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五百二十章 预谋已久的

作品:《怪厨

    白路摇头:“真不能留,我就一个号,请见谅。~”

    “行啊,知道了。”那妹子回头招呼一声:“走了。”说着话突然俯下身子,在白路脸上狠狠亲上一口,然后才走。

    另几个妹子哈哈大笑,有人说:“应该拍照留念啊。”

    “行了行了,走吧。”那妹子带头离开,出门前又留下个飞吻,把门带上。

    白路拿方巾擦脸,郁闷的心情倒是被这几个妹子解决掉。静坐片刻,继续开吃,一个人吃涮锅,人生境界又提高到另一个全新高度。

    吃饱后也不愿意动,看着桌上盛夏的食物发呆,一直坐到服务员敲门。

    服务员进来看客人有没有逃单,见客人还在,便是微笑问话:“请问还需要什么?”

    白路笑下了:“算帐。”

    没一会儿从饭店出来,在街上乱溜达。又从手包里拿出张纸,上面是今天的行程,大略扫上一眼,收起后继续去送请柬。

    比较意外的是,宾客中有柴远航和罗天平等人。这俩人的儿子分别是柴定安和罗天锐,白路的对头之二,曾经闹到不死不休那么严重。后来一不小心被白路救了次命,从那以后,俩人就偃旗息鼓了。

    俩人虽然很混蛋,也虽然和白路不对付,可真要还是像以前那样对待救命恩人……不说别人,俩家的老爷子就不能答应。

    反正吧,他们和白路之间的关系很奇妙,做不了朋友,也做不成仇人,就那么活着吧。

    白路是看着请柬直发呆,传奇妹子肯定有她的想法。也一定是为白路考虑、一定有道理,不过真要去送请柬……还是觉得有点不好接受。

    事实上,想请这两位人物到场祝贺,除非白路亲自送请柬,换了任何一个人过来,他俩都不会来。

    白路郁闷一小会儿。既然是领导给了任务,咱就去做。经过电话联系,确认都在单位,于是拦出租车先去找柴远航,再找罗天平。

    柴远航和罗天平长的很像,都是高个儿,长长脸,短发。不同的是柴远航很有气派,更像是个大老板。罗天平好象是某单位的小干部。穿着朴素,很内敛。

    相同的是,俩人都不太愿意说话,跟白路见面,俩人加一起说了不到十句话,还包括请坐、喝茶么这种废话。

    白路曾经见过俩人,场合不同,感觉不同。现在来到俩人供职的单位见面。格外感觉到一种威压。把白路郁闷的认定自己穿越了,穿越到某个不知名的故事书里。才会有这种不切实际的莫名其妙的感觉。

    等送过这两个人的请柬,天就晚了,赶上下班高峰,街上全是车。白路不想堵在路上也不想挤地铁,就随便找个花坛,面朝墙坐着发呆。

    他在想为什么邀请这两个人过来。想啊想的想不出,便是放弃掉,再想马战遇到什么事情要急忙离开,同样是一头雾水……

    一直呆坐到八点多才起身。这期间,何山青打电话找吃饭。给推掉。王织打电话说:“扬总说你的想法不错,可以试试。”柳文青打电话说:“标准大厦开业时,日本名店街的老板都会过来,需要你提前招待他们一顿。”这个招待说的是白路亲自下厨。

    最后一个电话是丁丁打的,说回北城了,好久没见,过来给姐姐抱抱。

    白路的回话是:“敢跟我拥抱?不怕嫁不出去?”

    “嫁不出去就赖你一辈子。”丁丁说道。

    白路叹气道:“你这是预谋已久的吧?”

    “赶紧回家。”丁丁说。

    白路不干:“我去找小三喝酒。”挂电话打给何山青:“死在哪了?”

    接到这个电话,何山青很兴奋:“刚要找你,你那个假的钱还有么?”

    白路郁闷道:“你烧上瘾了?”

    “又碰一傻叉在我面前炫富,你知道我这人最见不得这种……”后面说什么不知道,白路已经按掉电话,慢慢往家溜达。

    最近一些天特别有业务员的感觉,今天最浓,因为是走回家的。看着路上来去匆匆的年轻人,有人在街上买个肉夹馍就当晚饭了,有人边走边吃煎饼果子,白大先生难得的,有了一点儿溶入这个城市的感觉。

    不论城市多么繁华,不论经济多么发达,城市的基础永远是这些来去匆匆的劳动者。现在,白大先生正是鱼目混珠夹在里面。

    不过回家后马上变不同,丁丁大美女特别开心扑过来拥抱,说铃姐说的,年后开新戏,她是女一号,并纠缠白路演男一号。

    白路正色道:“我是一名很有责任心的厨师,你不要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那是不可能的。”

    丁丁才不管那些,强逼他要答应下来,不然就折磨死他。

    白路做出视死如归的架势,张开怀抱说:“来吧,来蹂躏我吧。”

    后来还是沙沙的出现,白大先生才正常起来。

    这天之后,白鸟信夫来北城了。前次留下来监督整条名店街装修,后来回去日本做准备,也是安排人手,这一次再回来,带来了能够支撑起饭店的全套班子,又在日本请了名翻译,来北城后还要多请一名。

    其它饭店的人也有很多跟着一起过来,其中有井上和细田。

    井上是料理协会会长,邀请白路去日本就是他们这个组织干的。井上有一家百年老店,相当有名。细田的饭店是日本黑社会投资开的,因为细田的原因,日本黑社会想找白路漂白来路不明的钱,白路没答应。不过在他们手中买了一艘游艇一艘大船,等于是帮着洗了一部分的钱。

    井上会长是事情的牵头者,当然要先期赶过来。细田则是要表示感谢,白路买船支付现金,那笔钱被黑社会组织投入房地产项目,目前来看一切安好。为此,黑社会对细田也是不错,认为他做了件好事。

    他们三人都有一家名店,来北城先检查饭店装修,然后安排人手进入。

    从这天开始,所有参与日本料理名店街的饭店会陆续派人来。而准备工作早在俩月之前已经开始,大多设备在装修时已经进场,现在是员工过来熟悉工作环境和生活环境,然后就是等待开业大吉那天的到来。

    准备工作自然有员工去做,三位老板给白路打电话,借着要果酿的机会,让白路请吃饭。

    所谓的请吃饭肯定是白路下厨,于是把他们请到小王村路招待一顿。至于果酿,按照合同规定,会按月按量免费供应各家饭店。

    这天之后,珍妮弗和孙佼佼回来了,俩人直接入住大房子。

    按照惯例,珍妮弗看到白路从来是忘不了的占便宜,一见面就是紧紧拥抱。

    估计是人种的原因,老外早熟,身高体长,很性感美丽。可也是比较早的衰老,这点比黄种人要差点儿。

    不要说明星,国内有大把普通人,明明四、五十岁的年纪,看起来硬是要年轻十岁二十岁的样子。如果再整整容化化妆,怕是要更显年轻。

    相比较而言,老外稍微有些不抗老。不过珍妮弗还好,因为没到年纪,现在正是青春美丽性感的最佳状态。这一番拥抱,正常男人都会很向往。

    白路的回答是:“勒死我了。”

    “就要勒死你。”当着许多人的面,珍妮弗抱上好一会儿才松手。

    大房子里众人习以为常,只要不是白痴,都能看出来珍妮弗很喜欢白路。只是我们的白大情圣……要是按照现在这种趋势发展下去,很有可能变成白大情剩。

    拥抱过后,珍妮弗很高兴的汇报成绩:“我的新唱片,有六首歌上了公告牌,牛吧?”

    她说的新唱片就是白路那张专辑的英文版。白路说:“那是我曲子做的好。”

    珍妮弗笑着说是,又张开怀抱说:“给你奖励,再拥抱一次。”

    白路说:“可以折现么?”

    珍妮弗说:“我不懂这句汉语,快来,再练习下拥抱。”

    珍妮弗有着别的女人都没有的大胆,不在意别人怎么看自己,她喜欢了就敢表达。

    不过一张专辑里有六首歌登上公告牌排行榜,确实很牛。不过更牛的在后面,珍妮弗接着说:“有三首歌进入过前十,牛吧?新专辑也是前十,你猜是第几?”

    “第一?”白路随口说道。

    “猜对了,再拥抱一下。”可以看的出来,珍妮弗非常开心,大声说道:“公告牌新专辑第一,第一周就卖了三十二万张,厉害吧,哈哈。”

    “一周能卖这么多?”白路说:“我一辈子也卖不出去啊。”

    孙佼佼说:“国情不同,咱这儿盗版太多。”

    白路点头道:“我很喜欢这个理由,不过,公告牌是什么?”

    “你个没知识的。”何山青走上来说:“谁给我个拥抱啊,我的双臂已经空置许久,需要异性的近距离接触给我力量。”

    “边儿玩去。”孙佼佼瞪眼道。

    何山青说:“你去美国呆这么久咋还是这个德行?看来美国大米不太好吃。”

    孙佼佼不理他,跟白路说:“是个排行榜,很牛皮的排行榜。”

    白路说:“知道了,不过我也很牛,我的歌赚了好多好多钱,在网上那也是过亿的点击和下载量。”说这句话的时候有点心虚,转身问道:“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