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五百零八章 不可以酒驾

作品:《怪厨

    第二天早上,拿个大包下楼,开这车去老虎基地,陪动物们呆上一天,晚上开车回来,用他的大包装上昨天晚上抢来的东西回家。然后通知何山青来拿车。

    这家伙没心没肺的做完事就不管了,被打劫那家人都疯了,报警后,警察查勘过现场,说可能是惯犯,手法非常专业,没留下任何痕迹。让他们提供抢匪形象,可说来说去只知道是两个大个子男人,都挺壮,然后就没了。

    警察查不出线索,又调查过小区监控,还有小区外的街道监控,完全没有发现,事情只能这样拖下去。

    说到底是一件入室抢劫案,没有伤人,甚至连轻伤都没有,如果不是涉案金额有些大,估计就当个普通案件放在那里就是。

    据事主说,丢失多件翡翠、玛瑙、珠串、金银首饰、手表等物品,总价在六百万以上,另丢失现金八十万。

    警察在录口供时听的有些好奇,谁没事在家里放这么多钱?

    等一天后,这家人来询问案情发展时,警察说:“你们可能是被人盯上了,知道家里有钱,所以入室抢劫。”并建议他们想想,是不是有陌生人进过家门。

    这上哪想?在第一次问案时,那家伙就把王某墩说的话告诉警察,说他们得罪人了什么什么的。这人说:“我怀疑是打我的那个人雇人来我家抢劫。”

    好吧,这也算线索,警察再把王织朋友叫过去,大略问上一遍,可人家全天呆在家里,跟单位请病假。哪里都没去。

    正常人遇到这种事情,就是说在家呆着被抢劫,一定想要讨个公道。尤其这家人还有些钱,更想要抓到抢贼,问题是去哪抓?

    一家人到处找人,又是找警察问。同是没有进展。如此,对于他们家来说就是有两件事要处理,一个是所谓的被王织朋友打,要告他;一个是家里被盗,丢了大笔钱财,想要找回来。

    而对于白路来说,一切是你们咎由自取,是你们活该。他甚至在做完事情以后就丢在脑后,爱咋咋的。他要忙自己的事情。

    他要忙什么?

    晚上回家没一会儿,何山青和林子来了,笑着跟白路说:“白大侠,你又上新闻了。”

    白路稍微想想,没想起来自己又做过什么事,问道:“什么新闻?”

    何山青说:“前天参加刘天成生日,被人盯上了,你是开车去的吧?”

    “对啊。很多人都开车去。”白路问:“到底什么事?”

    何山青说:“于京和黄娇酒驾,被抓了。算你运气好,打车回来的。”

    白路想了会儿:“我是打车回来的,可你怎么知道?”

    “最少有三台相机盯着你们,前天晚上很多人是自己开车离开,于京和黄娇坐一辆车,开出去三个街口就被拦住了。”何山青笑着说:“重要的是俩人同坐一辆车。这个有意思。”

    白路愣了一下:“刘天成过生日居然有这么多照相机盯着?这是要搞他啊。”

    “谁还没几个仇人?”何山青说:“那天晚上来了二十多个明星,再有其它宾客,你是唯一一个打车离开的,真酷,网上说你是道德模范标兵。”

    白路好奇道:“所有人都拍下来了?”

    “差不多吧。”何山青说:“网上闹的挺热。昨天一下午到今天一白天,都在说这件事,说公众人物要以身作则什么的。”

    白路问:“没拍到我们喝酒的照片吧?”

    “没。”何山青说:“要是再拍到你们喝酒的照片,拍照这些人就是真不想好了,跟刘天成就真是不死不休的仇了,现在这样挺好,从放出来的照片看,只知道刘天成过生日,只知道客人们开车来开车走,并不能确定喝酒。”说到这里笑问白路:“白道德标兵,说说呗,你为什么打车回来?”

    白路稍微想想,把车钥匙丢过去:“不知道。”

    何山青接过车钥匙,不屑道:“装。”

    “就装怎么的?”白路想想问道:“于京没事吧?”

    “谁知道呢,上次姓高的判半年,估计他也跑不了。”何山青贱笑道:“于京和黄娇坐一辆车啊,是去哪呢?哈哈。”

    白路认识于京和黄娇,在穆城和张庆庆拍《平常路》,这俩人有不少镜头,算是准一线红星,演过很多电视剧和电影。刘天成请俩人帮忙演个小配角,生日宴会也是叫过来,结果却是搞出这种事情,用直白的话语来形容,这是打脸,赤果果的打刘天成的脸。

    现在的问题是已经曝光,于京肯定要在里面呆上一段日子,即便刘天成再强大,也不可能让他毫发无伤出来。刘天成所能做的是事后补偿。如果没有意外,于京一出来,起码有个电影男主角的位置在等着。

    不过,虽然是于京被抓,最倒霉的不是他,是黄娇,因为黄娇有男朋友……后面事情怎么解决,只能是另一个故事。

    总之一句话,这次事情倒霉了于京和黄娇,打了刘天成的脸,成就了白路。

    至于当天晚上的其他宾客,开车回家的完全可以推说没喝酒,反正无法查证。

    那么,白路为什么打车回来?不是道德有多高尚,是他谨记一件事,不管你做什么事情,如果可能波及到无辜人群,就一定要慎重、小心。

    他不在意是不是酒后开车,在意的是万一喝多、万一不小心出事、万一撞伤别人怎么办?

    有句话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谁也不能保证会不会发生意外事故,所以,白路酒后不开车,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别人负责。说自私点儿,求的是自己心安。

    见白路不说话,何山青再问:“你们拍戏时,他俩是不是就搞在一起?这叫假戏真做?”

    白路看看他:“你猜。”跟着又说:“郑重提醒,你们过生日千万别叫我,会出事的。”说完转身上楼。

    前天生日宴会一直安稳无事,白路以为没事了;不想隔了一天竟然闹出酒驾事件,我这个杀伤力强的……

    回房里坐上一会儿,又下楼找扬铃,没在家,她和柳文青都没回来,白路只好再回房间。客厅里,何山青大喊道:“干嘛呢?干嘛去扬铃房间?”

    白路说:“我想起件事,你和林子在穆城挨揍,是刘天成帮忙搞定的,现在老刘出事,你是不是得打个电话问问?”

    何山青哑住,思考一会儿说道:“不是把人情算你身上?”

    白路笑笑没说话。

    何山青叹口气:“是我疏忽了,你把号码告诉我。”不管是谁欠谁的人情,事实是刘天成帮助何山青出头,那么你就应该表示感谢。

    白路找出刘天成的电话号,何山青拨过去说上几句话。挂了以后说:“刘天成说没事。”

    白路恩了一声:“我回去了。”

    “别回去,我俩去吃夜宵,你去不?”何山青问道。

    白路举着手机着:“九点半,吃的是哪顿夜宵?”

    “再等会儿就成了。”何山青说。

    “你等吧。”白路上楼,走上两步说道:“不去看看付老大?”

    “不去,那家伙比高远还严肃,远观足矣。”

    白路说:“那你俩远观吧。”说完上楼。

    再回到房间,坐椅子上发呆。今儿白天都呆在老虎基地,可给老虎小熊拍戏的时候,电话接连响起,昨天被劝退的孩子家长打电话说情,也是想要找他面谈。

    昨天一口气开除掉一百四十多人,每一个被开除掉的女生都会很伤心,也都会把消息告诉家里。这些妹子最大的也就二十三、四岁,基本都是十六、七到二十岁左右,是家里的宝贝。在知道宝贝被淘汰掉后,家长们在安慰孩子后的第一反应是找白路和扬铃再谈谈,希望能改变主意。

    当初为了让孩子家长放心,扬铃把公司电话留下去,甚至某一些见面聊的很好的家长,还留下手机号。

    白路和扬铃是为孩子们负责,不管未来能不能成名,在成名前,肯定要保障你的安全。

    当初来面试时,几千孩子云集北城,连带着来了几千家长,最后选啊选,剩下四百来人,都是挑了又挑。

    考标准演出公司跟报考艺术院校不同,考那些学校要花很多钱,前期的补课钱,不管你在家乡学的怎样,想要考学,最好在北城找个老师,一节课二百块算是便宜的。

    如果你有门路,还要花打点钱。在北城的吃住不算,未来每年的学费更以万计,总之一句话,考艺术院校基本就是拿钱来堆。

    标准演出公司不是,只要同意你来面试,来回机票、在北城的吃住全包。还欢迎家长来监督。

    经过声势轰轰的很长一段时间的造势,又是经过许多人的验证,很多人达成个共识,只要挂着白路名头,总是会让人安心一些。

    家长们真的很安心,哪怕明知道住在山河大厦那么拥挤的房间里,也是很希望自家孩子留在这里。

    孩子喜欢追梦,那就来这里追。

    经过筛选,剩下四百多人,说是要长时间培训,然后再层层选拔,挑选出的人组成女子偶像天团。家长们自然没有意见,除少部分家长留在北城想着照顾孩子,大部分家长都是离开。

    因为白路的标准演出公司很让人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