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52章 九阶魔兽

作品:《鸿蒙掠美途

    当风十三郎刚回到豪华饭桌旁坐下时,正好一百零八道满汉全席刚刚上桌完毕,于是独孤金龙和风十三郎两人也不交代一声便对饭桌上的各se山珍海味开始狼吞虎咽般的掠夺进食。

    而龚灵媛三位绝se美人和独孤金龙却是有条不紊地也开始对饭菜下手。

    这也难怪他们都会这样,他们可都是将近十五个小时没有进食了,这对于这些从没饿着过的帝王和富家子弟来说可真是有史以来的头一回;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便是在疯狂消灭食物的风十三郎了。

    半个小时后,一桌丰盛的饭菜便是被风卷残云般席卷的干干净净,尤其是风十三郎和独孤金龙两人竟然在比赛谁吃的多;这一桌的饭菜中有五分之四的都是被他两人一起解决掉的。

    吃完饭后,时间已经将近十二点了,他们也算是把昨天的晚饭,今天的早饭和午饭这三餐的食物一起解决了。

    “独孤院长,独孤陛下,我下午的比赛应该是在三点钟开始,我真诚地希望您两位能到场莅临观看;虽然我知道您两人皆是守着小子一晚上没睡觉,现在也应该犯困了,但我还是非常地期望着您们的到来!这场比赛对我,对我们风家都很重要。”

    在擦干净嘴角的油ni后,风十三郎旋即对着坐在首位的独孤金龙说道,脸上一脸的期盼之se。

    “恩,我到是没问题。我昨夜修炼了一晚上的魔法,到不至于太困倦。”一旁坐在第二位置上的独孤金刚却是抢先回道。

    “我也没问题,我可以在魔兽撵轿上小憩一会;正好我好久没见到我家的昭君丫头了,再说你的比赛我怎么可能不去看,我不是以一个帝王的sheng份去的,而是以你的朋友sheng份去的,咱爷俩难道不算忘年之交了吗?”

    独孤金龙也不甘示弱地回答道,瞧其脸上的神se,显然他是非常想去龙腾魔武学院瞧上一瞧,丝毫没有不情愿之se。

    “陛下要不您宣布比赛在皇宫举行怎么样?”原本一直在默默地观察着的风水玲珑突然娇声问道。

    “呵呵,玲珑,你还是涉世未深啊。这比赛只是我们学生间的比赛,又怎敢要求来皇宫中进行;再说皇宫可不是一般的学员和家长想来便能来的,待会你们三人也就随陛下一起乘坐所谓的魔兽撵轿去学院等着我吧,你们也要休息一下;我在这里还有点事情,稍后我便会赶到学院去的。陛下老哥您说可以吗?!”

    风十三郎听到风水玲珑的话后,旋即仔细地跟她解释道其中的利害关系,也顺着独孤金龙的话叫起了他‘陛下老哥’。

    “呵呵,‘陛下老哥’这个称呼,我看整个龙腾帝国就你一个人敢这样称呼吧;要不你也叫我院长老哥怎么样,让我也粘粘青少年的朝气!”

    一旁的独孤金刚听完风十三郎的话,旋即笑呵呵地调侃道。

    “哈哈……我到是更喜欢叫您玄祖老头子,您看怎么样。不开玩笑了,你们也都困了,早点乘坐魔兽撵轿去学院吧,这皇宫里学院可远着呢。”

    风十三郎如此回应着独孤金刚的调侃问话,但随后也开始正经了起来。

    “来人,请皇家御yong魔兽,碧眼金精龙到校武场中等候,并安上最大的龙撵!”

    见到一切都准备就绪了,独孤金龙也变回了一副帝王该有的威武气度地开口吩咐道。

    “碧眼金精龙!?”风十三郎带着不解地看着独孤金龙。

    “走吧,等见到他,你们就知道了。”独孤金刚从后面略微地推了推风十三郎,似乎是在报复风十三郎之前称他为玄祖老头子。

    于是这一行人,在独孤金龙的带领下从豪华饭堂又向宽敞的校武场走去。

    而这时风十三郎旋即见到原本空旷的校武场中央此刻真有一头巨da的魔兽傲然而立,凝视着独孤求败的黄金雕像,它的一张魔兽脸上尽是怀念之情。

    在经过数分钟的走路路程后,风十三郎等人便是再次来到了玄天金刚铁旁。

    风十三郎和风水玲珑,北堂飘雪在这段路程中皆是一脸好奇地抬头仰望着前方高大威武的魔兽,毕竟这是他们三人有史以来第一次见过的如此巨da的魔兽;至于龚灵媛则是一直在风十三郎sheng旁看着他,却是没有正眼看那魔兽一眼。

    抬头仰望着眼前的高大魔兽,这魔兽依风十三郎的目测起码有三十米高,在它的sheng后还有一对蓝金se的巨da翅膀在虎虎生威地扑扇着,它的背后正有一些专门的侍卫在给它安上一个巨da的撵轿。

    为了仔细观察眼前的魔兽的特点,风十三郎便从地面飞到高空中,与魔兽对视。

    这一对视后,风十三郎才明白这魔兽为什么叫碧眼金精龙了。

    因为这魔兽的的一双眼睛竟然是墨绿se的,它的全sheng被坚yg紧密的蓝金se的鳞甲包裹着,在正午的炙热阳光的照耀吓闪烁着强烈的光芒。

    这是一条西方玄幻小说中经常出现的西方龙,也就是一条大蜥蜴样的魔兽。

    正当风十三郎在心中想象着时,他眼前不远处的碧眼金精龙突然张开硕da的龙嘴,顿时一股猛烈的龙息和铿锵的龙y声响起:“小子,你是谁呀,竟敢在本超级大帅龙的眼前晃荡,难道你不想活了吗?

    不过你小子怎么长的有点像那该死的风小子呀!”

    这碧眼金精龙突然的如此举动,到是把风十三郎吓到了,只见他被那猛烈的龙息和可裂金碎石龙啸声震得动摇西晃,最后竟然还被震得眼睛一黑,从三十米高的地方径直摔了下来。

    “哎呦,痛煞我也!”好在风十三郎的sheng体素质非常地好,倒是没有直接被摔伤更没有摔死,只是一屁股摔在地面上然后被痛醒了。

    “陛下老哥,这魔兽怎么到底是几阶魔兽啊,竟然能开口说人话!?”风十三郎在龇牙咧嘴地痛了一阵后,旋即转头对着独孤金刚一脸震惊地问道。

    “我说你小子也太心急了吧,就连玄祖也不敢在他面前放肆,要知道他可是九阶金雷双系的超级龙兽,碧眼金精龙!”

    独孤金龙在听完风十三郎的不满抱怨声后,旋即以一种‘你小子要倒霉’的幸灾乐祸的眼神看着他。

    “九阶魔兽!?”风十三郎和北堂飘雪在听完后,旋即异口同声地大声尖叫道。

    这魔龙可是风十三郎第一次见到的魔兽啊,至于北堂飘雪以前虽见过一两次,但见到过的最高级别的魔兽也才三阶而已;现在他们两人在听到这碧眼金精龙竟然上是九阶魔兽时怎么可能不震惊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恩,我看你还是亲自去问碧眼金精龙吧!”独孤金刚同样是一脸无奈地看着风十三郎说道。

    “哦,那我去了。”于是风十三郎不得不硬着头皮再次飞到碧眼金精龙的龙首面前。

    再次飞到碧眼金精龙的面前时,风十三郎一脸的苦瓜之se地说道:“超级大帅龙大哥,小子刚才有眼不识泰山,没认出您来,还请您原谅。”

    他风十三郎虽然知道在一旁的龚灵媛肯定不会输给这碧眼金精龙的,但他却没有仰仗龚灵媛的关系,而是亲自道歉。

    不过当他说完后,他却在自己心中暗骂道:“你这该死的烂蜥蜴,你帅个屁啊,长得难看死了,哪有我们华夏神话传说中的东方神龙英俊潇洒。你给我等着,等我到了斗圣法圣级别时看我怎么整你,你竟然敢让小爷的屁股跟地面第一次亲密接触;等我成为七阶炼丹师炼制出了化形退魔丹时,我看你怎么求我让你做超级打手;呵呵,你竟然都到了九阶魔兽的境界还没化形成功,可见你的天赋也是衰到家了!”

    在心中暗自骂完碧眼金精龙后,风十三郎才觉得自己的屁股的疼痛减轻了一点。

    “小子,你别跟我乱套近乎,你还没回答我,你为什么跟那该死的姓风的小子长得十分相像呢!”

    碧眼金精龙在听完风十三郎的‘真诚’的道歉后,一张龙脸并没有露出丝毫的和颜悦se,却是依然口吐微臭的龙息对着风十三郎不怀好意地问道。

    “哪个姓风的小子啊?我叫风十三郎,也是姓风,不知您说的是谁?”见到这风十三郎也是不卑不亢地回道。

    “除了那该死风花舞还有谁,当年要不是他把我等候着的开了花的极品化形草夺走了的话,我早就在七阶时化形为人类的样子了!更可气的是他竟然只是要把那朵开了花的极品化形草,摘给一nv子做头花,真是气煞我也!这简直上和覅暴殄天物嘛。”

    碧眼金精龙在说到风花舞时,龙脸上的神情是越说越气愤。

    在听到‘风花舞’这三个字后风十三郎旋即向下望去,凝视着龚灵媛的那张绝美的俏脸眼中带有疑惑的问意。

    见到风十三郎这样盯着她,下面的龚灵媛却是轻耸着自己的玉肩,双手无奈地摊开,表示那女子并不是她。

    而听到这,原本只是在一旁静静地看着风十三郎的风水玲珑却是不由得轻声娇笑,其笑声之美妙顿时让风十三郎臀部的疼痛又减轻了不少;在娇笑的同时,风水玲珑却是在自己心中越发地笑道:“呵呵,想不到姐姐说的条倒霉的西方蜥蜴便是这碧眼金精龙呀,这世界还真是小呢。”

    当然风水玲珑心中想的这一切风十三郎是不可能知道了,于是他只好回答道:“龙哥,这风花舞我真的不认识,要不等以后我见到他我替你讨要回来。”

    风十三郎此时倒是得寸进尺地直接叫碧眼金精龙为龙哥了。

    “小子,你也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吧,要知道这风花舞人虽然惹人嫌可他的一sheng实力可是好的没话说,也让我不得不佩服。

    当时他才五十多岁,可一sheng修为就已经到了斗圣法圣一品的境界了,可谓是惊才绝艳之辈,就连我的主人独孤求败在收服我时也已经八十岁时,也才刚刚o到斗圣的门槛。

    你现在竟然说要替我讨回来,这不是痴人说梦吗,不过你小子的先天天赋到是不错,竟然是十系全能的魔武双修天赋;小子你要不要认我为老大为师尊啊,我一定让你在短时间内变成绝dg高手,如果你想化sheng为我一样高贵的存在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给你一点我的真龙之血,让你也变成我们高贵碧眼金精龙一族的外族成员……”

    这碧眼金精龙也不知是怎么了,也许是太长没跟人讲话了吧,他竟然滔滔不绝地讲了个不停,直把悬浮在他面前的风十三郎喷得一sheng的淡绿se的龙涎;不过最后他的长篇大论被龚灵媛的突然爆发给打断了。

    “金雷鳞,你给我说话注意点,风花舞和他风十三郎都是我的朋友,尤其是他已经是我的弟子了,不用你操心,你还是继续找你的化形草去吧!别在这丢人现眼。”

    “哟,我当是谁呢。这不是我们的大美女龚灵媛嘛,怎么了,你怎么会来到这较为偏远的龙腾帝国呢。风花舞呢,水无痕呢,暗月迷情呢;你们当年不是都是一起欺负龙的吗?怎么现在她们没来呢,来吧,跟我一战吧,我已经好久没跟人战斗了,我现在要把当年的耻辱一并讨回!”

    那被龚灵媛称为金雷鳞的碧眼金精龙,在听完她的丝毫不客气的声音后,旋即大声咆哮道,顿时整个帝du都被他那猛烈的龙啸声震动的仿佛要裂开般。

    而一直悬浮之在他前面的风十三郎旋即被他的咆哮声再次震得从高空中摔了下来。

    “金雷鳞,你不要太嚣张,你以为这么长的时间中就你一龙提升了境界吗;增大你的狗眼看看吧,看看我的实力。风花舞早就达到斗神法神的巅峰破碎虚空到别的世界中去了,水无痕和暗月迷情夜早就回到了她们该去的地方,不用你操心!”

    见到径直被震得摔在地面上的风十三郎的耳朵已经有少量的鲜血流出,龚灵媛旋即彻底地爆发了,也把她五品法神的实力彻底地释放了出来。

    只见得,龚灵媛的一张绝美的俏脸此刻变得森寒无比,她凌空悬浮在金雷鳞的面前,而她周围的空气和空间也隐隐有些变成虚无的意向,竟然开始扭曲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