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五百一十八章 慢慢传开了

作品:《怪厨

    衙内们有自己的圈子,白路不是衙内,也不感兴趣,所以一直没进去过。在那个圈子里,消息灵通是必须的。只要白路接连进入许多老人家的门槛,很多人就得琢磨是怎么回事,琢磨白路居然认识这么多人?到底有什么底牌?

    说过退休老干部们,再说在职的高官,比如何山青的老爹何长安,正部级大员,白路会去单位送请柬,也一定会被何长安骂,但他还是要去单位挨这顿骂。

    走这一趟就为说明一件事,我认识这个大干部。

    当然,白路和何山青关系很好,和何长安能说上话也是应该的。可假若是另一个没有这种关系的大干部呢?

    这样的人有很多,白路以大明星的身份去挨个拜访,就是在告诉圈子里的每个人,我不是一个人,我认识很多很多人,关系还不错。

    虽说这种认识未必能起多大作用,但可以预见的是肯定不会有人故意找麻烦,一般小麻烦也会容易摆平。

    首先,白大先生是超级巨星;其次,认识许多在职不在职的高级干部,有了这样的双层背书,标准大厦就有了保险,任何人再想搞事情,心里总会多想一想。

    这些事情,扬铃想不到,都是传奇妹子想好了告诉她。

    所以,白路离开山河大厦就先给高远打电话:“你老婆出个折腾人的主意,这两天给我当司机吧。”

    高远给予高度评价:“白痴。”

    白路说:“去别人家不麻烦你,去你家、还有你爹的单位,你是不是得帮我引见一下?”

    高远说:“自己去。”挂上电话。

    白路很气愤,这个混蛋真是个混蛋。

    接下来的生活就是东跑西颠,轻松跑遍整个大北城,这一圈圈绕着,一家家跑着,倒是认识很多人。同样的,也是挨了很多骂。

    比如高爷爷,比如宋立业,都是问他为什么不带酒过来?说他不诚心。

    白路的借口是跑来跑去不方便,等开业那天送你两坛。

    除去老爷子喜欢教育他,领导大叔们也是比较喜欢,说这种事情去家里说就行,不应该来单位。

    白路的借口是不认识家门。

    扬铃在给他请柬的时候说过,每天发个三、四家就成。事实是还真就差不多这样,白路最多一次才送出去六张请柬。

    不用问,这都是传奇妹子计算好的。扬铃不会考虑这些事情。

    去见老爷子们,肯定会留下来吃饭,不管你几点来的,不去厨房露一手就别想离开。去见大官们,大官非常忙,即便有内线,也只是提供你什么时候在单位的消息而已,你要马上赶过去,才有可能见到人。

    如此折腾一个星期,看着还剩下的厚厚一叠请柬,给马战打电话:“出来喝酒。”

    马战笑问:“请柬发完了?”

    “先喝酒。”白路说出饭店的名字和地址,挂上电话。

    他和马战有段时间没见,这次发请柬倒是见了两回,因为有三张是老马家的。

    虽然白路完全不认识任一个人,可扬铃能给他请柬,就说明这家人会来。

    这些天跑下来,白路对传奇妹子又多佩服一些,她竟然知道所有有的没的的消息,谁可能跟白路关系好,谁可能想着认识你,谁已经和你发生过交集……

    他早已经确定,这份宾客名单的制定肯定有传奇妹子一个,而且是主要战斗力。

    半小时后,俩人坐在一家火锅店。一见面,马战就笑:“白业务,最近可好?”

    白路说:“好,相当好,我终于知道做业务员是啥感觉了。”

    马战点头说:“好好体验下生活,回头拍个反映业务员的电影,一定很有感触。”

    白路拿过菜单随便点些肉菜,又问过马战意见,让服务员下单子,然后再问:“你叔什么时候在单位?”

    “那可难了。”马战笑道:“我这个叔还算好的,就是不怎么在单位呆着,你要是去找别人,哈哈,全在外地部队,想送请柬都不行。”

    白路摇摇头:“喝白的,今天给自己放个假。”

    马战没意见,点上两瓶白酒,一人一瓶把着喝。

    倒满酒后,马战问话:“听说你们打算盖写字楼?”

    “什么?”白路问:“什么写字楼?”

    “你不知道?”马战说:“小三儿他们闹的,说是几个人凑钱建个写字楼,盖好后把公司都搬过去,在一起上班。”

    白路说:“知道。”又说:“就是小三儿一时的胡说八道,不用当真。”然后又说:“盖楼要有地方,五环里都找不到合适地方,就是个空话。”

    马战说:“有没有地方我不管,要是真盖写字楼,算我一个,大家凑一起办公,中午可以喝点儿,闲了还可以一起玩……”

    白路无奈接话道:“是不是还能一起泡妞?一起找小姐?”

    马战说:“我可没有你这么肮脏,我是纯洁的人……”

    “可拉倒吧。”白路说:“其实我特别好奇,军队管那么严,国家又三令五申的要定人定岗,你是怎么回事,天天不在单位。”

    马战说:“废话,是你叫我出来的,老子本来在上班。”

    “好吧,你上班,这话说出来,你自己都不信。”白路举酒杯示意一下,仰头喝上一口。

    马战认真回道:“我信。”跟着喝上一杯。

    “好吧你信。”白路随口说道,开始专心吃饭。

    吃一半,宋立业打来电话:“我说的事情,考虑的怎么样了?”

    白路回话说还没考虑,又说晚上回家就考虑,被老爷子骂上一句才挂断电话。

    隔不多一会儿,宋立业的大秘王好德又打来电话,说是偷着打过来的,又说建议白路好好考虑考虑,老爷子很少这样惦记一个人,是真的想帮他……

    白路说谢谢,又聊两句挂电话。

    看他放下手机,马战问:“什么事?考虑什么?”

    白路说:“宋老爷子想让我拍公益广告。”、

    “那就拍啊。”马战说:“我以为什么大事呢。”

    白路说:“如果就是拍广告,当然没问题,可老爷子说还得参加一些活动、上一些晚会什么的,如果有可能,最好担任某几个城市的交通法规义务宣传员。”

    马战想了下问道:“难点在哪?”

    “不是难点,是要上节目做宣传,我不喜欢那种感觉。”白路说:“有些事情,我看不惯就会说、就去做,可不代表我愿意上节目吹自己,挺没意思的。”

    马战好奇了,问到底是怎么回事。白路简单几句话解释清楚。

    事情起因是两次酒驾事情,一次是在北城酒后打车回家,一次是在穆城阻拦酒驾肇事者逃逸。

    发生这样两件事情后,不光是穆城领导有了聘请白路担任交通法规宣传使者的想法,连宋立业也有这种想法。

    不过两方人不同、跟白路关系也不同。

    宋立业是为白路考虑,只要拍了公益广告,再在中央台挂个名,在某些领导那里也是留下名字,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可白路最不愿意做的事情之一是有目的的去说话、去宣扬自己做过的事情。

    前两天给宋老爷子送请柬,被留下吃晚饭,当然,首先得做晚饭。等饭菜上桌,大家边吃边聊,宋立业问他最近又闹了什么事情。

    白路说没闹事,说自己特别服从法律法规的管理做合法公民。为证明自己的守法守秩序,把在穆城被人当街追打的事情说出来。

    他是大概说下事情结果,宋立业却是听的眼前一亮,说是帮白路联系几个公益广告,以后有这类节目你也可以上,最棒的是可以给自己树立正面形象。

    前面两点还好,最后一点让白路有点为难,他可以给自己树立任何形象,唯一问题是不想自己吹自己,也不想被人当成新时代的某某某一样、被许多人认真学习什么什么的,那样一来,这个人就太高大上、也就太假了!

    当时回话说好好考虑考虑,可一考虑好几天,宋老爷子真是关心他,把他的事情当成自家孩子的事情,所以会打电话追问一下。

    听完白路的介绍,马战笑道:“你没选错,我要是你也这么干,谁要是想把我塑造成新时代的偶像,弄成个学习榜样,我一定跟他没完,这是骂我还是嘲笑我?”

    白路说:“你扯远了。”说完陷入沉默中。

    马战想想说道:“你和我不一样,你是艺人,时刻注意形象,从利益角度出发,你应该上。”

    “上什么上?”白路说:“我的态度是,公益广告随便拍,倒搭钱也干,晚会就算了,我不愿意去假惺惺的听主持人吹捧我,自己更是没法吹嘘自己。”

    马战忽然笑了下说道:“我想起来了,你上次不是说在医院抓抽烟的么,那样折腾都不怕,反倒是怕上电视接受吹捧?”

    “两回事。”白路看他一眼:“你怎么知道的?”问的是医院发生的阻止烟民事件,当时没有外人在场。

    马战说:“张庆庆回去跟刘天成说了,刘天成跟别人喝酒,把这事当笑话说,慢慢就传开了。”

    “慢慢就传开了?”白路是吃惊加郁闷:“有钱人都这么无聊么?专心传八卦。”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