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17章 缘分一刀切

作品:《论如何通过打倒主角来拯救世界

    花半时听霸道总裁以一个清奇角度变着花样诋毁自己的舍友后,齐文斐只觉得自己脑瓜子嗡文,整个人都不好了。

    晃晃脑袋,在委婉劝秘书带着他家总裁大人去检查一下精神状态,顺便看看是否加入什么邪教后,这个三关还算端正的姑娘拒绝了对方豪车送回的邀请,一个人搭着公交晃(dàng)晃(dàng)回了学校。她认为自己现在正需要这样的摇晃,刚好把几分钟前听得那些乱七八糟都晃出去。

    什么复仇魔鬼呀,什么(y)间索命,什么不存在之人,都是瞎扯淡!倒在自己温馨的(chuáng)上,齐文斐终于长舒一口气“诶,总算是回到正常世界了……”都这人一生了大病,就会变成一个完全不同的样子,这下总算是见识了。

    原本仪表堂堂魅力四(shè)的总裁大人,怎么会在失去两条腿后就变成那个神神叨叨不务正业的样子?一想起在医院时那人拿出来的种种“调查证据”,她就觉得心塞塞

    病房内,为了证明自己所言非虚,聂楚的确是做足了功课的“你看,这都是我私下调查的,关于你们几个的具体资料;”从枕头下拿出厚厚一叠文件,他挨个拎起来向面前人展示“从幼儿园时期到现在大学期间,你们几个的经历我都调查的清清楚楚!”

    “就连你们时候的照片我都有!”一个劲儿的顾着摆证据,这人并没有注意到,对方的脸色已经和吃了只苍蝇差不多“可是,你看,就是那个童露及那新人什么资料都没有!”

    “她们两个的人生,最多只能回溯到读大学时期,以前的都没有了!这样的人,你认为可以存在吗?”扬起手头的文件,聂楚(qg)绪激动到几乎当场颤抖起来“这两人一定就是来找我索命的恶鬼,一定就是!”

    “而那两个现在还和你住在同一宿舍,所以,你一定要当心啊!”给自己吓得够呛不,这人还企图把自己的恐惧强加到别人(shēn)上“一定要注意保护自己,知道吗?”

    “那两个人绝对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生物!”

    我的舍友来自哪里我是不知道,不过,你是个铁板钉钉的变态这件事我倒是看得蛮清楚的。后退一步,看着眼前人辛苦搜集得满满一(chuáng)的资料,齐文斐感到自己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这种感觉在她看到资料中夹杂的自己时候表演的照片时,更是到达顶峰

    “聂总,要是你愿意这么想,那你就想呗;”一挥手,她深深看一眼病(chuáng)上疯癫的男人,一扭头就往门口走去“至于我这边,还不劳你(cāo)心。”

    要是再在这个地方待下去,她严重怀疑自己可能会忍不住报警,告那疯子侵犯个人。

    “就这么一个有病的疯子,为什么我以前没看出来呢?”回到寝室,休息了一中午的灰姑娘在晚上回忆起这段奇葩经历后,还是觉得气不过,忍不住就把这事和几个舍友了,末了还问一句

    “像这样内心很危险但表面又看不出的变态,难道就没什么提前防范的办法么?”

    “这样的人物,要怎么防?”对于她的提问,向如(jiāo)明确表示自己为了金钱可以忍,柯粒觉得这事根本忍不了也没有办法,而童露则趁机提出不同意见

    “这种变态,其实要认出来,也不是完全做不到。”待吸引全寝室目光后,她从蚊帐内悠悠探出头来,开始科普“一个潜在变态的筛选,可以从五个方面进行,即自恋程度、极端程度、共(qg)程度、防御手段和(shēn)边亲友;”

    “共(qg)能力低下者,犯罪的可能(xg)就越高,因为他不能站在对方立场上想问题;而太自恋的人,在分手时候又会死抓着不放,就像聂楚这样的。”着她一摊手,开始带入现实

    “不过是拒绝了一次吃晚饭的邀请而已,那个男人就要在文斐拉开距离后,不依不饶一定要我们给他个请客的机会,这不是很有问题么?何况,在那时候文斐还不是他女朋友呢,占有(yu)居然就扭曲变态到这个程度!”

    是啊,一个社会成功男人对一个尚未毕业的女学生执着到这地步,已经很能明问题了。听她这一解释,其余三人恍然大悟原以为那个总裁不过是有点好面子,现在看来,这种手段已经大大超出好面子范围;

    这已经是一种病态的纠缠。

    “还有,那个聂楚的毛病远不止这些!”得了舍友提示,一边柯粒也想到点东西,迫不及待就要举手发言“我记得,他不仅自恋极端,而且对人老是高高在上的,一点都不尊重!”

    “明明是应该提前好的事,他想定就定了,一点也不为我们着想!”回忆起被那辆豪车堵门的事件,这姑娘依然心有余悸“那种自以为是的男人,可不就是共(qg)能力低下又极端自私吗?”

    “这样的人呀,在对你好的时候是倾尽全力,但你看看吧,一到分手的时候,那人品问题就都暴露了!”

    是啊,都分手见人品,这话也是没错的。叹口气,齐文斐想想自从和那什么聂总断了联系后,对方那个几近癫狂的查找手段和大费周章弄来的各种照片,心里就堵得慌

    还没正式交往呢就这副嘴脸,要是真谈恋(ài)了会成什么样子?皱起眉头,她哼一声怕不是连自己的独立人格都要被磨没了。

    要是能在刚开始接触时,就知道这些个知识就好了。揉揉自己发胀的太阳(xué),她虽不知道那个“防御机制”指的到底是什么,不过剩下那个“(shēn)边亲友”她还略懂一些

    “这个‘亲友’,指的就是聂楚(shēn)边的亲人朋友的数量吗?”看一眼对面人探出的毛茸茸的脑袋,她试探着提问“那是不是一个人朋友越多,就越好?”

    “也不尽然。”摇摇头,童露耐心给她解释“这个‘亲友指数’,指的其实并不全是亲戚朋友,而是当这人受到打击后,可以用来调节(qg)绪,同舟共济的东西;一个饶亲友指数越高,就明他纾解心中压力的渠道越多,就越不容易做出极赌事(qg);”

    “如果对方的朋友只有你一个,那么很可惜,你就得承受这人所有的压力了。”朝着对面人一伸指头,这人很明显意有所指“你想想,在和聂楚一起的时候,他有没有过什么过分(rou)麻的话?”

    “他过他朋友很少,而我是他唯一的光芒……”咀嚼着这曾经感动地的(qg)话,齐文斐此刻只觉后背一凉细细思考后,这哪里算得上什么好话,不过是把一个饶所有(qg)感,强加至自己(shēn)上的枷锁罢了。

    这个聂楚,果然不是什么好玩意儿!打了个寒战后,这位灰姑娘终于下定决心“我要和那边所有人彻底断绝一切联系!”

    “以后那边不管什么,我都不会去了!”完,便果断拉黑对方一切联系方式。

    在她出这句话的时候,一缕粉红的气运从她头顶飘散而出,彻底融入整个位面。

    见到那个熟悉的场景,童露知道这是男女主角之间的缘分彻底消干净了。

    这算是任务基本完成了么?看一眼(shēn)边的阿茕,拯救者用眼神询问;然对方并没有松口气的样子,反而在闭眼一秒后,露出一种担忧的神色。

    难道,那边的男主还能搞出什么幺蛾子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