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重重砸地上

作品:《怪厨

    这顿饭吃的很爽,起码对于白路来说这样,一劲儿招呼温育才三个人多吃,还点上瓶白酒四个人均分。

    温育才还好一些,见过白路多次,能说上话。另两个人稍显拘谨。

    白路也不说废话,就是喝酒,一瓶白酒后换啤酒。酒桌上就该聊些喝酒的话题,其它都是虚假,什么你家里怎么样,身体怎么样,过的怎么样……有意思么?彼此不是很熟,说那些臭氧层子只能显出这个人很假。

    酒是好东西,当温育才三个人每人分下去二两多白酒以后,话题便是打开,说上说下说天说地,当然主要内容还是感谢白路,说他有多么多么好什么的。

    白路一劲儿拦也拦不住,只能没完没了的举杯。他们一说感谢话,白路就举杯。

    事实证明,出苦力的人多少有些酒量,温育才三个人喝过白酒,又每人喝掉六瓶啤酒,那是完全没问题,谈兴正浓,一直想说话。

    白路看看时间,笑问道:“你们是几点的火车?”

    三个人同时一惊,赶忙看手机,然后长出口气。温育才说:“你就吓人,还有俩多小时。”

    白路恩了声,见桌子上再没有啤酒,起身说:“去厕所。”出门招呼服务员上饮料,顺便把帐结掉。

    有一种人吃饭,不会当着所有人的面招呼服务员算帐,会随便找个借口去吧台算帐。还有一种人,会趁你不在的时候招呼服务员买单。这些都是真正想结帐的人。

    白路是前一种。抢先算帐。温育才三个人是后一种,趁白路不在,招呼服务员算帐。可服务员说已经结帐了,问明白后,三个人让服务员把钱退给白路,他们一定要算。

    厕所能有多远?正常男人一进一出用不到两分钟。白路很快回来,见到温育才三个人跟服务员乱说些什么,挥手让服务员离开,跟温育才说:“一,咱们认识了就是缘分;二,你们特意跑来穆城,得感谢;三,我赚的钱比你们多;所以这顿饭是我的。”

    说完话,拿手机看时间。再说道:“你们喝茶水歇息歇息,我先回去,祝一路顺风。”跟三个人一抱拳,转身离开。

    白路不是敷衍或是应酬温育才他们,是真心和他们吃饭喝酒。

    对于特有个性的白大先生来说,最不喜欢做、也最不屑做的就是敷衍。他认为没有人值得他去敷衍……好吧,这句话有点大,当宋立业和元世辉那种老大要见他的时候。总是要抽空跑一趟。不过,你说这种情况算不算敷衍……

    南方的天气比北城好。十月初,大北城正是白天乱热一气,早晚两头很冷的动人时节,穆城还维持着暮夏的风韵,气候不错,比较暖和。夜生活也是不错,主要商业街和主要娱乐场所更是美腿无数,闪动着诱人的光芒,吸引男人去看。

    火车站附近同样有许多美女,不过白路没看。他的注意力不在她们身上。喝过酒出来,感觉夜晚的穆城很舒服,买个冰淇淋沿街而走,当是散心。

    这地方是哪?火车站附近。他走走停停的,被许多人盯上,有两个中年妇女举着大牌子问他:“住宿么?住宿么?有小妹儿。”

    白路很郁闷,这让我怎么接话,只好低头快步走过。

    前面没多远是一家全国各地都有的打折店,门口喇叭放着什么赔本倾仓吐血挥泪大甩卖的震撼性台词,还有个年轻女孩猛往店里揽客。

    看见他们这么敬业,白路特意再看眼时间,心说,牛,这大晚上的还加班。

    再往前走,忽然听到段比较耳熟的歌声。快走两步,街边有个青年抱着吉他弹唱。青年很帅气,不像一般流浪歌手或坐或站的演唱,那家伙耍酷,身体依着墙壁,左脚支地,右脚朝后抬,蹬在墙壁上,一种很懒散很懒散的姿态。可是唱的歌却不懒散,是白路新出的那首《喊》。

    听到有人唱他的歌,白路马上就满足了,用文言文形容,好象猪八戒吃人参果,从内到外的十万八千个毛孔都那么爽。

    这首歌在网上的争议一直很大,老辈艺术家说是什么玩意,新生代小朋友说听不懂,年纪相仿的又不愿意听这种歌,大多人喜欢听口水歌。只有真正喜欢音乐或是真正喜欢白路的人才会去认真倾听。

    说起歌曲,有个事实是,我们总喜欢唱老歌,其实并不是老歌有多么经典,也不是新歌有多么难听。事实是正在成长的我们,正在成为社会中坚人士的我们都很忙,忙到没有时间听歌。即便有人很闲,也不会认真听歌,他们会去看电影看电视剧看书,找寻一种更轻松的生活状态。

    而听歌,真的是要走心的。

    什么是走心的歌?就是你更喜欢听曾经带给我们回忆、和能带给我们回忆的歌曲。

    时间无多,每天忙碌不停,难得有时间放松,有几个人会特意找新歌来听?多是在苦中做乐或是追寻记忆,这样便错过了很多好听的歌,也错过很多出色的音乐人。

    所以,当我们看到某些创作类的选秀节目后,才会惊叹还有很多好歌没被发现。

    是没被发现么?有的不是,有很多歌曲早已出现在某些地方,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

    公平说一句,如果白路不是火的乱七八糟,别说他出一张专辑,就是出十张也未必有人知道。

    关于这点,最明显的就是很多大火的选秀冠军在节目结束后都有录制唱片,一张一张又一张,很多歌手都录制过,也是摆上货架卖,可我们听过几首?

    用音乐人的话说。国内没有适合流行音乐生存的环境。

    在这种环境中,走在穆城火车站附近的街上,突然听到有人唱自己的歌,白路很是惊喜。

    慢慢从歌手身前走过,这地方没有人,只有摊开放在地上的吉他箱。里面有十几块零钱,再有靠着墙单腿站立、并唱歌的年轻歌手。

    白路走的很慢,眼睛盯着歌手看。可歌手没抬头,低头看左手按弦,用近似慵懒的状态演唱白路的《喊》。

    这首歌长近十分钟,中间有三段间奏。青年就那么唱着。

    白路走的很慢,可再慢也足以走向街道另一边。一会儿时间,歌手才唱完两小节,白路已经走到十米外。

    白大先生不甘心。也许是喝过酒,热血沸腾,又倒退着走回到歌手面前,站住了。

    歌手这才抬头看他。

    天黑,又有角度问题,歌手没认出白路。看过一眼,只觉得眼熟,双手却是没停。歌手也没停,继续歌唱。

    于是。在穆城火车站的街边,一个酷酷的流浪歌手在专心唱歌,一个酷酷的白路在专心听歌。

    五分钟后,这首歌结束。歌手看眼白路,放下蹬在墙上的右脚,站直了朝白路微微鞠躬:“谢谢听我唱歌。”

    白路说不客气。

    歌手愣了下。跟着笑了下,这次换左脚蹬在墙上继续弹唱。一个是没认出白路,一个是觉得他的礼貌没被人尊重,也就不想理会白路。

    这次唱的是民谣风的歌曲,白路听了会儿。确认自己被无视掉,于是大笑一声往前走。

    夜晚不光有流浪歌手,还有小偷。白路是漫不经心的乱走乱看,有人是有目的的乱走乱看。

    白路前面有两个穿短裙高跟鞋的女孩,一个女孩拿着手包,另一个背个大挎包,俩人边走边说话,偶尔看眼手机,也是偶尔看看街边店铺。

    在她俩身后跟着两个四十多岁有些壮实的男人,彼此不说话,一个低头看手机,一个眼神平视。

    俩人跟上一会儿,对面走过来一拨人,大概七、八个大学生样子的男生,边走边大声说笑。他们人多,走到对脸时,两个短裙美女只好稍稍停下脚步。而对面的青春男们都是毫不顾忌自己的眼神,那是刷刷的从俩女身上刷过。

    双方一站一过,用不上几秒钟,就这么短的时间,跟在二女后面、低头看手机的人动手了。另一个壮实男人站的稍微接近一些,尽量挡住别人视线。

    可视线这玩意,一个人是挡不住的,除非能完全无死角遮挡。

    白路在后面用牙齿咬着冰淇淋的甜筒部分,不用手,用牙齿一点点蚕食。咬一点儿吃一点儿,甜筒依旧被牙齿咬住。

    这东西很好吃,加上有人唱他的歌,这会儿白路的心里那叫一个爽。正美的鼻涕都想冒泡的时候,看见前面有人偷东西。

    白路懒得提醒,突然想胡闹一下,于是快走两步,抬脚就踹。

    白大先生出脚不留情,一脚踹在那人腿弯处,这家伙正偷东西呢,突然身体前倾,呼通倒下去。

    前面是二女,他这一倒,脸和鼻子正好砸在一女人的屁股上。

    短裙紧身,很滑,小偷的脸被女人屁股顶一下。力是相互作用的,女人被顶地往前跨一大步,好玄摔倒。等站住了回头看,便看到地上爬着个人。

    那可怜家伙的脸顺着女人屁股下滑,重重砸在地上,牙齿掉了几颗,鼻子也在出血,只是面朝下还看不见,右手往前伸,手边掉了个引亮的大镊子,足以说明情况。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