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九十三章 我们可能更有话题

作品:《师兄快放下那个女装

    辰龙山门口,上官遥和秦书白刚刚走出山门,远远的见到一道(shēn)材火辣的窈窕(shēn)影自信满满的走了过来,上官遥顿时停下了脚步。

    秦书白诧异回头“上官遥你干什么?”

    上官遥的视线仿佛黏在了那道(shēn)影上了一样,丝毫不理会秦书白,转(shēn)站在了那(shēn)影的必经之路。

    莫怜远远的看见那白发少年站在辰龙山门口,当即嘴角一抽,转头就打算绕过他。

    上官遥一步堵在莫怜面前,一手拦住她,笑吟吟的道“丫头,这么对我视而不见,我可是会伤心的。”

    莫怜额头青筋直跳,道“本姐也是真没想到你还敢往华山跑,不怕被清理门户?”

    上官遥勾了勾唇角,道“你这是在关心我?”

    “还没黑呢,怎么光做梦?”莫怜冷笑道。

    站的远远的吃了一嘴狗粮的秦书白“……”

    “哎,那边子鼠山的谁谁谁。”莫怜一指戳在上官遥(xiong)口,把他往前推了推,道“快把你带的狗牵回去,别碍了本姐的路。”

    秦书白“……”

    上官遥幽怨的道“真伤人心呢,你这着急忙慌的来辰龙山干什么?找你的萧郎?”

    莫怜戳着他(xiong)口的手指一顿。

    “还真是啊。”上官遥心里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道“人家现在可是皇帝,皇帝你懂吗?能只有你一个妃子吗?”

    “本姐可没兴趣给人做。”莫怜勾了勾唇角,冷笑一声,道“本姐来找舒幼,不行?”

    “秦舒幼和她三师兄如胶似漆呢,哪里还管的了你。”上官遥笑道“辰龙山怕是不太欢迎你呢,要不跟我去子鼠山?我欢迎你。”

    秦书白“……”

    这还没上去呢你怎么就整得跟自己家一样???

    “本姐还怕你哭哭啼啼求本姐收留你呢。”莫怜一撩发丝,冷笑道“华山对你来基本相当于龙潭虎(xué)吧,多少人想让你死啊。”

    “当然。”莫怜冷笑着补充了一句,道“也包括本姐。”

    她转(shēn)潇洒的向着轮回观驻地走去,上官遥笑的诡异,看着莫怜的背影目光闪烁。

    秦书白看的心底一寒,道“你又想算计谁?我跟你这可是华山,随时随地来个人都想弄死你的那种!”

    “怎么会。”上官遥轻轻一笑,道“华山于我而言,是家。”

    秦书白一脸的怀疑。

    上官遥笑着垂了垂眸,也不再争辩什么,跟着秦书白走向了子鼠山的方向。

    只是当他回头看向莫怜离开的方向时,却见那一(shēn)白色道袍的少女怔怔的看着辰龙山的方向,满脸的迷茫。

    白发的少年的笑容僵在了脸上,藏在衣袖下的手微微握紧。

    “咚咚咚——”

    “咚咚咚——”

    “咚咚咚——”

    远处一群敲着木鱼的女尼鱼贯而来,远远的都能听见她们轻声念着的经文。

    女尼路过上官遥和秦书白,连头都没有回,再路过莫怜,莫怜眼角微微一抽。

    辰龙山上,秦舒幼靠在亭子的栏杆上,磕着瓜子看向悬崖下,道“这什么?玄尘庙的传统?”

    “游街?”花竺雪诧异的趴在栏杆上,道“敲木鱼?”

    “莫非是在祭?”花画兴致勃勃的道。

    “那也不能啊,祭也没见她们烧个人啊。”花竺雪理所当然的道。

    她话音一落,旁边三饶目光顿时就汇聚到了她的(shēn)上。

    花竺雪眨了眨眼睛,颤抖着手往嘴里喂了一粒瓜子,道“怎……怎么了……”

    “你对祭究竟有什么误解?”花霜一脸的诡异,道“谁家祭烧饶?”

    “烧饶……嘶——”花画打了个寒颤,道“那都是什么邪教。”

    “究竟是怎么想的在除夕前一烧人?”秦舒幼面色古怪的摇了摇头,道“邪教。”

    花竺雪“……”

    “我(cāo)!”突然花画大叫了一声,整个人都站了起来,指着山下的另一边道“你们看那!!”

    其余三人顺着她的手指看去,只见玄尘庙刚刚敲木鱼走过的路途之上,一群少林寺和尚敲着同样的木鱼念着不同的经文走了过来。

    花竺雪颤抖的手,激动的心“撞,撞了……”

    “这可就刺激了……”秦舒幼也是满脸震惊,随即又激动了起来,道“下去!快下去!”

    “哈?啊?”花画还没反应过来。

    “他们会打起来的!”秦舒幼往自己衣袖里拿了不少瓜子,跳出栏杆就往外跑。

    花竺雪反应迅速,当即抓了一把瓜子在怀里,跟着就跑了出去。

    与此同时,辰龙山的另一边。

    言溯序扒在树上,脖子伸的就差没伸出去了,半响之后,他猛地跳了下来,激动的道“我(cāo)这可他妈的太刺激了!!”

    “怎么了?”紫竹看着底下的女尼和和尚不明所以。

    花景漠撸袖子兴奋的都想出去干一架了。

    黎洵兴致勃勃的道“上次少林寺来的时候就和玄尘庙掐了一架,这次除夕啊,除夕活动撞了!他们肯定不死不休了!”

    “打起来!打起来!”言溯序仿佛已经看到了结局。

    “可惜少了一,玄尘庙和少林寺的规矩都是除夕前三溜大街念经祈福的。”诸葛须眉磕着瓜子淡淡的道。

    她这一话,周围一圈少年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她(shēn)上,诸葛须眉挑了挑眉,道“怎么?”

    “没什么……吾就是在想……”萧易凡斟酌着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诸葛须眉捻起一个糕点,面色平静的咬了一口。

    众人“……”

    “女人……”唐庚悟指了指秦舒幼她们那边的方向,道“不都在那边吗……”

    诸葛须眉拿着糕点的手一顿。

    “安宁公主和毒妖女在哄你们师娘,他带的柳茵茵和那子带的叶千千在互相较劲,舒幼她们……”诸葛须眉思索着道“她们建议我来这边。”

    众人“……”

    “你已经这么招人嫌弃了吗……”言溯序面露不忍。

    “不是。”诸葛须眉道“她们觉得我在这边可能更有话题。”

    十二皇子和十一皇子不约而同的挑了挑眉。

    “比如……”诸葛须眉一口吃下手中剩下的糕点,道“如何让你们通通趴下跟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