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 白路出歌了

作品:《怪厨

    下午照例录节目,意外的是刚进入电视台就看到刘雷声迎上来,说晚上请吃饭,台领导也会来。…≦,

    白路有点好奇:“领导?”

    刘雷声说:“恩,大领导,台里最大那个。”

    江南台是省台,台里最大那个领导绝对算是高级干部。这个岗位按级别算似乎不是很高,正厅,可多是高配,某些省份的省台老大还兼着省宣传部副部的位置。

    这样一个大领导要请我吃饭,为什么?

    白路假装出震惊表情问道:“我这表情还行么?”

    “什么?”刘雷声没明白。

    白路说:“震惊啊,你们大领导请我吃饭,我应该震惊吧?说实话,我确实很震惊。”

    刘雷声有点无奈:“晚上七点半结束录制,八点吃饭。”

    “这么晚?”白路说:“万一饿死怎么办?”

    刘雷声没理会他的贫嘴,继续说道:“吃饭时少说点胡话。”然后离开。

    白路就开始琢磨起来,我一个艺人,他一个政府干部,还正好管着宣传口,应该是我请他吃饭才对……想来想去,无非一件事,想通过自己认识某个大领导,这位省台老大想升官。

    李小平在前面喊他:“还不化妆?”

    白路应了一声,走去化妆间。

    依旧和元龙用一个化妆间,元老大居然是闭眼斜躺在椅子上,白路随口问道:“你是睡觉还是化妆?”

    “睡觉。”元龙小声嘟囔一句,直到化好妆也没动地方,一直到快开拍了,拿起两罐咖啡两罐红牛,没一会儿全部喝掉。

    白路说你要疯?元龙说:“昨天晚上没睡。今天录完节目就去机场,累啊。”

    白路说:“辛苦了。”

    “不辛苦。”说起电影,元龙马上无比清醒:“相信我,《一个警察》全球票房绝对超过十五亿美圆。”

    白路问:“世界纪录是多少?”

    “前面有俩十八亿多的,咱能拿十五亿,就是前三。”

    白路竖起大拇指:“你真谦虚。”

    元龙听出他在说反话。笑道:“我相信你,国内票房起码能收三亿美圆吧?”

    “你把中国老百姓当提款机了?”白路说:“全国一个月的总票房才十几个亿,你想全拿了?”

    元龙说:“那是前几年,去年是二十多个亿。”

    前年、去年,还有到目前为止的今年,票房情况都不错,前年在两百亿以上,去年接近三百亿,今年看前半年的趋势。过三百亿没问题。

    白路撇撇嘴:“你就做梦吧。”起身往外走。

    元龙跟出来问:“你估计票房是多少?”

    “国内上十亿,国外过两亿美圆,加一起过四亿美圆都是极大的成功。”说完又补一句:“不算国内市场,票房能过亿就算成功。”

    元龙气道:“你拍个破老虎片子就弄回去三亿美圆,我这么用心才拿一亿?凭什么?”

    白路说:“世上事从来就没有什么道理可言。”

    走进大厅候场,过不多时开始录制节目,舞团上场……

    今天只录制一期节目,散场时观众有点儿不满意。觉得时间短。不过看演出这种事,话语权从来掌握在主办方手里。人家说什么是什么。

    晚上,几大明星加上李小平、刘雷声来到电视台酒店,在包房休息室坐着喝茶,也是聊天,屋里跑着三头小熊,东一头西一头。把服务员逗个开心。只有呆呆熊永远那么酷,找个地方一坐就不动了。

    八点钟刚过,房门打开,走进来个中年人,看着很年轻。大概四十来岁的样子。

    他身后跟着两男一女,进门后微笑说话:“来迟了,抱歉。”

    来迟了?白路特意看眼时间,现在是晚上时间八点零一分,好吧,确实是来迟了。

    在台长进屋时,大家起身,台长过来一一握手,跟每个人说感谢话语,说辛苦了什么的。当握到白路手的时候,笑着说话:“闻名已久,盛名下果无虚士。”

    白路没闹明白,这家伙是在说双关语么?

    认识一番,台长请大家入座,然后上菜。

    吃饭过程没什么可说的,最忙的是俩翻译,来回说话。台长很能喝,跟节目组五大主要演员分别敬酒,其中的李小平属于沾光分子。

    平时在台里,别说看见台老大,就是见个频道主任都不容易,得开会才行。现在难得遇见老大,一杯白酒啊,咣的就干了。

    台长很给大伙面子,坐足一小时才起身离开。白路一直等着他找自己问话,结果是一场空,台长跟他微笑告别,然后就真告别了,出去后再没回来,也没让人找自己出去。

    白路迷糊了,问刘雷声:“你们老大是怎么情况?”

    刘雷声说:“我哪知道?”

    好吧,当是白吃一顿饭,白路说:“借着这顿饭给元龙送行。”元龙说:“你看我这么累,好意思么?”

    白路说:“一码是一码,你累归累,我好不好意思是我的事,祝你一路顺风。”

    “就咒我吧,坐飞机哪有祝一路顺风的?”元龙喝掉杯中酒。

    “你们就是毛病多,管它逆风顺风的,意思到了就成。”白路也是喝掉杯中酒。

    元龙说:“谈正事儿,张庆庆那面希望九月份开机,没问题吧?”

    白路想想问道:“可以轧戏么?”

    元龙苦笑道:“你真是大腕啊,这才入行两天半就已经开始轧戏了?能问下,几部?”

    白路说:“可能三部。”

    元龙笑笑:“我不管这些,我是演员,你去跟公司说。”

    又呆一会儿,元龙回房间拿东西,赶去机场。白路也得走啊,坐夜车去影视基地。因为要带走四个小熊,宇多晴带着翻译跟过去。艾琳琳恩留下来做游客。

    在他去拍电影的时候,网站开始卖歌了,就是卖他的专辑,用点击广告的方式出售歌曲。扬铃的预期是坚持两个月就成,其实能维持一个月热度也行。相信一个月后。网上会到处有白路的歌曲,所谓收益,也就是前面几个月。

    第一天的效果不错,反正就是点广告,三大主要网站都有连接,广告收益分成,做为回报和责任,网站提供宣传。

    点广告而已,不用花钱。完全可以开个网页做别的事,这面把十个连接都点了,等着就是,那面该干嘛干嘛。

    当听过歌曲后,乐评开始出现。按照扬铃的想法是请水军刷评论。白路不同意,用他的说法是得尊重这些歌曲,咱就别做假了。

    扬铃搞不懂白路脑子里装的到底是什么,也搞不懂怎么就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不过他是老板,又是他的唱片。就听他的没有花钱请水军,

    事实上不用请水军,歌曲放上网两个小时以后,已经到处有谈论的,有聊销售方式的,有说白路没唱功的。有说歌曲有点儿压抑的……

    反正吧,黑子太多,只要出现和白路有关的事情,先骂上一通再说,而这一骂。反是让白路更火。比较悲剧的是,黑子们想骂白路也得点广告听歌才能骂,等于帮白路赚了些钱。

    在拍戏间歇,满快乐和花花组织所有人都去点广告。宇多晴也点了,录歌时她曾给予一些意见,现在听过成品,感觉不错。

    白路就怂恿她复出:“版权给你了,出山吧。”

    宇多晴只是笑,也许有些动心了?

    算上《流浪鱼》一首,十首歌的点击量都很高,就是说有很多人喜欢,尤其那首莫名其妙的《喊》得到最多人追捧,说是本年度、甚至近些年最摇滚的摇滚歌曲。

    这一句话就能说明如今摇滚乐混的有多惨,评论摇滚歌曲都得用最摇滚的摇滚乐了。

    事实上整张专辑都在呐喊,也是嘶喊,高亢凄绝,有特别喜欢摇滚乐的人已经评它为本年度最佳摇滚乐专辑……

    这才是歌曲上网的第一天啊,就得到这么多荣誉评价。

    最伟大的臭屁专家白路同志特意买个老头乐,就是那种声音巨大的随身小音箱,装上去十首歌,开最大音量播放,只要一停止拍戏,他就带着小喇叭乱晃,到处给人听。刚开始时曾把四只小熊吓一跳,以为是什么怪物。

    晃悠没两天,大家一致认为是噪音,于是,于红兵导演开始赶戏。原本虽是抓着白路一直拍一直拍,但总有个休息、吃饭时间。现在没有了,盯住了白路,只要不让他拿小喇叭害人,剧组工作人员都拼了,舍命陪君子,一定要栓住这家伙。

    白路完全没有自知,拍过一个镜头,在等下一个镜头的时候,马上问摄象师:“我唱的好吧?”摄象师假装看镜头没听见。

    白路就去问给他补妆的化妆师:“我唱的好吧?”

    化妆师指指自己耳朵,上面戴着耳机。白路恩了一声:“听歌啊,是不是在听我的歌……”化妆师摇头,继续不说话。白路就说:“可惜可惜。”等化妆师离开才反应过来,大喊道:“听不到你摇什么头?”

    公平说,白路的新专辑相当棒,不但够摇滚,并且还好听,有点流行摇滚的意思,不说朗朗上口,总有些吸引力。高音特别棒,听着是声嘶力竭,可偏能喊上去。

    有专家说他没唱功,说的就是这个。跟歌唱家比,白路等于没有唱功。可抬个杠说一句,没有唱功不代表唱的不好听,比如少数民族的山歌、对歌什么的,都是用真嗓子喊出来的,人家根本没学过声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