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六十六章 找你的原因

作品:《怪厨

    饭店在一楼,有豪华包房,外面是沙发座,三人在外间坐下,有服务员上茶。等服务员离开,李主任问道:“听说白大明星有投资塔城的想法,可以说说么?”

    这句话就有点儿假了,明明是你们叫我回来的,怎么变成我想投资了?不过没追究,白路随口回道:“就是个想法,具体还没有计划。”跟着又说:“市里有什么好的建议没有?”

    李主任说:“建议说不上,但是有两个机会,大明星要是不怕我罗嗦,倒是可以介绍一下。”

    白路一听就明白了,敢情市里有自己的想法,一早确定下来,先让秘书跟自己吹风,然后市长再过来询问最后结果。

    于是就介绍呗,结果说出来的两个方案跟扬铃公司做出来的策划案完全不同。

    别看塔城小,却是有过两家很辉煌的公司,一个是一建,第一建筑公司,承接过很多工程,倒退个二十年,可以说是建立起半个城市。另一个是矿厂,这地方矿物质丰富,依靠矿厂曾支撑起塔城的半壁江山。不过都是过去时,这么多年过去,第一建筑公司早已不在,说是支离破碎也不为过,企业解体,除去剩个厂部,地皮能卖的早已经卖光,整个公司一天到晚也没个什么人。

    矿厂就更别提了,在遥远的大山下面,除去一些坑洞和一些破烂建筑表明曾经有人住过有人工作过,再就啥都没了。

    李秘书倒是没说矿厂的事情,主要是介绍一建,说的还算详细。白路听的有些好奇,这是让我承包建筑公司?

    李秘书介绍过第一建筑公司,跟着说起城市建设大方针,说如今的塔城也是高楼林立,街道宽阔,车水马龙。

    这句话倒也不是夸张,除去特别偏僻的山沟里,全国县级以上地区差不多都是类似情况,高楼大厦加宽阔马路,再有一些人工建筑的风景。

    塔城虽然偏僻,可城市建设也还算可以。

    李秘书简单说下城市风貌,然后说起城市需要建设什么什么的,比如某某地方需要安置工程,某某地方要建设经济适用房什么的。

    白路明白了,这是想让自己干房地产啊。

    塔城有很多地产公司,不过接连遭遇地产寒冬,有几家小公司已经挺不下去。还剩下的几家大公司一是努力扩展业务,一是缩减建设项目。

    李秘书着重点出两家贷款很多的公司,大略介绍下公司情况。

    这样一来,白路就更明白了,这是想让自己接手公司,然后再接手工程。

    在李秘书介绍过情况没多久,王市长来了,先是握手问好,然后入席。包房不是很大,桌子也不大,明显只有这几个人吃饭。

    等服务员上菜离开,王市长开始说话。就是询问白路的投资意向。

    他说话不像秘书那么含糊,很直接:“塔城需要发展,可是从塔城走出去的、能做到大企业规模的精英人士只有你一个,所以请你回来,希望你能为建设家乡出点力。”

    白路问:“搞建筑?”

    王市长说:“从我个人角度来说,不希望你继续盖楼,受于地理条件影响,咱这个地方的住宅用房已经饱和,现在是这样,本地有家建筑业的龙头企业,老板曾经是人大代表,可是年后突然宣布破产,走法律程序,那家公司现在归国家所有,曾组织过拍卖,但是流拍,需要说明的是,那家公司欠市银行二十三个亿,而公司破产后,冲抵款项不够两千万,上面领导不希望这家公司倒闭。”

    这是最简单直白的介绍,更简单点说就是这家公司欠款太多,银行不能也是不敢让它黄,需要找人接手。

    至于在公司破产的过程中,公司老板给谁行贿,又是牵扯到哪位官员,那都是别的事情。

    若是往细里分析,这家建筑公司欠银行的二十三个亿一定涉及到很多内幕,有人不能接受他倒闭关门的事实,应该是承担不起后果。

    一家建筑公司能贷到二十三个亿,银行肯定说不清,里面不知道有多少猫腻;市里面也一定有人说不清。真要详查这个案子,肯定有大批人倒霉。

    听王市长说完这些话,白路不禁一叹,扬铃公司的那些人即便再专业,遇到事情即便能想到更多方法,即便再丰富再有可能性,可是因为接触面不同,仅凭简单的市场调查,远远达不到中心人物所能了解到的内情。这就是信息差距。

    比如破产的这家建筑公司,从生意角度来说,在事情没有对外宣布以前,你就是能接手这家公司也不会有这个想法。不知道建筑公司已经破产倒闭,又怎么会有接手想法?

    不过,白路虽然是提前了解到内情,却依然没有接手想法,因为这家公司欠了太多钱,。

    王市长接着说:“那家公司接了市里一个大工程,眼看要签合同,公司突然发生事端,宣布破产,如果没有发生这件事情,那家公司会赚很多钱。”

    王市长是越说越明白,白路也是越听越明白,这家倒闭的公司肯定跟某个大人物有关系,所以能贷到很多钱,也能接到市里的大工程。

    现在是破产掉,原因不外乎两种,一个是有人使手段,坏建筑公司的老板,希望引出背后大人物,可以拖他下水。一个是背后大人已经倒霉掉,连带着建筑公司一起倒霉。

    虽说不知道背后那家伙是不是真的倒掉,可是从目前情况来看,应该是银行承担不起损失,或者说有人不希望银行承担损失,找到大领导发话,把压力转移到市领导这里,反正事情出在你们这里,看着解决吧。

    今天这一顿午饭,王市长从头到尾就说了两件事,一件是接手破产的建筑公司,可以免费接手,只要肯承担二十三亿的银行贷款债务就成,且不用一次性付清。

    另一件是接手第一建筑公司,重铸一建辉煌。

    如果光是这么看,似乎是白路非常吃亏。其实不是,有很多细则是看不到的。如果白路肯接手,市里会提供特别多的方便,给工程不算什么,甚至会让银行提供低息贷款,市里也会出一些钱,反正是帮忙努力堵上二十三个亿的窟窿。

    不过也有不确定性,王市长在位,你怎么说都行,万一换了市长改了政策呢?

    王市长说明白情况后,跟白路和李秃子连喝几杯酒,告辞离开,说是希望白路好好想一想。

    这还怎么想?难怪市里会提供这么优惠的条件,肯投资就能让李秃子一个处的所有员工加一级工资,还能让处里临时工转正,敢情是实在堵不上二十三个亿的窟窿。

    二十三个亿,对于大型建筑公司来说,真的不算多。可这里是塔城,想要避免二十三个亿的资产流失,想要堵住二十三个亿的窟窿……如果那么容易就能找到解决办法,就能找到人接手这个公司,也没必要请白路回来了不是?

    李秃子事先不知情,等王市长走后,劝白路:“咱不做了。”

    白路笑笑:“我想想。”坐着想上好一会儿,给何山青打电话,没打通。再给马战打,依旧没信号,应该是在海上某地方玩乐。

    就给张中阳打电话。接到白路电话,张中阳很高兴:“回来了?”

    白路说在塔城。

    “你在塔城?”张中阳嘿嘿一笑:“我可能知道你为什么事情回来。”

    “为什么事情?”白路问道。

    张中阳说:“你先说。”

    白路问道:“塔城有个建筑公司破产,欠银行二十三个亿,你知道么?”

    张中阳哈哈大笑:“知道,非常知道,很多人都知道这事,怎么?你被拉来顶缸?”

    “顶什么缸?”白路问道。

    张中阳说:“开公司那家伙和省里某个人有关系,市里为拍那领导的马屁,给建筑公司担保,结果省里那家伙双规了,连带着建筑公司那家伙一起被抓,其实他们有钱,都洗出去了,现在的麻烦是,银行不肯认这笔帐,二十多个亿,不能说破产就破产了,找上市政府,反正是要个说法。”

    白路一听:“市政府做担保?拿什么做担保?”

    “反正就是担保了,倒霉的是市里两位老大本来是一帆风顺,可巧赶上这件事情,拍马屁没拍好,银行上面也有人,有道是成事需要一万个人同意并配合,坏事有一个人就成,塔城两位老大都是快到点的年纪,这一届要是升不上去就得退二线,你说能不着急么?如果是平常时候,可以拖延时间,可现在怎么拖?拖时间就是拖自己的前程,这小半年,这哥俩到处找关系,可谁愿意顶上二十三亿的债啊?”张中阳说:“对了,被抓那俩家伙到现在还没判,也没追回来钱。”

    白路听的甚是郁闷:“这不是坑人么?”

    “是啊,所以把你坑过来了。”张中阳笑问:“大款,投资不?我听说两位老大许过很多好处,如果真有人肯接手,三年内赚个十几个亿应该没问题,可问题是欠着二十多个亿……除非建筑公司那家伙肯把钱吐出来。”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