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领导请吃饭

作品:《怪厨

    “不光临时工,还有监企分离那会儿的遗留问题。”李秃子继续把话题转到自己闺女身上:“你们现在是住一起吧?我闺女说了,一直跟你同居来着。”

    “打住!那屋子住一大堆人,是她们同居,跟我没关系。”白路再把话题引走:“监企?监狱什么时候有企业了?”

    “很早以前的事儿,你不知道很正常。”李秃子再把话题兜回来:“你俩住一个房子里……那什么,就说可儿怎么样?”

    白路说:“什么怎么样?我回来做投资,很忙的……一会儿记得通知领导一声,我回来了,不得搞个欢迎宴会啊。”

    “别扯那个,谁欢迎谁还不知道呢,咱说正事,婚礼定十一是不是有点急?”李秃子是真想把闺女嫁给白路。

    俩人在天上磨唧些废话,直飞机落到监狱院子里。

    大老王站在厨房门口往停机坪看,见下来的是白路和李秃子,转身又进去厨房。

    白路把小包丢到地上,跑去厨房:“我来吧。”

    大老王恩了一声,放下手里活:“回来呆几天?”

    “不知道。”白路问:“想吃什么?”

    “随便做,厨子感冒了。”大老王洗下手:“我回房了。”溜达出去。

    李秃子跟着大老王离开:“老王,你说咱俩结亲家怎么样?对你来说,我算高干,可儿算干部子女,嫁你家算你家的福气。”

    大老王淡声说道:“是不是挺久没揍你了?”

    李秃子说:“你怎么能这样?好歹我是你领导……一会儿喝点儿。”招呼驾驶员往下搬酒,还有几箱罐头、香肠什么的。

    他俩去屋里说话,白路在厨房忙活,一边是小炒,一边是大锅菜。做好以后,监狱开饭。不过可怜的白路没捞到吃。

    做好饭,跟老爸招呼一声,然后就被虐待了。

    大老王说:“练练吧。”三个字,揍了白路三十分钟,把白路揍的全没心情吃饭。坐在地上问:“老头儿,你跟我交个底儿,我是不是你仇家的孩子?说实话吧,我已经大了,有很强的承受能力,也有是非心。”

    大老王鄙视道:“揍轻了。”招呼李秃子吃饭。

    白路努力站起来:“我可警告你,再这样,我以后不回来了。”

    大老王根本不理那茬,冷着声音说:“身体越来越差。没跟你二叔练习?”

    “二叔哪有时间搭理我,人家勾搭上一富婆天天睡觉,不但睡觉,还圈罗我给他拍电影。”白路一脸痛苦表情活动身体。

    “俩废物。”大老王丢下句评语,开始吃饭。

    李秃子说:“老王,自家孩子下手这么狠干嘛?别打坏了,万一打坏了,我家可儿怎么办?可不能年纪轻轻守活寡。”

    看着这群不着调的人。白路暗叹口气,老子能活这么大。真是不容易。

    李秃子吃完饭回去,招呼白路一起走,说你得见见领导,问他们是怎么想的,然后才好决定怎么投资。

    白路说也好,跟老爹告个别。上飞机离开。

    他本想请老爹跟他一起出去,就算大老王不想见县领导,县领导肯定想见大老王。有老爸在,即便什么不说,白路也得给面子。可大老王完全不感兴趣。跟白路说:“投资那事看你,别瞎答应瞎承诺,全处员工调一级工资,加一起也没多少钱。”

    白路说知道了,跟李秃子回去。

    回去后,借辆车开回市里,沿路多转两圈,天黑了才去找宾馆住下。

    这期间,扬铃打来电话,知道白路回来边疆,说给你几个投资意向,是公司员工过去考察了一些天的结果。

    白路当时在开车,说住下来再说。所以现在打回电话。扬铃就是介绍一下。

    从地理条件说,塔城很偏远,除去沙子就没什么特色了。东边有条河,还有片草原,再远是山,北面也有山。西面甚是荒芜。按照现代人的经商手段来说,基本上所有能赚钱的买卖都有人做。即便是不赚钱的买卖也有人尝试。

    比如大卖场,明明有一家就够了,塔城有两家。建材市场也是有两家,甚至还有个酒厂。可以这么说,能做的生意都有人在做。

    公司考察人员的建议之一是围绕那条河做文章,咱也开个酒厂,但是不和本地酒厂抢生意。那条河的起源在更北面,没有污染,可以做高档酒。

    还有个建议是根据当地特点,建一个超大型的葡萄种植基地。

    在听到这条建议的时候,白路问:“塔城有人种葡萄?没见到啊。”

    扬铃解释说:“找专家问过,应该可以,但是前几年是纯投入,起码要五年才能见到收益。”

    白路倒是不在乎五年还是十年,就是吧,种葡萄?怎么听都有点不靠谱。

    扬铃给出第三个建议,养猪。唯一的麻烦是饲料投入过大,还是那句话,要形成规模。猪粪便可以用来改善土质。公司员工建议放养,在沙地上圈出块地方,随便猪跑,不求肥,求健康求瘦,可以卖高价。

    从商业角度来说,这三条建议其实都很一般,可是没办法,塔城就这个条件,所有你能想到的赚钱方法,都有人已经想到过。你要相信,中国人民的头脑是非常聪明的。

    扬铃说:“还有其它几个投资方案,不过没什么发展前景,前期投入也不大,难道开饭店?投入大的也有,可是能搞房地产么?”

    白路说知道了,又说我再想想,挂上电话琢磨怎么投资。

    不是他不想花钱,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花,小小塔城,所有能赚钱的行业都是国企,比如电信、石油什么的。除去这些垄断行业,其他还真没什么可投资的,建高级饭店?是奔着黄去的吧。开超市?跟已有的两家超市抢生意,搞得大家都不好过?

    想着想着睡过去,第二天一大早,李秃子打来电话,说中午有领导请客,没有意外的话是市长要见你。

    市长要见你,听起来很大面子,其实就是以前的县长。白路说好,问道:“你去么?”

    李秃子说:“你爹不去,我只能辛苦一下了。”

    白路笑道:“得了便宜还卖乖。”

    李秃子和大老王不同,或者应该这么说,只要是正常人就都和大老王不同,大老王不在乎钱、不在乎职位。李秃子可是在乎。如果真能升职,调到市里,起码不用和妻子两地分居。出于这个原因,他也会喜欢有结识市长的机会。

    听白路这么说,李秃子说:“没大没小的,跟你老丈人就这么说话?”

    白路服了:“你是有多害怕你家姑娘嫁不出去?”

    “嫁是能嫁出去,但是未必能嫁个金龟婿。”

    “嫁个金龟子得了。”白路问中午在哪吃饭。

    李秃子说:“市政府对面的老交通宾馆,现在叫什么还真没记住,你打车,司机都知道。”

    白路说知道了,挂上电话。

    塔城很小,他住的地方距离市政府没多远,走去窗口看看,没有找到酒店在哪,又回去躺会儿。

    经过昨天一晚上的溜达,他对所谓的投资真是不抱信心。就这地方,稍往外一走就是沙漠,难得有片草原,又是在大力发展畜牧业,即便是想搞个所谓的塞外风光旅游,也已经有人走在前面,轮不到他出头。

    在宾馆呆到中午,跟服务员问清老交通宾馆的位置,开车过去。

    李秃子早早到来,穿着很严谨的白色半截袖衬衫配蓝裤子黑皮鞋,等在大厅。

    看见白路第一句话是:“你怎么才来?”

    白路把车钥匙丢给他:“车在外面。”又问:“市长来了么?”

    刚说完这句话,从酒店里面走出个中年男人,笑着迎过来:“欢迎白大明星光临本店,我是小店经理牛光华,这边请,王市长订的包房在这边。”

    够谦虚的,这么大个宾馆说是小店?白路说:“就这么进去好么?不用等市长?”

    “不用不用,王市长特别交代,说你们来了就点菜,他很快到。”

    白路说:“既然很快到,我们就等一会儿吧。”

    “那请这边等,有休息室。”牛光华说。

    白路还没说话,从大门走进来个青年男人,牛光华马上迎上去:“李主任,您来了。”

    李主任冲他点头打个招呼,走到白路面前说话:“我是王市长秘书,我姓李,王市长一会儿到,让我先招待大明星,里面请。”

    白路说:“等会儿吧,好歹是见市长。”

    听到这话,李主任的第一反应是真的有些假,你什么时候在乎过塔城的干部?如果真在乎,上次也不会大闹市政府,最后惊动省政府,收拾了好几个人。

    他想的是有人抢耿老汉树林那件事,白路才不管谁是谁,连市里干部也照揍不误,揍了以后还啥事没有,这种剽悍经历让市政府很多人熟记在心。

    不过,李主任只是想想就得,继续劝道:“进去等是一样的,可以喝喝茶聊聊天。”

    他们处的位置是酒店大堂,说话的这段时间,总有客人进进出出,难免有人认出白路,当下就不肯走了,猛劲儿往这面看。

    白路一见,还真得进去里面才行,于是同意下来,和李秃子跟李主任往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