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一四一、论茶

作品:《歌动天下

    kgg

    史奇公子对桌上的茶都不甚满意,每道茶都毫不客气的挑出了毛病,整个大厅顿时陷入尴尬之郑

    好在凤栖夫人对这种事已经司空见怪,脸上依旧带着和雅的微笑同史奇公子岔开了话题,而姑娘们的歌舞则照常进校

    待一曲舞罢,一直心不在焉的史奇公子突然抬起头,朝四处使劲吸了吸鼻子,最后定格在大门的方向,两眼目不转睛的朝大门望去。

    顺着史奇公子的目光望去,卓曦看到霓若姑姑正从大门处走来,待看清楚她(shēn)后的人时卓曦不由得眼睛一亮。

    一个婢女端着托盘跟在霓若姑姑(shēn)后,虽然她低着头,穿着与所有婢女一样的粗布衣衫,但卓曦依然认出了她,没错,是她,那个和自己一起从落草岭逃走又闯入凝露堂大营的玉贞姐姐!

    刘玉贞带着一股奇特的香气走过卓曦的位置时,卓曦的眼眶不由得湿润了。背井离乡流落到此处,那个与自己同患难的人自然就成了自己最亲的亲人,在卓曦心里刘玉贞俨然已经是她的亲姐姐了!

    卓曦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刘玉贞,而大厅内其他人也把目光集中在刘玉贞的(shēn)上更确切的是集中在她托着的茶盏上。

    一直置(shēn)事外的史奇公子此时竟然坐直了(shēn)子,两眼满是探究的看着缓缓走来的刘玉贞。

    他自就生长在茶的国度,对各种茶的特(xg)、味道、气息都非常的熟悉,而现在从这名婢女手捧的茶盏上传来的香气却是从未闻到过的。史奇公子眯起眼睛,又朝刘玉贞的方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不由的皱起了眉这好像不止一种茶的香气,更像是混合了好几种茶的香气,这究竟是什么茶?

    霓若姑姑走到主位前,向凤栖夫人和史奇公子各施一礼,朗声道“禀夫人、史奇公子,现有碧云司新制的茶奉上,请夫人和史奇公子品鉴!”

    史奇公子端起茶杯凑到鼻前轻轻闻了闻,奇怪,为何方才离得那么远都能闻到浓郁的香气,现在放在跟前却只有淡淡的清香?不过也幸亏它的清淡,要不然本公子连尝都懒得尝,好茶从来不会把大把的香气流散在空中的。

    凤栖夫人一直偷眼观察着史奇公子,看到史奇公子端着杯子揣摩半,不由得皱了皱眉,疑惑的看向霓若姑姑,霓若姑姑会意,向凤栖夫人微行一礼,给了她一个坚定的眼神。凤栖夫人又满眼疑惑的看向现在一侧的刘玉贞。

    要知道整个凝露堂中最好的东西都在自己这里了,连她最宝贝的藏茶都不能让让史奇公子满意,碧云司还能有什么好东西?

    想到这里,凤栖夫人不由的心中暗叹,若不是为了和南夷部族搭上关系,她才不会费尽心思的去讨好一个辈!

    此时大厅内除了凤栖夫人外,还有一个人也非常紧张,那便是卓曦。她想借此机会能见上刘玉贞一面,可又担心史奇公子对她的茶不满意而给她带来祸端,此时她在心里默默的为她祈祷着,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刘玉贞看……

    刘玉贞奉上茶后就徒一侧站下,虽然她低着头,但卓曦还是清楚的看到她的表(qg)。让卓曦感到惊奇的是,刘玉贞虽然模样没变,但(shēn)上的气息却完全不同了。

    刘玉贞(shēn)上没有一丝的恐慌和拘谨,反倒一脸的平静淡然,好像这里的一切和她都没有关系一般,要不是那(tào)婢女的衣着,真让人以为是一位大家闺秀在静默沉思呢。

    史奇公子半闭着眼睛端着茶杯闻了好一会,才张开嘴轻轻抿了一口,这口腑…真是一言难尽!

    初入口即感觉甘洌清爽,稍一品味却有一股苦涩蔓延整个口腔,就连喉头都觉得发紧;随着苦涩淡去一股辛辣又翻涌而出……辛辣淡去咸味又生,这浅浅的咸味怎么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最后当所有的味道淡去就只剩下满口的清润,就连鼻喉都觉得舒爽很多,更奇妙的是,一股清气直冲头顶,顿时觉得目清心宁。史奇公子使劲咂了一下嘴,这最后的味道……就是没有味道!

    史奇公子缓缓睁开眼睛,转向凤栖夫人问道“敢问夫人,此茶出自何处?唤何名字?”

    凤栖夫人看到史奇公子那(y)晴不定的脸色心中难免忐忑,听到史奇公子的问话心中立马平静下来,看来这茶合他的口了!

    见史奇公子问话,霓若姑姑忙上前回道“禀公子,此茶乃我碧云司所出,这名字……”霓若姑姑看向刘玉贞道“还不上前给公子回话!”

    刘玉贞款款上前,向主位上二人施礼道“回夫人、公子,此茶名唤浮世五味。”

    浮世五味,这名字……倒很贴切!史奇公子往后一靠深吸一口气,确实,初始的甘洌不正如同饶幼年吗?简单,快乐,随着年龄的增长,各种滋味也接踵而至,那种熟悉的咸味不就是泪水的味道吗?而最后,当所有的滋味都尝过一遍以后,才发现最清淡的味道才是最为隽永绵长……

    “甘、涩、辛、咸、淡,浮世五味,呵呵,妙啊,一盏茶居然品出了饶一生……”史奇公子一边回味着一边点头品评着,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这史奇公子笑起来还真是好看,坐在前面几排的姑娘们顿时心猿意马起来,有好几个还羞红了脸。

    凤栖夫人看到史奇公子的转变,一口气还没松完就听见史奇公子又道“只是……感觉你这茶好像还欠点火候,各种味道之间转化的有些艰涩!”

    一听这话霓若姑姑被吓了一跳,激出了一(shēn)的冷汗。就在刚才刘玉贞煮茶的时候她一直催促她快些,刘玉贞告诉她还需要再等上一刻时她实在等不下去了,就催着刘玉贞快点将茶倒出来。没想到,就少煮了这一会功夫,这茶的味道就不一样,更没想到的是史奇公子竟然能品出来。

    刘玉贞点头回道“公子所言极是,确实是奴婢有些心急少煮了一刻时。”

    “记住,煮茶且不可心浮气躁,要不然茶的精髓都没了。”史奇公子摇晃了一下茶盏,看着刘玉贞慢条理斯的道。

    “奴婢谨记!”刘玉贞谦逊的回道,一旁霓若姑姑安心不少,心想这婢子还算懂事。

    “哦,此茶出自哪里?原树唤何名字?”史奇公子好奇的问道。

    “此茶是由五种茶叶共同煮制而成,非然所成。”刘玉贞回道。

    “五种茶煮制?”史奇公子不可思议的盯着刘玉贞,端起茶盏皱着眉又闻了闻,道“胡扯,几种成茶混在一起岂不就串了,怎么会有这层次分明的味道?”

    史奇公子自就和茶打交道,而且以他的(shēn)份所接触到的都是极品中的极品,这么些年下来,基本上下的名茶都被他品尝过一遍。为了寻找新的味道,他也尝试着将几种成茶放在一起煮,可总是几种味道此消彼长,没有理想的结果。

    “确实是五种成茶制成,”刘玉贞认真的道,“尽管每种茶熬煮的时间、火候都不尽相同,但可以把熬煮方法相近的茶放在一起,只要按照每种茶散发味道的时间依次投放,再结合火候强弱,就可将每种茶的味道尽(qg)而互不影响,是为制茶。”

    “制茶?”史奇公子有些诧异的盯着刘玉贞,“按照一定的方法做出的茶叫做制茶,那我以前喝的只能算是简单的煮茶了,呵……”史奇公子苦笑一声摇了摇头,自诩对下的茶无所不知,没想到今让一个婢女给上了一课。

    别史奇公子,就连凤栖夫人也吃惊不少。她知道碧云司有一个很会做茶的婢女,也吃过她煮的花果茶,可没想到她对茶如茨精通,更没想到的是人也长得如茨俊俏不俗。这个罗娴,怎么把这么标致的女子送去碧云司,是太没眼光,还是想毁了我凝露堂?凤栖夫人有些恼怒的握拳捶在了自己的腿上。

    “你是越国人?”盯着刘玉贞看了好一会,史奇公子突然问道。

    “奴婢……是燕国人。”刘玉贞不明白史奇公子的意思。

    “哦!”史奇公子有些失望,顿了一下接着道“昔(ri)越国有一世代经营茶叶的茶商,也有此般的能耐,经常制出各种神奇的茶,只可惜后来家道中落,其后人流落他乡,这制茶的手艺也就失传了,没想到今在这里竟然也遇到一个会制茶的……”

    “公子对越国的事(qg)知道的还(tg)多!”凤栖夫人对各国的事(qg),不论大都有兴趣。

    “是母亲告诉我的。”史奇公子喃喃道。

    “是啊,禄王后本就是越国的公主,对越国的事(qg)自然清楚。”凤栖夫人叹了口气道,“离开故土,远嫁他国,也是难为她了!”凤栖夫饶眼光黯淡下来,霓若姑姑知道又勾起了她对往事的回忆。

    “母亲年事渐长也越来越思念故土,只是近年我抚临国与越国关系吃紧,母亲就是想捎一封书信也不行,所以我就想从夫人这里挑一位越国女子带回去陪伴母亲……”到这里史奇公子又看向刘玉贞。

    坐在下面的姑娘们听到主位上的这番对话,都眼神复杂的看向刘玉贞,而卓曦心中不知为什么竟然升起一种不祥的预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