素。

    以外貌为主要条件的偶像团队,在一次次选拔过后还能留下四百多人,只能说现在的女孩长得真漂亮。r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