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八十二章 你得低调了

作品:《怪厨

    十月一日晚上十点钟,扬铃打来电话:“你让我发的那个拖欠农民工工资的事情,当地政府打来电话,要求删除相关内容。”

    “删他个脑袋。”白路不满道。

    扬铃说:“他们答应明天就处理这件事情,希望我们能配合。”

    白路问:“又没骂当地领导,他们激动什么?”说完这句话就明白了,其中肯定有牵扯。

    扬铃又问删么?白路说不删。扬铃挂上电话。

    意外的是,高爷爷也打来电话说这个事:“大家都知道你是好心,可你看看最近做过的事情,在网上披露加盟店诈骗,披露抄袭事件,又是救狗熊又是揭露斗狗赌局的,现在又替民工打抱不平……谁都知道你是好心,问题是你一次次干了政府该做的事情,怎么着?想当新时代大侠?”

    高爷爷说的这些事情全部上过新闻报道,每一次都闹上一段时间,累积够多,会影响政府形象。如果这些事情都由同一个人揭露出去,你说某些人会怎么看这个人?

    白路说:“当都当了,不然怎么办?”

    “会被人盯上的。”高爷爷说:“你有那么多仇家,万一谁害你怎么办。”

    “该盯的早盯上了。”白路说:“没事的。”

    高爷爷想想说:“我是说真的,枪打出头鸟,不管你有多么大本事,只有低调才能长久生存下去,你可以演戏,可以拿一万个奖,可以开饭店猛赚钱。可你太过高调的树立白路形象,是会有问题的。”

    听到这句话,白路愣住:“什么?白路形象?”

    高爷爷说:“你觉得呢?”

    刚才打电话,白路一直躺着说话,甚至不睁眼。现在不但睁眼。还坐起来。他不是笨蛋,虽然很张狂的做许多事情,但都有个底线,知道什么东西不能触碰。

    高爷爷的话不是危言耸听,虽然现在还没达到这个高度,也没流传开这个词……政府肯定不会让这四个字流传开。但是在某些有心人的口里,这四个字一定存在。

    白路形象,白路是什么形象?梁山好汉?还是西游记里的孙猴子?

    说句不好听的,他可以当众打警察、但是不能让这四个字存在。首先你不是党员,其次不是政府工作人员。再次不是国家想要树立的形象,你突然搞出个白路形象,是要号召人们都向你学习无组织无纪律么?

    一个社会想要长久稳定的存在下去,组织是必须的!

    虽说白路不那么想,虽说他的影响力还到不了那一步,可未来呢?

    被这四个字吓一跳的白路思考一会儿,说:“我知道了。”

    高爷爷说:“做事情要讲究方式方法,千万不能着急。虽然你没做错事情,可是有很多人不会这么想,你会树立很多敌人。比如当地的领导干部,他们会认为你和他们有仇,你在找他们毛病,否则为什么不先沟通?”

    白路恩了一声。

    这事情很有意思,虽然在沟通时,你会很难找到责任人。很难把事情传递上去。可万一真的出了事情,他们还是会认为是你没和他们沟通。是你的方式方法不对,要么是过程中出现问题。反正责任不在他们。

    不过高爷爷肯定知道这些事情,白路就没多言。

    高爷爷说:“这次的事情,明天一早,人民日报会帮你说话,以后一定要讲究方式方法。”说完挂断电话。

    接到这个电话,白路没了睡意,光着膀子走到门口坐下看天。

    空中挂着半个胖月亮,运气不错,两地迢迢,居然还能见面。白路冲上面挥下手:“过年好。”

    月亮当然不会回应他,依旧悬着多半个胖身体懒懒晃着。

    听高爷爷的意思,人民日报这次会力挺他?那就挺吧,说明我闹出的事情还不够大。

    也确实不算大事件,不过是揭露个拖欠农民工工资的事情,跟政府没有一点关系。高爷爷之所以打来电话,目的是提醒,提醒白路从现在开始注意收敛,一定要低调。如果再这么折腾下去,未来如何还真不好说。

    高老头有着极敏锐的政治触觉,给白路提前预警。

    他在门口坐着发呆,里屋门响了下,走出来张庆庆,穿着长袖的睡衣睡裤,走到身后问:“怎么了?”

    白路仰头看她:“不好意思,吵醒你了。”

    张庆庆说不是,她是要上厕所。说完话,拿着手电出去。

    这地方住户没有自家厕所,都是公厕,绝对的脏乱差,每次去厕所要走挺远。就这样的条件,张庆庆都甘心住下来……其实也没什么,有多少北漂南漂的青年男女都住过这样地方。倒退个二十几年,无数大申城大北城的居民,也是生活在这样的居住环境中。

    新一代年轻人应该有些不适应。

    按说该准备个尿桶,像很早以前的申城,清晨可以看到穿花睡裙的漂亮女孩出来倒尿桶。公平说来,真真儿是一种风景,露着白白小腿、白白臂膀,一张没做修饰的洁白面庞……好吧,现在说的是张庆庆,每天倒尿桶的事情不说。主要原因是方便的时候不方便,在房间里方便会有很大声音,夜晚中特别响亮,被白路听见会不好意思,所以宁肯多走几步路。

    由此可见,盖大导演有多狠。

    看她出去,而隔壁保镖还在睡觉,白路就起身跟出去:“我陪你。”

    上厕所的过程没什么可说,走过去,走回来。张庆庆说谢谢,说她一个人很有些害怕。

    白路说客气了,又让她回房休息。

    张庆庆没有马上进屋,问白路:“遇到为难事了?”

    白路说没有。

    张庆庆说:“要是真有什么事情,我可以问问他。”

    这个他是刘天成。很有能力的一个人。白路和元龙接拍影片的条件之一是由他出面搞定《一个警察》在国内上映的相关手续。

    张庆庆肯这么说话,一个是不避讳跟刘天成的关系,一个是真想帮白路。

    白路笑着说没事,又说遍谢谢。

    张庆庆恩了一声说:“那我回去了。”走进里屋。

    白路关上外屋门,躺到床上琢磨高爷爷说的那些话。是应该低调一些了。

    过去的这大半年,再没有比白路还高调的人,这家伙出现在新闻事件里的频率快赶上国家元首了。很多人厌烦看他的消息,也有很多人已经习惯他在新闻里出现。如此漫长的曝光期,就算是一只蚂蚁也能为大多世人熟知,何况是相当有本事的白路。

    既然决定要低调。有关于邪教的事情就不为难了。他本打算抽空去一趟那个地方,麻烦的是两眼一摸黑,不知道怎么寻找邪教分子,现在不用了。

    没一会儿睡着,隔天早上被电话叫醒。剧组工作人员提醒说九点开机,别迟到了。

    挂掉这个电话,白路打给高爷爷:“老爷子,有个事儿跟你说下。”

    “拿酒来换。”高爷爷说道。

    白路当没听见,自顾自说话:“南边这块有邪教分子,上次两省联合行动抓捕一批,可也跑了一批,据说现在又回去了。我本来想报警,可没有证据,您老人家又特意打电话让我低调。我得听话,所以呢,这事情你看着找个人查查,查到了都是功绩,对吧?”

    高爷爷说:“关我什么事?”

    “可不能这样,你是党的高级领导干部。不能置老百姓的安危于不顾吧?跟你说,上次死人了。死了好多人,您真得管啊。”白路说道。

    高爷爷想了想:“和你有关系?”

    “没关系。没关系。”

    “知道我问什么?你就没关系。”高爷爷说道。

    “你问什么都是没关系,我要低调,这事您来解决,你要是实在不愿意插手,我就找元世辉和宋立业,那俩老爷子应该能管管。”

    高爷爷哼了一声:“少激将我。”沉默片刻说道:“还是那句话,你别胡乱插手,安静做你的厨子和演员,我问问看。”

    这句话的意思是同意接手,白路说声谢谢,又说出地址和曾经发生过的事情,挂上电话。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每天都有许多大事发生。今天是十月二日,是甘地生日,今年的十月二日还是天大建校一百二十周年的日子。在这一天,白路也多了件大事,又一次登上人民日报。

    对于任何人来说,能登上人民日报进行正面宣传,绝对是大事记。

    在他吃早饭的时候,很多人打来电话问这件事,都有些好奇白路的戏法是怎么变的。

    必须好奇,而且得相当好奇。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拖欠工资事情是昨天下午,白路才给弄上网。然后,今天一大早,这事情就上了人民日报?

    开玩笑呢?你以为是国家主席访美?第一天的事情,第二天马上刊登?

    对于白路这件事情,连宋立业都感到好奇。

    白路很快吃好早饭,跟张庆庆坐车去片场的时候,宋老爷子打来电话:“又在搞什么?我是看了报纸才知道你又搞事。”

    白路说我什么都没做。

    “我信啊?”宋立业说:“别把我当白痴好不好?赶紧坦白。”

    “还怎么说?报纸上不是说的很清楚了?”

    虽然没看到报纸,但是架不住太多人打电话问,连何山青这种从来不看报纸的人都知道报纸上写了什么,当事人白路当然更清楚报纸的态度。r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