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 人心变了么

作品:《怪厨

    在以前,人们知道他有个基金,知道他总做好事,如此而已。∽↗加上慈善基金里的钱全是白路自己砸进去,从不接受善款,也不搞公募活动。别人纵是有点儿疑问,也不会深究这个话题。

    这次不一样,十一月九日,城里城外大大小小八家孤儿院来标准天地开开心心的玩上一天,甚至从没对外营业的高档客房也是给孩子们使用,最后还连吃带拿的被送回家。

    如果没人知道这件事儿,也就算了。

    可一个是记者深挖,一个各孤儿院的爱心工作者自己介绍事情经过,自然有很多人知道。随着事情越传越广,有人眼红了。

    国内专门有一些人盯着各种慈善基金,每天的工作就是打电话、写信、发电邮,想要寻求赞助。不但有个人求助,还有团体求助,很多的团体组织。

    是,大中国光残疾人就有八千多万,假使一百个残疾人里有一个人寻求帮助,这就是八十万。更不要说各种爱心组织,还有各种疾病关心组织,再有无数私人性质的组织,加一起绝对是个恐怖数字。

    白路的标准基金自成立开始,不能说每天也差不多,反正是经常收到各种求助电话和求助信件,数量多的可怕,就算是标准基金有一千个工人,光核实消息的确实性都忙不过来,更不要谈赞助。

    对于这种现象,白路一句话全部否决,原话是:我的钱我做主,暂时伺候不了你。

    扬铃把这句话美化成:标准基金正在运做慈善项目,人手略有不足,关于您的请求,我们会备案。以后再联系。

    反正是一个意思,就是不论你的求助是真是假,我没心思理会。

    不是白路冷血……好象也不能责怪社会?

    这里先不说白路,说下各地救助站,应该是两千多个以上,民政局下属单位。有编制。岗位对外招考,不去说待遇如何,每次国考都能吸引很多人报考,是热门单位之一。

    这些人是领着工资的救助别人,也常有做不好的事情,甚至有虐待、打人等现象的发生,也有阴暗角落的存在。

    而白路是代表个人,只是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为什么要屡次受到非议。

    当白路宴请四百多孤儿的事情闹上网后。标准基金会的电话、标准演出公司的电话突然多起来,很多孤儿院、福利院打来申请电话,也想给他们院里的孩子争取一天快乐。

    真的是很多,不光有北城的,还有很多外地的,用一句烂俗的话来形容,好象是闻到腥味的猫,刷地聚过来许多。聚到后面。更有许多慈善组织也是表达类似愿望。

    白天时候,白路在招待老人们。等送走他们,扬铃拿着笔记本电脑过来,让他看昨天那件事情的网上评论,同时说起今天接到过太多或申请或要求帮助的电话。寻求帮助者有个人有组织,有私人性质,也是政府下属的事业单位。想要的东西也是各种都有。有直接要钱的,有要求来北城旅游的……

    经过昨天一件事,标准慈善基金和标准公司又一次成为太多人眼中的肥肉,都想着咬上一大口。

    即便是在扬铃跟白路谈论此事的同时,各类求助电话依然没完没了的打来。有说换器官没钱的,有申请买透析仪器的,还有要修路、盖学校的……

    扬铃的处理方法和以前一样,统统说是登记资料,具体工作要等研究后再说。

    对于很多重复申请的申请者来说,标准基金根本是敷衍,根本不想给钱。你明明有十亿巨款,为什么对我们一点点的申请都是拒绝都是敷衍?

    有的人恼羞成怒,或是破罐子破摔,在网上发消息说昨天的事情是炒做,只请了一点点孩子就把事情宣传上网,还闹的这么大,分明是别有用心。

    别有用心?这四个太好了,专门黑白路的一群人瞬间踊跃起来,一面加大力度继续黑白路,一面怂恿某些发帖子的人留下证据,这是口说无凭。

    事情就是从这个时候发生变化,很多人贴上自己的病历或是经历,又有许多某些组织的人贴上他们某些工作的进程……反正有很多诸如此类证明的东西在网上出现。

    这是最有意思的事情,明明是一件娱乐记者偷拍明星的娱乐新闻,在不到一天的时间里,硬是被很多有心人推着朝另一个方向发展。又一次让白路一个人的新闻干倒众多大明星加在一起的消息。

    职业黑子没什么可说的,不管白路做什么都是骂都是黑,可以忽略掉。最让人郁闷的是有些求助无望的人,在社会和政府机构面前一次次碰壁,抱着侥幸心理找上白路的标准慈善基金,结果却是同样碰壁。

    其中的一些人怒了,不光是骂白路,连政府机构一起骂……都要活不下去了,哪还管其它事情?

    这是一部分绝望的人的想法,更有某些所谓的慈善组织借着网络上的风波,向白路施加压力,进行道德绑架,说你能招待四百多孤儿,为什么不能多照顾他们那里的十几二十个可怜孩子?

    这样的事情快速在网上传播,并有人整理出来……反正挺多。

    是人心坏了么?

    这是个没有答案的问题。因为我们想回答说没有,可满世界的碰瓷高手,从男到女从老到少,到处以讹人为生。也有满世界的小偷,只要是长时间乘坐公共汽车的我们,上车后最要紧的是看住自己的钱包、手机。还有许多的诈骗犯,骗天骗地骗空气,今天养蝎子明天造树林……

    那么,答案是坏了?我们不愿意承认,也肯定不是!因为绝大多数的我们看到不公事情会愤怒,我们有良知,知道什么是好什么是坏,我们希望这里是个美好世界!

    大多数的我们都是好人。

    可不管我们怎么想,也不管人心如何,现在的白路又一次处在风头浪尖上,越来越多的人怀疑他在利用四百多孤儿炒做标准天地。

    而在这个时候,今天宴请四百多老人的事情也是传了出去,又被人加上浓重一笔,白路不光是利用孤儿,还利用孤寡老人进行炒做。

    凡事有人骂,自然有人叫好。支持者们说出各种话语支持白路,都在说做的对。他们甚至说,就算是炒做,我们也喜欢这样的炒做,一是有八百多孤独老人和小孩受益,一是向社会传播正能量,鼓舞并带动大家一起做好事。

    看到这种论调的时候,白路甚是无语,简直是传说中的猪队友,我干嘛要承认自己是炒做?

    扬铃小声问:“要不要解释下?”她所谓的解释是危机公关。

    白路随口说道:“为什么要解释?”

    “不解释?”扬铃说:“很多人质疑你在借着弱势群体进行炒做,还有人询问标准基金会的帐目,为什么不敢公开?”

    事情就是这样,一件扯出一件,想起一件事,下一件事也会很快扯出来。扯来扯去,终于扯到标准慈善基金会的帐目。

    有人留言说自己申请过七次救助,可标准基金每次的回应都是登记资料……我的资料用你登啊?一次次的有完没?是不是帐上没钱,你们就打着做慈善的名头搞钱。

    听扬铃这么说话,白路笑道:“让他们吵吧,吵的越激烈,慈善宣传就会越持久。”

    没想到他能说出这样一句话,扬铃想想说道:“回去休息吧,明天还有正事。”

    明天的正事就是标准天地开业,白路笑笑说道:“再看看。”

    “不用你看,我和孙叔做总结。”扬铃说:“你还是回去休息吧,听说领导能来。”

    白路说:“领导一定会来,不过不会出面。”

    “我说的不是他们。”扬铃说:“区长会来参加开业典礼。”意思是会出席并讲话。

    白路想想问道:“我不认识他,对吧?”

    扬铃笑了下:“他认识你就行。”

    白路正色道:“我发现件事儿,要对你提出警告,赶紧停止对我的盲目崇拜,”

    “我可崇拜你了。”扬铃用夸张语气说话,跟着再问:“真的不解释?”

    “老子需要对他们解释?”白路说:“爱咋咋的,爱谁谁。”

    就这时候,元世辉打来电话,笑嘻嘻说道:“其实我很是想不明白,你明明在做好事,为什么那么多人骂你?”

    白路郁闷道:“您老人家打电话就为笑话我?”

    “不然呢?”元世辉笑的很开心:“聊聊呗,你怎么这么多仇人?”

    白路说:“我最大的仇人就是你。”

    元世辉哈哈大笑:“你认识我家,来报仇吧。”

    白路无奈道:“大爷,你要是没事儿的话,挂了,我很忙。”

    “忙个屁。”元世辉说:“我打电话是表示对你的慰问,你应该感动,对你的行为也很支持,另外,我们家小小想你了,你说明天带她过去方便不?”

    “想我了?”白路吓一跳:“大爷,她是想大熊、老虎还是想我?”

    “有区别么?”元世辉问道。

    白路琢磨琢磨:“好吧,没区别。”又说:“明天乱哄哄的,别让她来遭罪了。”

    元世辉说:“也是,那就这样,先说好啊,明天我要连吃带拿。”

    白路说:“拿吧,我打算灌一游泳池的酒,把你们丢进去喝个够。”

    “你那是要疯。”元世辉挂上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