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25】 义庄

作品:《阴阳鬼记

    只见大啰嗦拿着长剑,高高跳起,不过也才比僵尸高出一点,一剑砍到了僵尸的脑袋上,只听“磅”的一声大响,好像这一剑不是砍在了头上,而是砍到了铁板上一样,直接把林清漪给弹了回来。更新小說最快的網站,請搜索關鍵詞:

    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我手上拿着的桃木剑,大啰嗦那可是货真价实的铁玩意啊,砍在僵尸头上它都一点事没有,如果换成我这个,恐怕还不够这个老僵尸看得。

    僵尸被林清漪这一下激怒,张着大嘴冲着我们俩个扑了过来,林清漪显然也怒了,咬破食指,把血抹在剑身,冲着老僵尸大喊了一声又冲了上去。

    我看着他喊了一句,“我说大啰嗦,你跟这家伙置什么气。”不过我手里面也没闲着,从书包里面又取了两张阳符,结了剑指,嘴里默念,“急急如律令。”阳符腾的一下燃烧了起来,用桃木剑一挑,虽然害怕,但我也冲着僵尸杀了过去。

    这个老僵尸力大无穷,两条胳膊一甩我们俩个根本就进不了它的身,还好这些日子我的身手也有长进,不然早都被僵尸给抓到了。

    林清漪突然在后面发难,一刀砍在了老僵尸的后背,抹上鲜血的长剑明显的威力增加,能给老僵尸一些伤害,看准这个机会,我手提桃木剑,用力把正在燃烧的阳符贴在了老僵尸的胸口,顿时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但是老僵尸只是往后面退了几步,便又冲着我们两个冲了上来。

    林清漪抽空对我喊道,“沈兄弟,你先坚持一下,我进屋里面拿点东西,这样不是办法,咱们俩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还没等我同意,这货直接一个前翻,跳出圈外,跑进了屋子里面,速度那是一个快,我心里早都把他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奈何老僵尸逼得紧迫,不然我早都叫出声了。

    我往后跳了一步,咬破舌尖,冲着桃木剑的剑身吐了一口,挥剑打在老僵尸伸出来的手臂上,可是它却一点感觉都没有,直接把我轮飞了出去。

    在地上滚了一圈,我半蹲着,揉了一下右臂,脱臼了,还好没有被老僵尸的指甲伤到,不然我也许也会变成僵尸,老僵尸不依不饶,冲着我这边就跳了过来,步伐之大让我惊讶,双腿不弯曲一跳居然能有五米多远,一下就到了我的跟前,就在这时候林清漪跑了出来。

    只见他手里拿着一个口袋,里面装的不知道是什么米,他从里面抓了一把冲着老僵尸就扔了过来,米粒砸在僵尸身上噼啪作响,把僵尸逼得练练后退。

    “卧槽,林兄这一招威武啊,打不过就请一顿,还给僵尸吃大米。”

    林清漪奔着我这边移动了过来,“这不是大米,是糯米,能驱阴气的,原来电视上演的是真的。”

    那老僵尸站在林清漪的攻击范围之外看了我们一会,就跳走了,它走之后我们俩个同时松了口气,林清漪把我的胳膊给我接上,他看着僵尸离去的地方,“沈兄弟,我感觉这个僵尸快成精了。”

    我揉着胳膊说道,“我也看出来了,它居然知道站在你的攻击范围之外看着咱们。”

    林清漪点点头,“这是个大祸害,必须得尽早除掉他,不行,我要回去研究一下我的阵法。”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被一阵叫喊声吵醒,我晃了晃脑袋,胳膊处还传来阵痛,来到院子里林清漪正在洗脸,他的黑眼圈都出来了,显然昨晚一宿没睡,“外面吵什么。”

    林清漪摇摇头,说道,“走,出去看看。”

    我们俩个来到街上,很多人都在往村西头跑,我拉住一个村民,“喂,老哥,你们这是干啥去啊。"

    这个村民看了林清漪一眼,“林大师,你快去看看撒,听说村西头的刘二蛋和他滴老母死在家里咯。"

    “什么。”听到这个消息我们俩个都吃了一惊,赶紧跑到刘二蛋家,院子里和大门口都挤满了看热闹的人,我们俩个挤进院子里,正好村子的村长捂着嘴从里面出来,看见林清漪好像看见了救星一般,“林大师,您赶紧进去看看吧,太,太惨了。”

    还没进门我就感觉屋里传来一股血腥的味道,进到屋里眼前的一幕差一点让我吐出来,刘二蛋大字型躺在地上,身底下一滩黑红色的干涸血液,眼睛圆睁,脖子处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咬烂了一样,气管都漏在外面。

    刘二蛋的老母躺在床上,老人好像被吸干了一样,浑身干瘪,眼珠仁掉下来一颗,滚落在枕头边上。

    我忽然想起昨天晚上看见的那个僵尸,嘴角的獠牙上面还挂着肉一样的东西,现在我知道出自哪里了,想到这实在受不了了蹲在地上哇哇的吐了起来。

    林清漪皱着眉头,“看来昨晚上咱们碰见那个老僵尸的时候他们娘两就已经遇害了。”

    吐了一会感觉好受了一些,看着娘俩的惨状心里一阵难受,虽然刚认识一天,可是昨天还活生生的两条生命,今天就变成了两俱冰凉的惨尸,这种感觉很不好受。

    村长这时候又捂着嘴走了进来,看着林清漪问道,“林大师,这,这娘俩是怎么死的。”

    “是被僵尸咬死的。”

    “僵,僵尸?”村长眼神里面满是恐惧,“真,真的有僵尸?”

    别看林清漪岁数不大,但是在村里的威信还不低,他吩咐村长说道,“麻烦您让人把这两具尸体抬到东头的义庄,现在里面存放一晚,另外这些日子大家晚上尽量不要出门,僵尸在白天是不敢出来的。”

    村长连忙称是,一个劲的求我们俩个一定要把僵尸抓到,还给这惨死的娘俩一个公道,我们俩个刚一来到院子里就被这些村民围住,七嘴八舌的问这问那,还有人崇尚科学,想要报警,不过被村长给制止了,这当然是我的意思,如果警察来了,不但帮不上忙,没准还会造成更大的伤亡。

    我们俩个回到家里我问大啰嗦,为啥要把尸体放在义庄,直接埋了多好,大啰嗦给我的回答是这娘俩是被僵尸咬死的闹不好也会尸变,但是就这么把他们娘俩烧了又不忍心,再有义庄就属于纪念堂一样,里面阴气很重,晚上的时候老僵尸也许会去那里,我们就在那守着,到时候多准备些糯米,然后在摆个阵法,争取干掉老僵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