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五百六十六章 时间和用心

作品:《怪厨

    白路出身于沙漠,对待食物有一定的偏向性,比如很少做海鲜,什么象扒蚌,大龙虾,那是根本没过过手。↗

    不要说西餐,即便是吃中餐,点菜时也要有搭配性,比如有了肉,就该有个海鲜,蚝和鱼什么的都可以。

    白路选择的主菜没有这些,肉是肯定有,走的荤素搭配路线,至于海鲜,只有那一道鱼汤。

    看看时间,走去厨房一头,那地方是一排烤炉。烤炉有两种,一种是电烤炉,很大,好象烤鸭那种可以挂着烤。另一种是烤肉店那种炭火炉。

    白路过去稍微看过一遍,门口处的单英雄问话:“主菜?”

    白路点点头,单英雄转身离开厨房,没一会儿带着几个人推几辆推车过来,每个推车上摆着四个白塑料箱,单英雄一个一个搬进厨房。

    白路走过来帮手,没一会儿靠近门口的长台上就摆满箱子。

    掀开其中一个箱子的盖,里面是半截牛腿。虽是半截,却很大,一个大箱子里只能装一个。就是说这些箱子里都是牛腿。

    箱子里有酱汁,白路大略看上两眼。回身拿副手套带上,抄起酱汁重往肉上涂抹几遍,再拎起看看,拿去到烤炉那里。

    每个牛腿都是留下肉最多的部分,厨房里面一共有五个大烤炉,每个炉子里放四个牛腿,一共是二十只牛腿。

    做完这件事,又去准备另一道菜。而这个时候的大厅里,珍妮弗在公布答案。

    副菜四道,大多人猜出一道,少部分人能猜出三道菜,却是没有一个人能够猜全。

    第一道好象粉条一样的食物是猪皮。经过特殊处理,去掉油脂后切成纸一样薄,在阴处风干。

    第二道一片片薄片是海螺片,为了让食物好看,一个海螺也就能切那么几片。

    海螺这东西在国内还算贵一点,老美这面很少吃。一般是出口亚洲。有好几个产地,海螺品种也是各不相同。

    第三道细丝是鸡丝,副菜四道菜,这道菜最累人,白路那是一点点挑成细丝,然后再修成同样长短。

    第四道是牛蹄筋,煮熟以后,把味道煮进去,也是煮的很软。配上刀法改变原来形状。

    这是四道荤菜,和头盘四道菜一样,白路没有加以酱料,都是在烹饪的过程中把味道送进食物里面。

    宾客们听着珍妮弗揭露答案,再看看盘中食物,忽然有人鼓掌,连带着很多人鼓掌。

    对于很多老外来说,参加这种性质的宴会。真是不为食物有多好吃。比如说总有时尚聚会,很多人买票也要参加进去。有关于这一点。不光是中国有毯星,老外同样不少,为了进入某一个高档场合,买高价门票也是应该的。

    在以往的时尚宴会中,重点不是吃什么,是参与到这个活动里。这一类聚会通常有明星献艺。

    有人表演。自然就有掌声。

    可白路这里没有表演,却一样赢来掌声。

    掌声很快停歇,配着那一小坛酒,每个人都在用心享受美味。

    在原本做计划时,珍妮弗曾建议做一些演出。缓冲下无聊的用餐时间。比如婚宴吃饭时,常有歌手唱歌,作用是调节气氛。

    白路没同意,说这次和上次在日本时不同,过程也要改变。于是就改变吧。

    可再改变,吃饭时的大厅,当你实在不舍得很快吃完食物的时候,总会有很多时间间隔,让你不知道做什么好。

    这段时间怎么安排?

    白路的安排是黑标妹子们跳舞,但是没有舞台,一百零八个妹子,选出九十个,分为六队,好象在火车上跳舞的列车员一样,黑标妹子在两排长桌之间跳舞。

    当珍妮弗用猜食物的方法消耗掉二十分钟后,黑标妹子们上场,也没换衣服,就是很好看的旗袍,衬着许多妹子慢慢走回餐厅,走到每一条过道中。

    每条过道中从头到尾分开站列十五个人,突然间音乐声响起,她们便开始翩翩起舞。

    很简单的舞蹈动作,很小的场地,每个人只在身前身后挪动脚步。可人好看食物好吃酒好喝,再配上柔软轻巧的舞蹈动作,这舞蹈便是很成功。

    而这场舞蹈表演将是整个晚宴唯一的节目表演。

    一场舞跳不过六分钟,很快结束,妹子们鞠躬出门。

    接下来,该上主菜了。

    宾客们似乎也知道即将撤盘,开始打扫掉剩下的食物,尽管很舍不得吃完,可更舍不得没吃就被端下去。

    这个过程是十分钟,这十分钟,大屏幕重新出现白路的身影。

    很快,大厅一头的大门再次打开,餐车重又进入。

    在方才的十分钟里面,可以看到屏幕上的白路在蒸着什么东西,也可以看到他在看烤炉,更可以看到他摆在他面前的许多沙锅。

    沙锅很大,能装很多食物,炖着非常普通的家常菜,酸菜粉丝白肉。

    换任一个正常人做宴会,都不会弄出这样一道菜,给人的感觉会是实在太儿戏。

    可白大先生儿戏惯了,从头盘四道素菜开始就在儿戏,主菜为什么不能是酸菜炖肉?

    不过,现在送入大厅的并不是这几道菜,是一杯清茶。替换掉副菜的四个小碟,换上一杯清茶,当是清口也好,解渴也罢,停歇一下享受美食的过程。

    在服务员上茶的时候,不像前几次那样,珍妮弗会说些什么。这次没有,大屏幕上忽然变了内容,从白路做菜跳到另一个视频。

    前一个视频是六分钟的菜品介绍,在那个视频结尾的时候说:中餐,远不止如此。

    现在是接着那个视频,做另一种介绍。

    视频开始,是英文的中餐是什么?下面的字幕回答:中餐是……

    这个字幕对话略停一会儿,下一刻出现人物镜头,先是家百年老店,和上一个视频一样,这个视频里依旧是食物为主,不同的是多了人物镜头,也多了英文配音,很简单几个单词:北城,爆肚,百年老店,传承四代。

    下一个镜头变换,出现在大家眼前的是一家店面和许多葱油饼,配音介绍是:申城,葱油饼,三十年。

    镜头接着变换,广城,牛乳片,三十年。

    再有,云城,煎豆干,三十年……

    从内容来看,是上一个视频的延续,出现了许多前一个视频没有介绍的食物。很多是街边小店,很多是地方小吃,但是每一种食物的提供者,最少的服务年限都是三十年。

    就是说有一个人,依靠这一门手艺,很认真的做了三十年以上的食物。

    每一个食物都是简单的英文单词,配上简单的食物,再有烹饪者灿烂笑容的镜头,别有一种震撼力。

    有这样的食物,有这些活生生的人,让这个视频马上活了,很真实的告诉大家,这一切都是真实存在。

    明明很简单的东西,无论食物还是制作工艺,又或是那一张张笑脸,拍起来都很简单。可不简单的是有很多很多人,不简单的是每一个人都从事了很长很长时间。

    因为有了人物,也有了配音,这个视频比上一个要生动,也是更吸引人。可惜没有详细介绍,都是很简单也是很直白的说出这些人和食物,仅此而已。

    可正因为这样,会让你好奇,视频里是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食物,有着什么样的故事。

    视频很精彩,一组组食物变过,一张张笑脸跳过,没有年轻人,没有好看的面容,有的是苍老、是磨难、是生活……是那一份真实。

    这是一份给外国人看的中餐宣传片,按照以往经验,应该都是宣传精美食物,什么大会堂啊国宾馆啊,各种出奇好看的食物,反正就是要好看的吓到人。

    白路永远不会这么做,第一组视频就很怪,只有菜肴;第二组视频更怪,变成生活的介绍。在他的世界里,精美宣传永远排在后面,真实才是第一。

    视频中那些人基本只制作一种食物,许多年许多年坚持下来,还是只做那一种食物,不会开分店,不会欺骗顾客,永远干净认真的制作食物。

    这个视频大概三分多钟,即便每五秒一组镜头,三分钟便是三十六种以上的食物,是三十六个以上的长期专心做一种食物的烹饪者。

    这样的人很难找,很难很难,视频里很多人都是白发苍苍,依旧在工作。

    当这三分多钟的镜头过去后,屏幕上出现文字:中餐还是……

    同样的省略号,接下来是一样惊人的内容。

    照例是食物、制作者的笑脸,不同的是配音介绍的文字变多。

    北方,房间里许多排酱缸,介绍是:辣椒、各种豆粉,发酵一年,需要经常翻搅,做辣酱。

    南方,一个广场的酱缸,介绍是,我做了三十年的酱油,其实只做了三十次。

    ……

    需要时间才能制作出来的食物,不只有酱,下面接着出现火腿、腊肉、耗干……有的要风干,有的要窖藏,那许许多多种食物,没经修饰的就那样直白出现在屏幕上……

    都是介绍各种食物,第一个视频和第二个视频完全是两个感觉。第一个视频只是有好多好多菜品。第二个视频却是震撼,告诉大家,世界上并不是只有一个日本的寿司之王,大中国同样很多很多用心做食物的烹饪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