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八十五章 大王叫我来巡山

作品:《锦官城外情深深

    而此时夏竹猗却从地上爬了起来,“重点我们要找你做笔生意,”夏竹猗学着他的口音,悠悠问道,“你敢不敢啊张锅锅哥哥”

    王景行挑眉诧异的望向竹猗,这也太有默契了吧,只是,你是怎么知道他就是张家村口中人人喊打的村霸

    嘿嘿,乡音不改鬓毛衰。

    二当家正(yu)开口,王景行知道他要问什么,抢先说道,

    “这里隐蔽难寻,各种障碍阵法,你以为没有圈内人介绍指点,我等敢只(shēn)找您既然敢来,那就是带着诚意来的”

    说着,他环顾左右问道,“说话方便吗”

    “方便,都是自家兄弟。”自从听到小女子用乡音喊出来的那声张哥哥时,他的疑虑就消了大半,沉闷枯燥的(ri)子里难得有了些波动,二当家显得兴趣十足。

    更何况,矿坑里几百的兄弟害怕他三人不成

    “严老板说二当家在这里发了财,有些门道”,王景华从从怀里掏出了一封信,上面写着郡守亲启,递给了二大当家的,“这是介绍信。”。

    二当家皱眉盯了两眼信封,往桌上一扔,也没拆开看,问道,

    “可是那位运川盐到上京的严老板我倒是久仰他的威名,可从来没和他打过交道,没想到他还记得晓得我能攀上他的关系,那自然是好的”。二当家脸上终于露出点轻松的神色,摩挲者那信封。

    “景行亲启”几个大字就赫然摆在那里,竹猗简直惊呆了,这简直是明目张胆的骗啊,还有板有眼,说的并不是空(xué)来风。他又偷偷的打量了一下王景行,看他一副十分轻松运筹帷幄的样子,心里稍稍安定了一些,准备紧密配合他。

    “自然是那位,”严老板在渔阳很有名气,二当家想当然就是把他代入进去,“你也不是完全没和他打过交道,有个你送去渔阳县城的小姨娘,其实最后就是送给他的,哎,那小姨娘叫什么来着,哎,忽然想不起来了”

    二当家面露喜色,“是不是小黄花啊,她是我们村最漂亮的了。”

    夏竹猗正准备回答是,王景行怕二当家拿话诈他们,赶紧说道,“不是什么花,是云秀,好像叫绣娘。”

    “哈哈哈,原来是小云儿,哎呀,是个泼辣的美人坯子,我还以为是给张老板的,没想到竟然是严老板要了他。话说,严老板怎么知道我在这儿啊,我们干的可是皇帝老儿都不知道的绝密。”

    竹猗在心里竖了个大拇指,饭桌上大娘随便闲聊几句,他也能把信息组合的这么完美。

    王景行对答如流,“哪里有钱,我们一嗅就嗅出来了,我爹也是京中商人,与严老板关系不错,严老板想通过我家关系参与进来,这介绍信里不都写了嘛”

    “是是是”

    王景行压低了声音道,“我家在朝廷有人,官很大的那种,严老板是看中我家背后的势力了”

    “严老板是花了大价钱才搞到这地址的,”王景华搓了搓手指,“我们也是带着诚意而来,二当家还是不要让我们空手而归哦。”

    王景行清秀的俊脸,非凡的气质,流利的京话,无不在述说着自己巨贾之子的优越。

    “坐坐坐,几位还没吃饭吧,我们边吃边说。六工头,再叫厨房做几个菜,我要招待贵客。”

    二当家的警戒心稍微放松了一点,邀请他们入座共进晚餐,并让底下的人手拿几副碗筷过来。

    眼看事(qg)进行的还比较顺利,可当这几副碗筷拿来时事后遇到了大难题,那筷子一坑一挖里面仿佛还有上顿吃了没有洗干净的饭字。

    就算这几月已被夏竹猗训练的不嫌脏,可这也太脏了。

    王大仁正襟危坐在那长条凳上,衣服实在是不敢靠着面前那张油渍满满的桌子。尽管有一(ri)没进食,可望着一桌的吃食,胃里却在不停的翻用。

    连坐一起吃个饭都不可以,还怎么去谈生意呢

    竹猗偷偷的瞧了他一眼,从他微微皱起的眉头和盯着桌上那些吃的犹犹豫豫的神(qg),就知道此刻他内心的煎熬。

    转头给自己满上一碗酒,用地道的川话笑嘻嘻地对二当家说,

    “哥哥,妹妹我要好好的陪你喝,这碗我先干为敬,祝我们发大财”王景行满意的看了看旁边这个小女子,”抱歉,还未向二当家介绍,严老板的女儿,在四川这边活动联络,这次严老板特意安排陪我一起来找您的。”

    我记得严老板只有两个儿子,可没有什么女儿呀。

    竹猗赶打着哈哈,“锅锅,你都莫问老撒,我哪有资格正他的正经女儿哦,我是她的干女儿,你说我们不找个干爹当靠山,(ri)子难过啊。”

    村霸哈哈大笑,瞬间明白里头不纯洁的关系。

    王景行摸了一把竹猗得大腿,“这丫头倒是机灵,严老板看我喜欢顺便就送了,现在贴(shēn)服侍我,也不算亏了她。”眼睛色眯眯的看着竹猗,把纨绔浪(dàng)形象诠释的玲离尽致。

    大腿一(rè),夏竹猗又好气又好笑,还有微微的羞耻。王哥,您可真能演啊哼哼,老娘比你更敢演,

    双手立马攀上王景行的脖颈,媚眼如丝,在他侧脸上“吧唧”就啄了一下,“谢谢公子哦,奴家定当好好伺候,嘻嘻嘻”那声音又软又嗲,把“干女儿”的特质也发挥的真切。

    因为是真(qg)演出,演的自然是心满意足,十分自然。

    男人防不胜防,瞬间就呆住了,要不是灯太暗,这时定能看到他满脸的红晕。

    “公子”竹猗满意的望着呆掉的男人,王景行一秒回神,

    “啊,哈哈,被我惯得不知轻重,让二当家见笑了,竹猗,快给二当家满上酒,”

    夏竹猗怕王景行被劝酒,抢先说道,“锅锅,你信不信,两个你都喝不过我”

    什么,还敢叫板,男人怎么能认输,“嘿,你话都说到这份上老,当锅锅的不得让你哦,来,看哪个先趴。”

    “好,公子,那你今晚别参合我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