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零五章 选一个本子

作品:《怪厨

    “去。”丁丁关电脑,回房间换衣服。

    白路找件军大衣穿上,等丁丁打扮好出来,看见他的第一句话就是:“换衣服。”

    “暖和。”

    “暖和也不行,换衣服。”丁丁穿了身粉色雪地装,好看还暖和。

    白路只好回房穿件大衣出来,去玄关拿车钥匙,俩人下楼。

    还是那辆改装后的老款红旗,开车南下。先东行上四环路,沿四环路从南四环下去。刚出四环,老天下雪了。

    丁丁大喊一:声:“雪,下雪了。”

    雪不大,很碎,也不多,只天色阴沉,有种阴云密布的压迫感。

    白路抬眼扫了下天空:“这是第几场?”

    “第几场?这是今年第一场雪。”丁丁说:“看样子不大。”

    白路刚想说话,扬铃打来电话:“你回来了?”

    “恩。”

    “回来就来公司。”

    “干嘛?”

    “干活!赶紧回来。”

    “明天吧,今天去老虎园子。”

    扬铃沉默一会儿:“明天上午十点必须到公司,我会叫李森、张美辰他们一起来,还有,后天首映千万别忘了。”

    白路说:“我这一天光参加首映式了……”话没说完,扬铃已经挂断电话。白路很郁闷:“疯婆子越来越不尊重老板。”

    俩小时后到达老虎基地,李大庆没在,他带的学生也大多没在,倒是新来了十几名员工。听说老板驾到,有几个人跑过来跟老板打招呼。

    白路还没怎么说话,大老虎来了,一群大家伙快速跑来,吓得那几个学生赶紧让开位置,于是,白路又一次被大老虎包围。

    他和老虎的关系是真亲啊,自从这帮家伙变大。不论白路拳打脚踢,老虎们最多闪开,绝不还手,避免误伤。

    当然。久别重逢是例外。正如现在,老虎们扑过来,轻易拍倒白路然后拱来坐去,把白路压的嗷嗷直叫,让躲在远处看热闹的新员工一劲儿嘀咕:“不能把白路吃了吧?”

    刘晨说不能。

    如今的她是老虎基地大管家。李森有事情也会找她商量。

    白路陪老虎们玩了一个多小时,老虎们才肯散开。他再去伺候大狗熊和大斗犬。狗熊好一些,住在室内,气候温暖。斗犬的窝是通畅型的,现在虽然加封帐篷,毕竟没有屋子里暖和。

    可这帮家伙太凶,除白路外,谁都不敢和它们一起呆着,它们就只能在狗舍凑合活着。

    四面封闭好的狗舍稍微回些暖,屋里面吊着几盏大灯。白路还没进门。听到脚步声的大狗就齐刷刷站到各自狗舍门口,等白路进门后,有的斗犬去撞门,真有些看到主人的激动样子。

    白路是傻大胆,不去管有多久没和它们相处过,关好身后大门就放出全部斗犬,然后很辛苦的一个狗舍一个狗舍收拾卫生。

    没有办法,除了他,没有别人能接近大狗。

    大狗们很给面子,不咬不叫的。都是站很近的陪着。白路也不管地上是不是干净,一屁股坐下,抱抱这个拍拍那个,叹气道:“委屈你们了。”

    玩上一会儿。让刘晨把老虎弄回屋,又关掉院子两头的门,把斗狗放出去,想着让它们跑上一天,自己继续收拾卫生。

    大狗们很仗义,没有出去玩。陪白路干活。单就这点来说,比老虎们好多了,那帮家伙向来是好吃懒做好逸恶劳的典型代表。

    等收拾好卫生,白路又去厨房忙碌。许久未见,给动物们弄点好吃的。

    大狗紧紧跟随,做最忠心的保镖。

    为了解决动物们的伙食问题,食堂后面专门修个冷库,装满食物。不过也是可惜了,虽然有很多肉,也不是养不起,可白路要求不给太多肉吃,所以基本上都往素里养。

    白大先生难得回来一次,今天当然不用再吃素席。

    整整一天,一直到很晚,白路都在陪动物们,不是做饭就是收拾监舍,再是陪着玩耍。没办法,实在是太多动物需要照顾。白路把他们当人对待,可不敢轻易冷落哪一个。

    丁丁跟刘晨在一起抓只小黑熊……其实也不小,跟大狗差不多体型,只有些憨。不是有刘晨陪着,丁丁根本不敢上前。

    只是,在看到白路的第一眼,刘晨就忍不住问道:“嘴巴怎么了?”

    白路说不知道。

    刘晨说怎么可能,甚至凑近了仔细看……

    幸好李森和剧组没在,剧组解散,李森一直呆在标准大厦的剪辑间,吃住不动地方,盯着剪片子,才让白路嘴巴上的伤又少了观众。

    在晚上十点钟的时候,丽芙又打来电话,还是说股票事情:“是不是有人接手?那六支股票有三支还是红,其余三支也没有跌太多。”

    白路听得哈哈一笑:“曾国运悲剧了。”

    “曾国运是谁?”丽芙问道。

    “让你帮忙解套的三支股票是他老婆买的,他第一天涨停就解套,然后昨天又涨停,今天也算利好,估计要被老婆骂了。”

    丽芙听明白是怎么回事,笑道:“这也就是你们的股票。”言下之意,在美国,她可不敢这么随意操弄股价。

    白路说:“谢谢你。”

    丽芙又说肩膀痛,赶紧来按摩。

    按摩肯定是没有,不过能说会儿话也挺快乐。丽芙说:“咱这算是异地恋吧?”

    白路正色道:“你确实不能再学汉语,说的单词我都不懂。”

    丽芙就笑:“回国是不是特别高兴?身边全是大美女小美女。”

    白路说:“请说英语。”

    俩人聊上十来分钟,丽芙挂断电话,在美国那面是白天,她要上班。

    白路则是想了会儿股票的事情,今天是礼拜五,明天后天停市,被炒起来的六只股票综合着看,还是属于利好状态。可丽芙已经抛了,交易数据可以查到。当拿着股票的大庄家也撤退的时候,不知道会有多少散户倒霉。

    不过还是那句话。你不贪就没事,在股票上赔钱得认。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做饭,然后跟园子里的每一个大家伙小家伙告别,主要是斗狗。全部关进狗舍,检查没问题,白路才带丁丁离开。

    上午十点要开会,七点半就得出发。

    等汽车停进标准大厦的停车场,特意去小黑那里看看。随便聊几句,小黑也是十分好奇的询问嘴巴上下怎么了?被什么动物咬的。

    白路当然不会回答,稍稍说几句话应付过去。小黑又跟他说了两件事,第一件事是两辆大货车已经开走,第二件事时要不要接改装车的活儿。

    白路有些好奇:“你不是一直在改车么?”

    小黑多解释一下,大冬天的很多人没事儿做,又兴起赛车风,这一次是有人找到他,按照更快更强更能赢的标准来改车。

    如果只是玩玩,改装车多了。即便撞车也跟汽修厂无关。可这次不同,有人组织私下赛车,一个是涉及赌博,一个是肯定开快车,还一个是群体事件,影响不好,意味着肯定会出事。

    这种事故跟普通撞车不是一回事,这是有组织的利用赛车赌博,不光是涉及到赌资的问题,还影响公共安全。反正都是罪名。只要出事肯定连根拔起,汽修厂没有改车的权力,出事肯定被抓。

    小黑说这件事,不是让白路拿主意、要不要做这笔生意。

    哪怕只是一辆车也会多赚上五成。他考虑的是影响。

    小黑现在是标准集团员工,中层管理干部。做事情会为公司考虑。之所以提起这件事情,是想让白路去说和一下,拒绝那个人。

    要求改车的是洪旗那些人,自从认识白路、跟小黑喝过酒以后,那一圈人很照顾小黑的生意。现在找上门。小黑还真没办法拒绝。不得已跟白路说一声。

    白路也是很久没见到洪旗,问道:“他现在在干嘛?”

    “不清楚,反正又买了辆车。”小黑说:“你知道洪旗那个人……”

    白路点点头。

    他认识洪旗是通过李强,当时帮李强撑场子。洪旗是那一圈玩车青年的老大,挺凶悍的,加上有钱、大方,口碑不错,也能担事。

    只是因为白路更拽,身边又是高远、何山青这一堆典型的官二代,洪旗才没有在他们面前嚣张。

    洪旗一直带着人照顾小黑生意,那时候小黑的店涨房租,把小黑逼到四环外开店,生意一落千丈,洪旗都不嫌远,偶尔还是会去照顾生意。

    对上这样一个很照顾很帮助你的朋友,小黑确实难以拒绝对方要求。

    说过这些话,小黑带白路进办公室看发动机,说是洪旗从国外买的,他先是买辆跑车,很酷很快;可依旧有些不满意,就又买了发动机,让小黑帮忙再改一辆车。

    看过发动机,白路说知道了,看看时间,上楼去找扬铃。

    丁丁早就上楼,跟郑燕子聊天。

    白路先去扬铃办公室,扬铃的第一反应跟小黑一样,问白路怎么了,为什么嘴巴有伤。

    白路没有回答,就说想要演戏。郑燕子甩过来一个文件袋:“剧本,选一个。”吃好饭,带着大家去会议室。

    白路掂了下:“这么厚,几个?”

    “三个本子,都是军旅题材,选一个。”说话间,俩人进到会议室。

    他俩才一进门,马上就看到小白轻跑过来,朝白路点头,又用头轻拱一下,才又回到郑燕子脚下卧着。xh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