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 头条白开炮

作品:《怪厨

    某些开机仪式,记者们是来领红包的,剧组会提供相关文字资料,大家就是走个过场。

    这里不是,记者们虽说也领了红包,却是真心实意想要进行采访。首要目标是白路。

    在盖师说过一些场面话之后,记者们也是提了几个客套性的问题之后……所谓客套性问题就是影片内容是什么,前景展望如何什么什么的,毫无营养。

    在结束这些毫无营养的提问之后,有记者直接问白路:“请问,你的五千万片酬是真是假?”

    这就是问的太过直接,哪有上来就问真假的?毕竟只是谣传。白路倒不在意,回话道:“是真的。”

    这是白路第一次正面回答片酬问题,不管网上有怎样的猜测,只要白路不回应,事情就可能是假的。现在白路终于做出正面回应,马上有记者询问:“请问元龙大哥的片酬是多少?”

    元龙笑着回话:“没有白路高,他比我高出很多很多。”

    他不肯说具体数字,记者追问道:“这个很多很多,到底是多少?”

    “反正很多。”元龙说:“他是第一主角,片酬高些很正常。”

    好吧,尽管是含糊回答,也算是问过片酬问题。有记者问起前天晚上北城地铁里发生的事情。

    白路坐地铁去火车站时发生的事情,网上有很完整视频,把白路说的话、做的事完整披露。和以前的许多事情一样,也是引起无数讨论。

    有人说对待讨饭骗子就该这样,也有人说不应该,咱是民主社会,法制社会,即便要饭女有错。也不应该强行抱走要饭女的婴孩什么什么的。

    还是那句话,有争议才能火。有关于白路是否又做错事情的话题在网络上喧嚣不停,乱火一片。同样地,白路不做任何回应。

    你不回应,我们就得问,记者询问白路做那件事情的动机是什么。最开始是怎么想的?

    听到这个问题,白路很高兴。他一直想有个机会再说下小明星的抄袭事件,还想着找个什么由头说一下。

    难得啊难得,有记者提起地铁乞讨事件,于是,白大先生拿起话筒侃侃而谈。

    他说:“咱都明白,社会上总有些人喜欢不劳而获,很多地方有专门的乞丐村,整村人外出要饭。是那些人真的干不了活养不活自己么?肯定不是,是他们懒,是他们不要脸!一个人如果不要脸,那么就没有什么事情是他们不敢做的,这样的人活着,只能对社会造成破坏,起不到一点好作用。”

    “也许有人认为我说的太绝对,这不是绝对。这是事实,一个人连脸都不要了。也就没了道德底线,遇到这样一些人,说心里话,我想揍他们!最可气的是带着小孩出来要饭的健全妇女,你可以不要脸,凭什么让小孩也跟你不要脸?”白路说:“我觉得国家应该立法。但凡以行乞的方法进行欺骗、敛财的人,应该没收全部财产,并判重刑。”

    “新闻经常报道,有很多人靠要饭在北城买房子,在家里盖别墅。还有开车来乞讨的,这说明什么?说明他们乞讨的数额太大,这么大的数额完全是行骗乞讨得来,数目巨大到足以立案!这是诈骗!”白路大声说道。

    记者们是真喜欢白路,这家伙什么话都敢说,全不考虑结果如何。有记者插问:“这也能立法?”

    “不是能不能的问题,而是想不想。”白路说:“利用别人善心得来的钱财,他们花的心安理得,可那些好心给钱的人却要省吃俭用过着蜗居生活,甚至还有住地下室的,这样的事情合理么?”

    说到这里,开始往抄袭事件上引:“说到底,是一个人的良知有问题,没有正确的是非心和道德观,在那些人心里,认为利用别人善心骗钱是应该的……好吧,应该的,我们被骗算我们倒霉是不是?”白路笑了下:“说到这里,我想起件事儿,我是个演员,要尊重电影电视事业,然后呢,我想起个人名,就是前些天被人剃光头的张和,我不知道他现在是否还是光头,但我想说的是,很多人都知道他抄袭,列举出大堆证据,可为什么一直没有管理这件事情,也没有管理这个人?”

    “先说一句,我不知道张和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不认识,也不想认识,从网上的消息来看,这个人好象和普通人有点儿不一样,没有是非心,没有正确的道德观?我觉得吧,一个健全的成年人如果是通过抄袭让自己获利,其实和乞丐骗子没什么区别,都不是好人。”

    这句话说出来,记者们笑了,到底是白大先生,就知道你不会让我们失望!

    有记者问:“请问,你这是公然批评张和么?”

    “公然批评?我批评他?我可以批评么?听说他去年搞了个《流浪花》的电视剧,也搞了开机仪式,对外猛做宣传,据说是抄袭我的《流浪鱼》,好吧,是借鉴,过度借鉴我的《流浪鱼》,我想说的是,这个本子是原创,可就那么轻松的被你张和拿过去使用,借口是什么?是过度借鉴?还是向原作致敬?”

    白路笑笑道:“这是记者采访,不能说脏话,反正我很讨厌这样的人,在这里说一句,如果你是这样的人,千万千万别在我眼前出现;不但是这样的人别在我面前出现,如果你有这样的朋友,按照人以群分的观点来说,你也别在我面前出现,我这人会胡思乱想,你能有一个把抄袭当职业的朋友,那么,我对你的品质也会有所怀疑。”

    记者大声问道:“请问,你这是要挑起和张和的骂战么?”

    “和张和的骂战?no,no,no,我不骂人,骂人会被告的,而且也确实没骂他,相信有很多记者朋友把这段话录音了,回去可以仔细整理出来,看我是不是有骂谁?没有!绝对没有!我只是说,有人说张和抄袭,我就问一句,为什么没人处理抄袭现象和抄袭者?”白路笑了下继续说:“我想说的是一种现象,一种不道德的现象,网上罗列出很多证据,奈何人家不肯承认。”

    “说起张和可能存在的抄袭事情,前两个月不还有个抄袭事件么?据说啊,网络上也是罗列出很多证据,足以证明某个小女明星抄袭某个人的作品,错了,是某许多人的作品,可事情过去俩多月快仨月了,那个明星依旧活的很好,不道歉不赔偿,被抄袭的依旧被抄袭,事情依旧没有处理,咱是文明古国,文明两个字在前面,可现在的抄袭也是文明之一么?”

    “文明,政治书上说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我想知道抄袭是哪种文明,我想知道乞讨行骗又是哪一种文明?”白路拍了两下巴掌:“我给自己鼓掌,因为不在意所谓的圈子,不害怕得罪所谓的人,什么都敢说出来,可惜的是,也就是说说而已,关于这点,还请诸位见谅。”

    白大先生洋洋洒洒说出一大堆话,不论是有心还是无意,先把张和骂了,又把小明星抄袭事件再一次捅出来。

    按照某些人的理解,老子老娘是不是得罪到白路,他为什么一再揪着我不放?

    这是件可悲事情,出事后,人们想的不是自己错在哪里,却是想着是不是得罪到谁,被谁害了……

    记者们忠实记录下白路说的话,又有人提问:“按你说的,你不和抄袭者合作,也不和有抄袭者朋友的人合作,这是不是牵扯的有点广,比如黄娇就出演过张和的戏,可你又和她一起演《平常路》。”

    这话题就有意思了,黄娇是剧里主要配角。现在,白路等于旗帜鲜明的向不良现象做斗争,也等于是向张和宣战。作为同部戏的演员之一,黄娇得表明立场。

    圈子里讲究和气一团,大家发财。除非是闹得特别僵那种,又有了一定名气,才会公然表达对某人的不满。可是再不满,也不能涉及别人。

    现在情况是这样,张和是很有名的编剧,白路是特有名的大明星、有个演出公司,正常人会努力和双方搞好关系,努力寻求一切发展机会。可白路突然说上这么一大堆话,让黄娇很为难。

    用句时尚的台词来说,要站队。

    你和张和合作过,针对张和抄袭事件是什么看法?

    持否定态度,就是站在白路一方,得罪到特别著名的大编剧。持无所谓态度,张和那里算是过关了,可要不要拍《平常路》?还要不要和白路继续合作?

    黄娇很郁闷,好好一个开机仪式怎么就扯到我身上,干嘛就得做选择?干嘛就得得罪人?眼睛在众人身上扫过,犹豫下说道:“我就是个小演员,靠朋友帮忙才能有口饭吃,不敢得罪人,这样的问题就别问我了,好么?”

    这是最聪明的应对方法,听她说的可怜,记者们虽然没有应答她的问话,可也没有再问她为难问题。

    白路看眼黄娇,主动跟记者说:“我想说一件事情,我是个演员,出于职业道德,我拿了天成友谊五千万酬劳,就该演好这个片子,不管对手是谁,我既然拿了钱签了合同,就该做好它。”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接着道:“现在我是给别人打工,没的选择,可如果是我家公司投资的影片,我绝对不会和有道德缺陷的人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