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五百六十二章 先是开胃菜

作品:《怪厨

    当宾客进入餐厅,第一个反应是房间里的这片绿太怪异,第二个反应是有点小惊奇。》

    搞餐会,客人要有铭牌标志着各自的位置。今天这七百多人,不管来的没来的,每个人都有自己一个位置。可七条长桌上都是没有铭牌,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个白色方瓷盘,盘中是一个个用白萝卜雕刻出的小人像。

    全身人像,或站或坐,有深思的,有微笑的,有开口说话的……不论是谁,不论男女,都有这样一个小人像。

    所有客人进门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找自己的小人像,也是在找自己的座位。

    白路的雕功没的说,十几公分高的小人,每一个都是轮廓清晰,面目生动,最酷的是,身上衣服、及一些调配色彩都是使用蔬菜或是蔬菜汁。比如裙子,可以将生菜叶略做修饰,围在人像身上,便是条淡绿色的蓬蓬裙。

    相比较而言,西装比较好处理,茄子皮贴上去即可,眼睛是小芝麻粒,红色是草莓汁……反正一切都取自于蔬菜水果。唯一难度是做工精巧,实在太像太像!完全不像是蔬菜雕刻,而像是艺术品。

    这是事前准备中最烦琐的工作,没有之一,光弄这堆华而不实的小玩意,足足浪费四天时间。白路把自己关在水房里,每天就是折腾这些小人。

    最大的麻烦不是雕刻出来,是要完好保存下来,不能使用盐水,会使蔬菜脱水,也不能冰冻,会干会损坏内部结构……要保证小人的面貌、皮肤很光滑,多难啊!

    直至宴会开始前。白路才把这些小人收拾一新,送到餐桌上。

    为了这些小人,丽芙提供了最详尽的客人照片资料,可惜啊可惜,有那么五十多个人不来,白白付出那么多时间和精力。尽成无用功。

    还是那句话,如果只是雕刻,确实没什么可说的,问题是实在太像了,经过白路处理,好象是白玉一样好看。刚进门的宾客还能保持大度优雅的风度,可在看到小人像后,马上丢掉矜持,低着身子找寻自己的位置。

    这么多人。这么多座位,这要是一一寻找,还不够乱的!

    好在有黑标妹子。妹子们分为七组,熟记每一组客人的名单,也是记住相片和小人像的位置。

    客人进门时,一百零八个黑标妹子就是等在门后,每进入一个宾客就有妹子带他们去到自己的位置附近。

    为保留一点乐趣,黑标妹子不会带客人直接去到自己座位。反是提前些距离停下,让宾客自己寻找。也可以顺便看看其他客人的小人像。

    对整个宴会来说,这一个小人像未必有多出彩,却是给晚宴带来个欢乐的开头。

    一直到客人们全部进入餐厅,白路和珍妮弗进门,身后大门关闭,宴会开似乎。

    俩人也不往里走。略等五、六分钟,等所有客人坐下后,白路开始讲话。

    而在这之前、甚至在白路讲话的时候,不论是多尊贵的客人,眼睛始终盯着属于自己的小人看。也是不时看向别的小人,只觉得,这一次有点儿意思。

    在这里还要说一句隔壁的韩餐活动,尽管北城有很多人施加压力,奈何白路全不接招,这些韩国人终于没能跟中方一起合办宴会活动。可他们不死心,原本就不是政府活动,是一些有些强烈爱国心的韩国企业家私下搞的事情,做起事情有些没有顾忌。

    事实上,因为联合无望,在今天中午,他们已经提前开展活动,在体育馆门口挂上很多广告牌,也是邀请客人来参观品尝。

    他们是煞费苦心,邀请许多家韩国饭店一起参与进来,有从国内专门飞过来的,大多是纽约及附近城市的韩国料理店,好象做展会一样,把室内体育场分成许多个小区域,每一个区域都挂着饭店招牌和韩国料理的相关图片。

    不管怎么说,白路搞出这么大声势,总会引起一些人关注,记者肯定是一堆一堆,再有些想来看热闹、或是想看明星的人,怎么也凑了百十来个人来这边转悠。

    大白天的,一转悠就看到韩菜的广告牌,自然要过去看,于是,还真是给韩国菜做了一些宣传。

    只是这个宣传很普通,和以往的宣传活动没有区别,无非是记者看到,某些行人看到,高兴的话会在新闻或网上提一句,不高兴就什么都不说,仅此而已。

    如果中餐也是做这样的餐会,就不需要白路出马,白路也不需要费这么大劲。所以,尽管明知道韩国人在乱搞,在拿喇叭凶猛宣传,白路却完全不在意,这样的活动折腾再多也就是四个字的评价,聊胜于无。

    因为国籍不同角度不同,咱不说那些韩国人做的是对是错,反正挺恶心人,就在刚才,许多媒体等在门口、对明星和来宾进行拍摄的时候,隔壁也没停止拉客行为,跑到街上热情招呼客人去他们那里品尝韩餐。

    白路是真不在意他们,随便折腾吧,他的任务是做好今天的晚饭。

    现在,客人们到齐,白路先冲大家深深一躬,起身道:“感谢大家到来。”

    千万身价的超级明星珍妮弗做他的翻译,笑着欢迎大家。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房间里各处一共有六台摄象机,好象做节目一样分出不同机位,有导播台决定把哪个机位的镜头切动到的两边墙壁的大屏幕上。

    屏幕巨大,现在的屏幕上是白路和珍妮弗。

    整个开场,连珍妮弗做翻译的时间都算上,不到一分钟,白路再是轻轻一躬,转身出去。

    在他往外走的时候,一台摄象机追着拍摄,追着他去到停车场那里的大厨房。

    厨房正对面是一大拍摄象机和许多记者,他们透过玻璃,会详细记录白路做菜时的样子。

    而在大厨房里面,左右两端都有摄象机,这是从不同角度进行记录。

    不要觉得夸张,这许多摄象机,除有两台是白路一方的,其余全是各电视台的。好象体育赛事一样,各个电视台的人要卡机位,也都是提前安排好的。

    白路在往外走的时候,先进入房间更衣,换掉西装,换上一身洁白。而等他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门口等着一位不太高、穿厨师服的小老头,冲白路微一点头,跟在白路身后走进玻璃厨房。他是单英雄,是整个宴会唯一的帮工。

    俩人一前一后进入厨房,单英雄站在稍远一点的地方,前面分成几个料理区,白路站在第一个料理区,身前是一排炉灶,一共七个,比在日本时少上太多。

    从白路出门时开始,餐厅两个大屏幕上就全是他,宾客们不须转身,只要抬眼就能看到屏幕上的内容。

    而在这时候,黑标妹子上场。

    吃西餐要摆上一堆餐具,从起源来说,是老外们显示身份的一种标志。比如早先的贵族们穿衣服,一定要里面一件,外面一件,外面再一件,一件件加上,此外还要有领结、袖扣、领巾等物的装饰,其实折腾来折腾去,就为表明一件事情,我有钱,我有闲心,我不为工作忙,我有的是时间慢慢穿衣服,有的是时间追求礼仪程序。

    吃饭也是,要有开胃菜,要有副菜,要有汤、要有主菜……要一盘吃完换下一盘,一直有服务员跟着殷勤服务。

    白路来到老外的地盘摆席,也是因为桌子不够大,不可能放下一大堆盘盘碗碗,何况也不好看,便是做了更改,这次晚宴的上菜流程按照西餐来。

    同时也把复杂的西餐餐具精简掉,每人身前是一副刀叉再加一个勺,一方餐巾,一个浅绿色细纹碟,其余就没了。

    现在是黑标妹子先上场,一百零八个黑标妹子分成许多个小组,每组三个人,两个小组两两相对同时服务同一张长桌的客人,要做到动作一样,步调一样,速度一样,尽量追求到机器那般的准确度。

    第一件事是上餐前酒。

    最前面一个妹子先把客人的小人像往桌子中间推,空出客人身前位置,然后回身拿过一个浅绿色细纹的瓷杯,轻轻放下才离开,去下一位客人那里重复这项工作。

    在她之后,是另一位妹子上前倒酒,与用红酒杯不同,每杯倒至七分满,然后离开。

    酒液是淡红色,在灯光映照下别有种光彩,又是装在浅绿纹的瓷杯中,红、绿、白,三色对比,竟是很融洽。

    在这俩妹子身后,由第三个妹子推着餐车慢慢跟往,就好象是飞机上空姐那样的小车。

    在上餐前酒的同时,有客人未到,空着位置,便会收起那位客人的人像和餐具。

    与此同时,大屏幕里的白路在制作第一道菜,开胃菜。

    一般情况,老外的开胃菜、主菜多是荤食,比如海鲜啊肉啊蜗牛啥的,多是拼盘,反正一上来就很好看很好吃。

    白路的开胃菜也是做拼盘,不过是全素拼盘,既然是介绍中餐,就不能按老外的那些食物上。

    同样是取自绿意,拼盘由四个浅绿纹的小方碟摆在一起,第一个小碟里装的是几条煎嫩豆角。

    豆角是非常普通的食物,比如土豆炖豆角,很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