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 忍啊忍啊忍

作品:《怪厨

    看《怪厨》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市局老大马上明白领导是什么意见,用同样口气传达给下家,下家再往下传,一直传到办案派出所那里。∑于是,小警察又一次叫黑背心这些人录口供。

    什么是依法办案?就是不理会当事人的身份、地位、背景,真正按照法律处理案件。

    市局老大明白是怎么回事,上头说依法办案,意思是挨打俩人的背景十分强硬。可下面人不知道啊,一个个都有点儿迷糊。

    分局老大有心提醒市局老大一声,市局老大冷着声音重复道:“依法办案。”这家伙是一个字都不肯多加,如实传下去市领导的话。

    分局老大心里有计较,猜测不是市局老大知道怎么回事,就是市局老大上面还有人说话。他也把命令这样传下去。

    真正有计较的都是有官身的干部同志,等命令传到小警察那里,人家只管听命令,出事有领导顶着。反正正常办案,管你是谁?只要不把仇恨拉到自己身上就成。

    这样一来,黑背心男不爽了,我靠,跟我玩这套?你们市局老大见我也不敢这样啊,当时在问讯室里拍桌子。

    录口供的俩警察由着他拍桌子,完全不拦阻。

    黑背心男开始咆哮,说出去弄死你们两个王八蛋。

    小警察看看他,指了指桌子上的录音笔,又指指墙角的监控头,平静说道:“希望你能配合我们。”

    “我配合你个脑袋。”黑背心男真狂啊,转身开门就走。

    小警察完全不阻拦。冷着声音说:“没问清楚案情,你馓自离开,这样很不好。”看人家这话说的,那是坚决不肯得罪你。

    背心男却不是这样以为,停步转身问:“你说什么?”

    小警察看看他:“希望你配合我们工作。”

    背心男看看他,走回来一字一句沉声说道:“你是打算跟我做对。好。”抬手就是一个耳光。

    他是站着,俩警察坐在问讯桌后面,他一巴掌扇下来,警察稍往后一仰,躲过巴掌,跟着起身喊道:“你要做什么?这是袭警!”

    黑背心笑道:“我就袭你了。”

    可惜啊,他在表演猖狂剧的时候,白路不是观众,否则一定会冲上握手说:你咋和我一样冲动呢?

    眼见背心男不给面子。警察也是真想不给他面子,问题是背心男确实挺黑,警察不愿意得罪这样一个人。

    警察也是人,在面对真正的不要命的敢杀人的狠人时,心里也会紧张。

    现在是背心男袭警?俩警察也不问案了,起身开门出去,找领导汇报。

    背心男很狂,大步跟出来:“那两个北城来的鳖三儿呢?别以为北城来的就牛。在穆城,你就是奥巴马也得给我跪着。”

    这是狂的不要命了。不过算有理智,说的是美国总统。

    他这么张狂,何山青和林子呆在里面不说话,当没听见。白路则是坐在外面微笑不动,现在他们都知道是怎么回事,有刘天成处理这事。他们完全没必要强出头。

    他在微笑,背心男看到后大步走过来:“你他马的笑什么?”

    不光他一个人嚣张,另一个背心男比他还狂,也是从里面出来,手里是电话。跟这个背心男说:“我打电话。”

    “打屁电话。”这家伙真不是一般的狂。

    白路赶忙把脚边的纸牌举起来,也不说话,好象拉拉队那样举着牌子摇。

    “我草,当做游戏呢?”背心男真怒了,过来就是一巴掌。

    俩背心男,年纪相仿、体型相仿,发型相仿,不同的是一个留个小胡子,另一个眼睛稍大一些。跟何山青发生别扭,也是跟警察乱喊乱叫的就是大眼睛背心男,现在又要打白路。

    白路把纸壳牌子往上一挡,扑的一声被打穿。白路惊讶道:“铁拳穿纸?好厉害,好有本事。”

    这地方是派出所大厅,来来往往许多人,还有很多警察。眼见有人敢在派出所动手打人,走出个四十岁左右的方脸警察,大声喝道:“干什么?都老实点儿。”

    大眼睛背心男看他一眼:“你他马的是谁?”

    看见没,这家伙真是狂的没边了。

    白路摇摇头:“老天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起身往外走,给盖师打电话:“你告诉刘天成,让他自己过来一趟吧,事情不是很好处理。”

    “什么?”盖师急忙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很好,现在是那家伙太猖狂。”白路说:“有位伟人说过,忍无可忍,无须再忍。”

    “我去。”盖师说:“是不是没你的事?没事就赶紧回来,千万别沾上。”

    白路说:“你打电话吧。”说完挂断。

    他打电话的时候顺便往外看,派出所门口除去原来的十几个人,竟然又多出来二十多个青年,大部分有文身,比原先那些人更显得流里流气,明显不是好来路。

    白路看看他们,笑着靠墙边站住。

    他不想招惹事,可有人想招惹他,有个脖子上有文身的家伙走过来打量他:“呀,大明星嘿,刚才就是你像个猴子一样举着牌子乱跳?”

    白路挠挠头,翘脚往外看看,不行,还是有很多人。再转头往上看,甚是郁闷,派出所门口也挂着监控头,防范真严密。

    见白路不说话,还左右乱看,文身青年笑道:“咋的?不敢说话啊?听说刚才很牛,像个大猴子一样跳来跳去,说是劝架高手?怎么劝进派出所了?”

    白路无奈的低头看脚尖,告诉自己要低调。一定要低调。

    脖子有文身的青年大笑道:“咋的?怕了啊,怕了就说话,叫声大哥,我保你没事。”

    白路摸摸鼻子,心说为什么要出来?还不如在派出所里面看那俩背心男演戏呢。

    脖子有文身的青年又笑:“电视上不是挺牛的么,那么能打。对了,你还在美国玩跳大楼,我去,吓死个人……你不是挺厉害的么?”

    白路叹口气,转身往大厅走。

    “别走啊,还没聊完呢。”文身青年过来抓他肩膀。

    白路心里在斗争,实在想动手,可这里不是北城,万一被拍下打人照片。想洗白就难了。只好抽身躲开那家伙的手,大步走进派出所。

    文身青年跟进来:“我草,不给面子是不?”快跑两步来抓白路。

    白路一下闪身到方才说话的四十多岁的警察后面:“警察同志,他打我。”

    此时的派出所大厅站着许多人,这地方说是大厅,其实就是个宽一些的过道,边上有间门卫室,里面是个民警服务台。靠里面一点是张长椅,白路刚才坐在那里。

    长椅子两边是走廊。通往各个办公室。

    现在这一时候,从长椅开始,到门口这个地方站着许多警察,还有几个不知道身份的闲人,还有何山青和林子冷着脸站在警察后面的走廊里。

    再就是黑背心男等人,这帮家伙很张狂。即便是来到派出所也不知道收敛,依旧是七个不满八个不忿的样子。

    白路很喜欢看到他们这个样子,你越这样就是越找死。想了想,拐进走廊,冲林子跟何山青招呼一声。随便选间屋子进去坐下。

    何山青进来说:“这帮家伙够狂的。”

    “狂呗,越狂越好,就怕他们不舍得狂。”白路随口说道。

    林子笑道:“水浅王八多,说的一点儿错都没有,就这做派,柴定安都不够看,只有王子能试把试把。”

    “你可拉倒吧,别骂王子了。”何山青说:“就这德行,王子能灭他一兵团的。”

    白路问:“王子确实死了是吧?”

    何山青看他:“你想什么呢?”

    “万一有个李代桃僵什么的……”白路笑道。

    “行了,别瞎想了。”何山青问:“外面这些人怎么办?”跟着说:“你真孙子,今天的表现真孙子。”

    “孙子就孙子吧,总比事后擦屁股好。”白路说道。

    “我靠,你还真认了。”何山青想想说道:“当名人就是不好,再没有你以前那么潇洒那么帅了。”

    “恩那,我知道以前很帅。”白路笑道:“从帅到不帅是有个过程的,你要适应。”

    “适应个屁股,老子喊你来,还以为能看到你大展雄风呢。”何山青突然笑起来:“你可逗死老子了,举个纸牌就下来,对了,手机呢?”

    白路问:“你要看?”

    “当然,我要学习学写你的疯癫状态。”

    “不给学。”白路刚说完话,房门打开,走进来个警察,看见他们三个人一愣:“你们怎么在这?”

    “躲难。”白路做无辜状:“你们穆城太吓人了,治安真不好,我害怕被打。”

    警察又愣了一下,我去,穆城治安不好?这一瞬间,他想起白路的明星身份,赶忙说道:“不是不是,那什么,是误会。”跟着说:“你们先坐,千万别出去啊。”说完话出门,从外面把门锁下,去找所长汇报情况。

    白路说:“现在安全了。”跟着问何山青:“你脸,就这么放着?”

    何山青冷冷一笑:“放着,我要让那哥俩记住了,这件事没完。”

    “你打算怎么办?”

    “怎么办?怎么不能办?”何山青说道。

    白路琢磨琢磨:“买凶杀人就没意思了,还是我来办吧。”

    “我靠,买什么凶?”何山青叹气道:“虎落平阳啊,想找个人都找不到。”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