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七十八章 也许你欠拍

作品:《怪厨

    如果是平常时候,这俩人巴不得接受这种扑上门的采访。△↗頂可现在不是平常时候,俩人很被动,等于是被人指着骂一样。张和不知道在想什么,一直没接受采访,只在网上回应诽谤什么的,说没有抄袭。

    至于那个小女明星,则是好象消失掉一样。

    可白路的隔空骂战,等于是正式宣战一样,你就说回不回应吧?不回应?满世界都是这事儿,不回应是承认有错?承认有错为什么不做赔偿?

    回应?怎么回?告白路诽谤?不是给自己找麻烦么?事情越炒越热,名声就越来越不好,你可以不要脸顶着黑帽子出来混,可国家还是需要的,万一某个领导一激动,说封杀?

    从事情发生后,张和的公关团队开动脑筋,想啊想,可惜想不到好主意。郁闷的是最近十好几天,娱乐圈就没什么大新闻,那是抓不到嫖的抓不到吸的,也没人出轨没人离婚,连结婚的、晒恩爱的也找不到,娱乐圈突然匮乏新闻事件。

    加上抄袭事件很不对很不对,记者们和编辑们还是有良知的,继续推热这件事……于是很意外地,这件事情竟是长时间存在于网络上。

    长时间存在的结果是有律师出现,说只要证据确凿,可以帮打官司。

    当刚知道被抄袭的时候,扬铃曾问过沙沙,要不要打官司?可以联合被抄袭的作者一起。

    沙沙不愿意给别人添麻烦,坚决不同意打官司。

    现在又有律师出现,扬铃再问一次,沙沙还是不同意。最后是其他几名被抄袭的作者联合起来,和那名律师联系后决定打官司,说是正在走法律程序。

    那几名作者很想联系沙沙。可惜联系不到。沙沙巨低调,抱着不给人惹麻烦的想法,凡事能忍则忍能让则让。

    白路不在乎沙沙会怎样做,反正让他不爽了,向来是直接动手解决,还走什么法律程序?

    这是抄袭事件的网络余波。连白路也没想到会闹得这么持久,不过对于这种情况还是喜闻乐见的。

    在元龙化妆的时候,有人看手机,顺便跟白路又说起抄袭事件。等元龙化好妆回来,白路说:“你是不是也得表明下态度和立场。”

    元龙没明白,问什么事。白路说抄袭那事儿。元龙笑道:“你们电视剧那点小事,抄书那点小事,用的着我这么大腕出面么?”

    “很用。”

    元龙谈条件说:“美国首映你得参加,然后飞日本参加一次。国内看情况要不要补一次。”

    白路不同意:“全球公映,搞那么多首映干嘛?再说同时上映,咱去日本的时候就不是首映了啊。”

    元龙说:“多做宣传不好么?”

    “还做宣传?我这么强的宣传力度,天下有几个人不知道咱俩拍电影的?”白路说。

    元龙说:“你上新闻都是自己的事情,观众怎么知道电影什么时候上映?”

    白路说:“做广告呗,首映就算了,在美国整个得了,然后回国搞个庆功宴。”

    元龙想想说道:“我再考虑考虑。”

    他俩说了几句话。盖师喊元龙进场,拍戏。

    第二天是国庆节。今天晚上,单英雄打来电话:“你就骗我吧。”

    白路被吓一跳:“我又怎么了?”

    单英雄说:“我就等着你那个中餐宴会,等啊等,明天国庆,也没等来,说吧。什么时候做中餐宣传?”

    如果是别人追着问这个话,白路一定问和你有什么利益关系。可单英雄真不是那样的人,老头儿很酷很拽,之所以这么上心,完完全全是见不得传承几千年的中餐的国际地位比不上法、日、甚至韩国菜。

    白路说:“单叔。我确实太忙,”

    “忙什么忙?你给个日期,需要什么东西,我准备;要是没钱,我去拉赞助。”单英雄说道。

    白路说:“真不是钱的事情,确实忙。”

    单英雄沉默一会儿说道:“我上次是什么时候给你打的电话?”

    上次起码是三个月以前,白路有点不好意思,那时候就答应说尽量找时间高中餐宴会。可时间一晃而逝,忘记宴会事情,也是忘记给单老头打电话。

    人家这么长时间不联系你,是不想给你添麻烦,不想催你办事,可你就真的给忘了……

    有关于他和单英雄之间的交往,没有谁求谁、谁欠谁的成分在里面。事实是大中国有特别多的特别纯粹的人,这些人都是为了一个目标专心做事,甘愿付出一生努力,很多科学家是,很多艺术家是,很多医生是,很多个单英雄也是。

    白路身边就有个最纯粹的人,把他从小打到大的大老王,那家伙纯粹的跟不是人一样。从某种角度来说,白路也很纯粹。所以,尽管单英雄突然提议说去美国搞中餐宣传,他也没有拒绝。

    他钦佩这种特别纯粹的人。

    更何况,单英雄对他算是照顾,然后呢,人家还说可以搞定相关琐事,你只要出现一下做个菜就行。

    这个世界,真的是有一些伟大的人。

    也许单英雄还不够伟大,但肯定是有,比如一个保安每个月都捐钱资助别人,自己只吃很少的东西花很少的钱……

    白路说:“过些日子,我去美国搞电影首映礼,你看看是在首映前好,还是后好,不用你花钱,帮着选个日子就成,首映日子定下来后,马上告诉你。”

    单英雄说:“这可是你说的。”

    “是啊,我说的。”白路笑了下:“老爷子,我那里有个日本名店街,你不去凑个热闹?”

    “不凑,我这么老了,该好好享福才是。”单英雄说道。

    白路说:“这就不对了,你能有做寿司那家伙老?人家都过来开分店……”

    “他过来?”单英雄打断道:“他什么时候过来,帮我预定个位置。”

    “很贵的。”白路说:“那家伙捏一个寿司的钱,都够我烤顿肉了。”

    “别糟蹋美食文化,用心做出来的食物无价。”

    “得了吧,美食文化就是昂贵?哪个老师教你的?”白路回道。

    单英雄恩了一声:“你说的是,记住中餐宴会。”挂上电话。

    拍电影有个好处,因为经常换场景,忙碌的是工作人员,相比较而言,演员能稍微轻松一些,不过,这里面不包括白路。

    白大先生和张庆庆是影片主线,只有他俩表演精彩,影片才会提升档次。盖师是著名导演,但还达不到顶级。如果按票房说话的话,甚至比不上李森,虽然他的资历足够给李森做老师。

    因为种种原因,盖师很有压力,平时多围着白路和张庆庆转。让两人住在一起是小事,主要的是要经常说话,哪怕没有话题,也得找点什么说一下,比如今天刮风了,明天吃什么,网上为什么总是你的消息……

    白路很给盖师面子,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张庆庆倒是喜欢跟他说话,经常追问和珍妮弗是什么关系。

    演情侣,如果演技差点儿感觉,就得尽量往逼真里做。

    今天是九月份最后一天,晚上十点多钟收工。国庆节,盖师给大家放假,他要依旧忙碌,跟剪辑师一起看片子。

    南方很热,大十一的也没下雨。按照白路想法,老实睡一天得了。可张庆庆甚有活力,一早醒了就要出去玩。

    导演的要求是,除去拍戏时间,俩人要尽量在一起,要尽量多说话。翻译成汉语就是张庆庆出去玩,白路得跟着。

    白路不想动,张庆庆过来拽他起床。

    剧中,俩人住的是胡同里小平房。为找寻剧中人物感觉,俩人、再有四个女保镖都是住在这里。张庆庆住里屋,白路住外屋,隔壁两间房住四个女保镖。

    张庆庆出来拽人,闹出点动静,保镖马上来查看是怎么回事,便是看到张庆庆掀开白路的被子,扯着胳膊硬往地上拽。

    保镖愣在门口,这是什么情况?想了想,离开门口位置,用耳朵倾听。

    其实没什么可听的,我们的白大先生坚决不肯起床,说要好好睡觉……

    对于某些人来说,好好睡觉是个梦想,我们的白大先生正和张庆庆做着斗争,元龙来了,进门就看到穿着短裙的张庆庆拖拽光着上身的白路,当时吓一跳:“你俩干嘛?”

    白路虚弱无力的喊道:“她非礼我。”

    “我非礼你个脑袋。”张庆庆松开手,单腿站住,玩起另一脚,伸手脱下凉拖鞋,啪的在白路脸上印了个章,再穿上鞋大步出门。

    白路完全没搞明白是怎么回事,迷糊着问道:“她为什么费事巴力的拿鞋拍我?”

    元龙笑着说话:“谁知道?也许你欠拍?”

    白路又盖上薄被,躺着问:“有事?”

    “还真有点儿事。”元龙说:“你开了两部戏都不告诉我?”

    “你怎么知道的?”白路好奇道。

    元龙说:“怎么知道的不重要,我问你,当初咱是不是说好了,如果你再开戏,得让我徒弟演个角儿?你这完全不说一声,是啥意思?”

    白路笑道:“就这么点儿事,让你从宾馆跑过来?”

    “对你来说是小事,对我徒弟来说是大事。”

    白路想想解释道:“两部戏全是公司新人,是标准演出公司检验底蕴的作品,没法加别人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