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零三章 猛地咬一口

作品:《怪厨

    回客厅又看会电视,十点半的时候穿衣服出门。

    总是有很多事情要做,比如停在别墅门口的两辆大货车。

    好在别墅那一块是住宅区,否则就这么扔过去两辆大车,早被拖走了。

    打车过去,下车后往里走不多远就能看到两辆大车,不由苦笑一下:王某墩到底在东北弄了多少东西回来?

    围大车走上一圈,没有异常状态,开门进入别墅。

    别墅院门正对着的那个大土堆没了,换成个小土堆,到处还有些散土,说明王某墩这活干的不利索,分明就是偷懒加糊弄。

    去车库那里找到汽车钥匙,想了想走进别墅,打开所有灯,楼上楼下一通绕,同样没发现异常状况,关灯出门。

    别墅区的主街道有视频监控,白路这里还好,正好在死角,监控拍不到,但是车来车往都有清晰记录。好在以前常在这里酿酒,货车来往也是常事,不足为怪。

    看眼挂着锁头的货厢,直接上车开走。

    汽车一路南下,开去标准大厦。

    标准大厦有专用停车场,足足八层楼,现在只使用一楼二楼,另外六层空着。原因是没有那么多住户。

    写字楼倒是有租出去一些单位,不过加一起也没有多少辆车,用不上半层就能装满。主要停着车队部分小车以及标准酒店部分车辆。

    标准车队的大部分车辆停在南郊酒厂那里的停车场。

    整个标准小区有一面是军队家属楼,很多家庭有私家车。问题是停车场的车位概不出售,只交纳租金使用,计算下来是笔不小花费,很多人就把车停在军队里面,或是在临近街道找免费停车位。

    白路的大货车当然不能停在这里,做为这片建筑的主人,他在这里有几个专用地方,比如地下仓库什么的。

    当初为了把停车场改成八层楼,扬铃和孙望北、再有打算拿鲁班奖的建筑商董明亮一个。三个人跑了好多次规划局、城建局,费好大劲才修改了图纸。就是说地面上的八层楼是合法建筑。

    按照规定,所有建筑都应该合法才对。像这类大厦,必须按照图纸建设。一切为了安全。但是在图纸上看不到的地方,白路有几个私人空间。

    比如顶楼,他从没去住过的那个大家,在家的一旁有个暗间,这个倒无所谓。可以说是装修特意格出来的一块空间。内里布置简单,但是留了很多空间,未来不论想要怎么使用,都可以轻松改建,比如做画室、收藏室、或是秘密空间什么的。

    类似房屋在地下室也有一处,很大一块,这地方基本就是按照银行金库的方式进行建筑,外墙加厚,内墙是厚钢铁,大门更厚实。

    在折腾这块地方的时候。白路的建议是算了,柳文青不同意,说这么多企业这么多流水,总要有个临时存钱的地方。

    地下室不光有这一个存放间,这个地方直通电梯,上下方便,但是不够隐秘。在大厦正下方,从停车场大门往里进,有条向下的道路,那地方永远有两根凸出地面的钢铁柱封路。

    白路开车就是来到这里。在钢铁柱前面停车,下车回去坐电梯,先上楼一趟。

    在四楼走廊尽头有个办公室,大门一直锁着。那地方是白路的私人办公室。锁是密码锁,扬铃等人知道密码,不过平时很少过来。

    白路开锁进入,办公室分为里外三间,有咖啡间、厕所、休息室,这是有钱的好处。可以随便折腾办公室。现在屋里面只有办公桌和一台饮水机,其它一切都无。因为白路从来不过来,也是因为在扬铃办公室对面还有间白路的办公室。

    走进办公室,办公桌下面有个保险柜,不过是空的。桌子上也是空的,白路拉开抽屉,里面是几把钥匙,拿着出门,原路返回。

    回到钢铁柱这里,旁边有道暗门,很不起眼,好象是配电室一样。

    拿钥匙去开门,里面又是个办公室,有电子监控系统。白路去控制台上按个开关,挡在路中间的钢铁柱慢慢沉下去。

    白路出来开车往下走。

    走不多远往右拐,又是一个停车场,此时里面停着辆中型面包车,还有辆全黑的流线性小面包车。这是那辆久未开的、基本属于停用状态的喜羊羊。

    从目前这个情况来看,这里是白路的私人停车场。不过也是运动场。停车场不小,外面一圈画着跑道,在一侧墙壁前摆着沙袋、哑铃等健身器材。

    大货车慢慢开进来,开到墙壁另一侧停下,下车后,前面又是一道小门,换把钥匙开门,、是间很大很宽敞很舒服的大屋子,这里面的设施比四楼办公室齐全一点,不过也是多点有限,无非沙发、书柜、保险柜什么的。

    从白路进大厦走过的路到现在这一个屋子,图纸上都有纪录,说明都是合法的。不合法的在这屋子里面。

    墙壁是白色,上下左右框出来同样大小的一块区域包着边,好象是起着装饰作用。

    白路走到右手边的墙壁前面站住,深呼吸一次,双手按住墙壁往里推,然后墙壁就被推了进去。

    这面墙壁大概有个十米长,差不多隔着三米距离圈出个框,白路推开的这个框带着墙壁一直往后滑,露出内里空间。

    内里是空的,也不太大,四周围和当中部分地方摆着货架,不过都是空的,什么都没有。墙壁滑动的地方是过道。这里是图纸上没有的秘密藏东西的地方。

    不过真要说起来,那是一点儿都不秘密,又是手动控制,比如开锁比如推墙壁,没有一点儿新奇。

    不过这就够了,难道还要再弄个金库出来才行?就算所有人都同意,可是往里装什么?

    像这个地方,完全是防君子不防小人,只要会开锁就能进来这里。好象是白路这样的家伙,来到这地方唯一的麻烦是要把车开进来。

    打开房间暗门。再回去打开汽车的货厢门……郁闷个天的,还真不少!

    王某墩太能拿了,抱着贼不走空的念头疯狂席卷,书画古玩。金银首饰、手表珠串,那是全部拿来。有的东西用箱子包装,搬进来就可以。有的用塑料袋拎着……好吧,塑料袋里面的东西一定不值钱。

    白路变成工蚁,很快搬空这辆货车。此时再看暗室。墙壁周围的货架、房屋当中的巨大案桌都是堆满许多东西。

    没时间整理,白路关门出去,开大车回去别墅,换另一辆车回来重复方才的工作。一来一回,又有搬东西的时间,时间轻易挥霍掉,转眼凌晨四点半,当白路从地下一层走出来,甚是感慨:一个人干活太累了。

    暗室并不算大,两大货车的物品轻易将它填满。白路连一点整理、甚至查看的心思都没有。把大货车倒出在钢铁柱外面,再下去关门,挨个房间门关上。浮起钢铁拦柱,锁上那个房间的门,最后去楼上存放钥匙。

    他在标准大厦有太多房间,来回走动,很有点迷宫的感觉。

    放好钥匙下楼回家,辛苦一晚上,那是沾枕头就着,可惜没多久被丁丁叫醒。那丫头躺在白路身边挤他,用手掐脖子、上脚踹……

    白大先生无奈醒转过来:“侠女,又干嘛?”

    “做饭做饭。”丁丁坐起来说道。

    白路看看房间门:“我没锁门么?”

    丁丁说:“神经啊,在自己家锁什么门?”

    白路摇头道:“以后必须得锁门。否则容易失身。”

    “我失你个脑袋,起来做饭。”

    白路迷瞪着眼睛看她一会儿,很快闭上,轻声咕哝道:“再睡十小时。”

    “什么?”丁丁没听清。

    “再睡十小时。”白路说道。

    “别逼我动粗。”丁丁又去掐白路脖子。

    白路闭气,随便她掐。

    他敢闭气,丁丁可不敢下狠手。掐了十几秒松手,可白路已经闭住呼吸,身体一动不动。

    丁丁推白路一把:“起来。”白路不动。丁丁再推一把,白路还是不动。丁丁琢磨琢磨,拿手去试鼻息。

    白路闭气,她当然什么都试不到。当时吓一跳,赶忙再试,依旧没有鼻息。丁丁就害怕了,使劲推白路:“起来起来。”乱推几下,又去试鼻息。

    白路就是不呼吸,丁丁面色有点发白,瞪大了眼睛看白路一张脸:“别吓我啊,不带这样的,故意的是吧?”

    不管她怎么说,白路都是不动不呼吸。丁丁右手手指一直在白鼻子下面,眨眼过去一分多钟,那家伙还是不呼吸?

    丁丁忽然想起急救法,就是双手按胸使劲压,刚按两下,隐隐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她在想事情的时候,双手压在白路左胸上,她的双手不动,白路的心却在跳动,很快感觉到。丁丁又想了想,终于反应过来,这混蛋骗我!

    丁丁是个好演员,发觉到问题所在,却是不动声色,双手恢复下压动作,摆出付悲伤表情:“不要吓我啊,你不能有事,你有事我可怎么办啊?我是和你开玩笑,你千万不能有事啊……”

    一阵罗嗦中,白路还是忍着不呼吸。丁丁眼中闪过一丝狡黠,语气却是紧张着说:“快醒过来啊……对了,人工呼吸,人工呼吸。”说着话俯下身体,嘴唇慢慢贴过去。

    两人越贴越近,眼看嘴唇就要接触到一起,丁丁忽然张开口猛地一咬,白路啊的大叫一声,睁眼后退:“你疯了?”xh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