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卷飞仙宗 第五十章 陷阵之志,有死无生

作品:《御煌

    “没想到你们家族的传承这么神奇,啧啧,伪木之体实至名归!”命无忧有些感叹道。

    “不过,你现在也不过是气引中期,你能坚持多久呢?”命无忧又突然问道,“而且,这种外力得来的神通,你又不可能主动主动修炼过,能保证成功率吗?”

    “这……”刚刚还意气风发的森意,突然被命无忧一连串的问题问的哑了火。

    “师兄,我森家势力虽然微弱,但也磕磕绊绊的流传了千年。我不相信先祖会骗我,我等下仔细回忆回忆秘法细节,相信不会有太大问题。”

    “好,到时候我们把那个喜欢装模作样的家伙,拉进阵法中来,天时地利,不信锤不死他!”命无忧笑得脸色凶恶,好像诡计已经得逞一般。

    至此,两人同时闭目休息。森意是恢复法力和温习自家传承秘法,而命无忧是心神沟通(xiong)口里的蝉心焰,让蝉心焰的滔滔火力从内部冲击血晶枷锁对他(shēn)体的封锁和压制。

    命无忧(shēn)边没多久就(rè)浪翻滚,血晶枷锁上的血光也不断激(dàng)震动,只见命无忧(xiong)口处的血晶如同融化了一样变成了类似血红色岩浆的物质向腰腹位置流动。

    一声禅意十足的虫鸣后,命无忧的蝉心焰脱体而出!金红色的蝉心焰好像兴奋异常。围绕着命无忧连连盘旋了好几周,才在命无忧的指挥下趴伏在命无忧弯举的右手上。

    这一幕自然也被森意看在眼里,他自然诧异命无忧竟然(shēn)上有这么多神异之物。

    而且作为纯粹的木行经脉的修士,他对天生克制他的金焰蝉有些发自内心的害怕和警惕。虽然此时两人是朋友还是患难与共的战友,但是看到命无忧不断使出各种新玩意儿的他,内心也在问这自己我真的要真心实意的与他一起,跟来头巨大的太真门修士打生打死吗?逃走,会不会也是规避风险的办法之一。

    怀揣各种心思,森意挪动了一下位置,离着命无忧远一些后闭上眼继续修炼。

    命无忧的右臂正是在摆鬼脸的时候被封锁,自然而然的就几乎摸在自己脸上。但是长时间摆着这个傻子一样的姿势,即使是自己的手,他也觉得尴尬异常。

    而全力以赴催动蝉心焰后,竟然能让血晶枷锁融化,自然第一时间就是让蝉心焰帮自己把右手解放出来。

    蝉心焰烈火滚滚,右手上的血晶也如同流动缓慢的岩浆一样开始向下流动。就在血晶要解开右手时,血晶突然发光竟然无视蝉心焰的高温灼烧,就要把命无忧(xiong)口连同脖子和下巴再一次(j)锢起来。

    “该死!给我开!”用尽全(shēn)力气,伸直右手。没成想右臂真的从血晶解放了出来!只见他猛然往(xiong)前一抹,手贴着(xiong)口脖子位置的血晶极力输出法力!为的就是不能让血晶枷锁把自己脖颈锁住。

    如果被锁住视野必然首先,争斗时任何一点失误,可能都会让自己死在当场。

    “呼,呼!好险,差点就被(j)锢住了脖子。真的脖子都被卡住,能不能呼吸都不好说。”命无忧用着恢复自由的右手揉了揉脖子后道。

    “修炼好了吗?”命无忧看着离他有一截距离的森意问道,“刚刚血晶枷锁有了异动,我觉得那个太真门徐无谓应该是追过来离我们不远了!”

    “恢复好了,咱们两个跟他们死掉的三个太真门弟子关系太大,就算我逃了出去,也不可能撇清关系……”森意右手扶着额头,一把把散下来的头发拨到两侧,杀气凛然的回答道“那就将他永远留下这里好了!”

    “嘿嘿,你能想清楚最好!”命无忧用仅剩的左腿一蹦一跳的来到森意旁边,拍了拍森意的肩膀道“等下别想着死撑,我还有杀手锏呢!”

    命无忧说话之时金红色火光一下子从他右手上涌出,煊赫炽烈的金焰蝉映红了他和森意的脸!

    “嗯?两只臭虫逃到这里了?”两手垂下自然站立在虚空之中,自然是一路不紧不慢还有心(qg)观赏小灵天内风景的徐无谓。

    “怎么,臭虫废物还想和天人争斗?”徐无谓有些兴趣的看着脚下山谷。

    “逢林莫入

    ?已经被三道血晶枷锁封印成活死人的气引后期和一个不善争斗的气引中期,以为埋伏在密林里我就发现不了?”

    “笑话!今天就让你们知道人和废物之间的差距,让你们知道招惹上我,还不跪下颤抖的代价!”徐无谓怒吼着化作一道遁光直冲山谷!

    徐无谓所化遁光冲进山谷时虚空一阵涟漪,“嗯?阵法?在外面看还气息全无,等级不低啊。没想法废物手里还有些好东西呢。”

    “那又如何!让本少爷像捏死臭虫一样捏死你们两个吧!”徐无谓怒吼间轰然落地,在山谷之内砸出一个大坑。

    “哈哈,两位道友本事不小,连杀我两个手下。本公子欣赏有才能的人,你们只要跪在我面前发誓效忠于我,我可以带你们离开这劳什子飞仙宗,直接加入我太真门下!”徐无谓拱了拱手一脸笑意的看了看四周。

    “阁下何必苦苦相(bi),那一位盆地中的太真门弟子的死,真的跟我们二人无关!”森林中穿出空空幽幽的声音,让人分辨不清声音主人的位置,但仔细辨别还是能听出是森意的嗓音。

    “呵呵,本来不就是误会一场嘛。我只不过是想找杀了童师弟的凶手,结果道友师兄抢先一步将之击杀。”徐无谓笑了一笑,转(shēn)向他左前方走去,“当时若是坦白,我从他(shēn)上取出鄙宗的血杀印,说不得我们还能做朋友呢!”

    徐无谓话还没说完,掏出一团猩红血光包裹的物品,直直的砸向面上十丈的巨树!

    “该死,师兄,他神念修为很高,看得出我藏在哪里!”森意一边躲闪一边跟藏匿在另一个方向的徐无谓传音道。

    “别停,一直跑!实在不行,就激发伪木之体!千万别死了!”命无忧也不敢传音太多,怕被徐无谓发现。

    现在看来,徐无谓作为太真门进入小灵天的领头之人,不仅是地位不凡更是因为他真的很强!

    “该死,我现在被封锁大半(shēn)躯,无法全力激活阵法,不然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命无忧趴伏在地,右手插进泥土里不停地向天金彻地阵输送法力。原来,命无忧为了隐藏,不顾密林地下的腐殖质臭气熏天,毅然决然的趴在距离地面半尺的淤泥之中。

    密林之内徐无谓狂笑着追逐森意,即使阵法的压制让他速度减慢,也把森意追的心惊(rou)跳!

    “唉,真是无聊。我都露出这么多破绽了,还不敢出手,你是废物吗?”徐无谓悬浮空中单手高举手中红光,法力狂涌之下,红光散发出今人作呕的血腥气息!

    徐无谓大手一挥,红光如同初升红(ri)一样让人睁不开眼。“那我就(bi)你出来,看我这一招!无畏血印,镇!”徐无谓一指地面,红光举重若轻的落在山谷密林之中。

    轰!

    无畏血印落地之时,一道圆形气浪轰鸣着朝四周扩散,沿途所有的树木纷纷折断,泥土翻涌滚动如同水面上的波纹。

    “我顶不住了!”森意即使远离无畏血印杀伤中心,但也承受不住余下下的威势。给命无忧传音之后就无奈催动伪木之体秘法!

    森意的(shēn)躯被波纹击飞,翻滚在天上的森意秘法开启。一道幽绿光点从森意眉心飘出,围绕着森意头颅盘旋三周后骤然扩大成一个绿色光球。光球守护着森意的(shēn)躯,一路飘飘悠悠落在山谷边缘地带。

    “感应错了?算了,先宰一个是一个!”徐无谓对着地上收敛红光的无畏血印一招手,方形印章自动飞回徐无谓手中。

    手抓印章的徐无谓连踩虚空向森意激(shè)而出,然后抓着印章往绿色光球上狠狠一盖!

    “给我去死吧!”徐无谓怒吼。

    咔嚓一声,光球应声碎裂,但光球之下竟然空空如也。

    “有点意思,”徐无谓弯腰拾回印章,“我现在改变主意了,我不仅要用你们的血(rou)祭炼无畏血印,我还要将你们抽魂炼魄,(bi)问出你们所有的神通和秘密。”

    “不知道你们对这个下场,感不感兴趣啊?”徐无谓又露出招牌式的温暖笑容。

    “想杀我,下辈子

    吧!”一声怒吼之下,一只裹挟着泥土的古怪手掌一把缠住了徐无谓的双腿。

    泥土拱起,一个(shēn)高三丈有余的怪物站起(shēn)来。只见他一挥藤鞭一样的手臂,徐无谓被高高摔起,再重重砸在地上!

    “咳咳,附灵术?不对,附灵术绝对不像他这样灵活!附灵术连蜕凡期都接触不到,何况是一个气引中期的废物!羞辱于我,我要杀了你!”

    被森意附(shēn)古怪树人,是密林里的诸多树根扭曲而成。森意一催秘法,在光球还没有落地时就变成了一道颜色极浅的绿色灵光。

    他见势不妙,立马钻进泥土里,附(shēn)在泥土中的树根中。在徐无谓自以为是的嘀咕中,就聚拢起三丈之巨的傀儡(shēn)躯。这家族传承的秘法比他想象中的威力要大的多。

    现在的突然从地下袭击,徐无谓直接就被捆起,然后抡在空中转了几圈狠狠砸在地上!

    “给我滚开!”徐无谓怒吼着催动无畏血印,红光炸裂之下,徐无谓从森意手上逃了出来。

    “无畏血印,镇杀!”披头散发的徐无谓全力催动印章,无畏血印再一次化作旭(ri)将近大地。

    森意惊骇不已,赶忙放弃这一具假(shēn),变成灵光逃走,速度竟然快的惊人。

    轰!

    又是一声巨响,山谷内地动山摇滚石如飞,天上甚至下起了一场黑色的雨,一场淤泥黑土化成的雨!

    “好机会!”命无忧一直收敛气息躲在角落里,即使没有现(shēn)也在用阵法压制着徐无谓。让后者不能流畅寻找法力,位移速度也被迟滞。

    旁观者清的命无忧看见徐无谓大力催动无畏血印虽然气势磅礴,但是印章飞出以后之后徐无谓似乎有些僵直。

    于是赶忙传音给森意,让他再一次牵制徐无谓。(bi)出他剩下的底牌。

    森意再一次从地下钻出,一只手捆住徐无谓,另一只手压制手动横冲直撞的无畏血印。

    “师兄,快出手,我支撑不住了!”只见徐无谓一反刚刚的狼狈样子,竟然丝毫不在乎无畏血印和自己被困。

    “是你(bi)我的!”徐无谓默默自语,“本来这就是父亲给我报命之物,没想到狂傲大意之下,现在真的要用来救命了。”

    “血河无边!”徐无谓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颗小珠子,颜色血红的珠子一出现,森意另一只手上的无畏血印就狂躁起来。三下五除二的挣脱束缚向徐无谓手上冲了过来。感应到印章的到来,徐无谓一把捏碎珠子,滔天血光淹没了整座密林!

    受到血光的滋润,无畏血印上流淌出滚滚血水,将整座山谷都淹没了!到处都是粘稠如血的液体,竟然还带有极强的腐蚀(xg)。

    “不好,这下麻烦大了!”森意感觉不对时就变成灵光飘动在空中,看到脚下山谷已经北城森罗死域一般的存在,犹豫了一下,还是向山谷外飞去。他没有忘记命无忧在谷外跟他说的话!

    “师兄,对不起,这样的血河我也无能为力!只希望你,能去的不那么痛苦!师兄救了森意一命,必然一生感激师兄,不忘你嘱托,永别了!”森意暗自嘀咕了一句,毅然决然的飞出了山谷!

    “吸,呼!该死,大意失荆州,这一趟飞仙宗之?不仅死了三个手下,连血河珠都被(bi)了出来,亏大了!”徐无谓安静地躺在山谷中血河底,默默自语。

    “不过,血河无边一出,金丹期都要暂时退避,那两个混蛋绝对死定了!”徐无谓(shēn)体剧痛,不好有太大动作,只能暗自握拳愤恨地道!

    “你想的太简单了!去死吧!”一直赤铜匕首从旁边骤然捅来,狠狠地插在了徐无谓咽喉上!

    徐无谓咽喉剧烈出血,显然已经被不能说话了!

    只能看见徐无谓惊骇愤怒的眼睛瞪得滚圆,徐无谓强忍痛苦翻(shēn)起来跟暗自潜藏过来的命无忧贴(shēn)扭打在一起!

    命无忧一(shēn)上下仅仅一条胳膊一条腿可以动弹,自然不方便。但是徐无谓(shēn)受重伤,法力涓滴不剩,两人一时间竟然势均力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