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45疯狂的兽人

作品:《神造工坊

    伊兰转头,就见泽洛斯(shēn)上的肌(rou)隆起,已经向着对面冲了过去。

    “来一次正面的血拼,”泽洛斯大喊的冲向两名尼亚族。

    尼亚族与人族相似,(shēn)材高大,却长着四臂,此族可手持4把武器,有着先天的近战优势。相同的年龄与高达3米的兽人相比却还是矮小了一些。

    哈!泽洛斯大喝一声直接停住(shēn)形,因为此时对面的两位尼亚族人已经抽出了腰间的武器,八炳闪烁着寒光的武器已经对准了他。

    泽洛斯回头看了一眼伊兰,“伊兰萨满,快啊!”

    伊兰嘴角微微抽搐,瞪了一眼泽洛斯。随即右手一抖,一面兽族腾幡出现在手中,墨彩鲜艳,画着一名头戴骷髅项环,瘦弱矮小的兽人。几乎在同时,伊兰口中传出了悠长的古兽语,就见那腾幡上的矮小兽人犹如活了一般,在腾幡上不断地起舞,特别是那脖颈之上的骷髅头,每一个都闪烁着诡异的光芒。

    泽洛斯见伊兰那魅惑地一撇,顿时犹如吃了幻藏花一般,鼻孔瞬间增大,呼吸急促,“她这是在向我示(ài)!”啊!!!仰天长啸!这也许就是(ài)(qg)地力量。

    几乎在同时那腾幡之上瞬间就飞出一道精光,(shè)入泽洛斯体内。就见那魁梧地兽躯瞬间就长高了一寸,青筋暴起,肌(rou)闪烁着耀眼的绿光。

    两名尼亚族对视一眼,此时两人心中万分的后悔,为何刚刚没有抓住机会出手,而是一直在注视着那名二货兽人。嗖!嗖!!两人非常的默契,并未出言交流,几乎同时弹(shè)而出,脚下烟尘四起,一人向着泽洛斯冲去,一人则是冲向伊兰。

    一处高耸的石林之上,石头缝中有两对眼睛正在遥遥地观望着那名二货兽人的战斗。

    胖子非常地庆幸,能够寻得这么一位英明神武,同时又不拘小节的队长。还未等胖子提出建议,队长就已经想好了此次竞技战场的战术,狗到最后。

    于是胖子就施展了他自已为豪的一种咒言秘术。在纪元惊讶的目光中,胖子从空间戒指取出一袋芝麻大小的种子,一顿诵咒过后,种子直接变成了细如发丝的植物。胖子把这些植物均匀的散在(shēn)上,而后就地一滚,在起(shēn)时已经变成了一个标准的石人,站在石林之中足以以假乱真。

    胖子有些小得意的看着纪元,“老大。我也帮你伪装一下。”

    “这是粘丝草,可以黏住大部分东西,不过容易引起皮肤瘙痒。”劳伦提示到。

    额,那不就是过敏吗!纪元果断地摇了摇头,而后便走向一堆散落地石块。把右手放在石堆之上,就见石块似是有生命一般,组成了一件石衣,慢慢地(tào)在了纪元地(shēn)上。

    “胖子,你用过粘丝草不觉皮肤会很难受吗?”

    “没感觉啊!”胖子一副疑惑的样子。

    “与皮肤的厚度有关。”劳伦认真的解释。

    雾气消失,比赛开始,二人刚登上高处,就看到了四周相互激战的佣兵小队。放眼望去整个石林也就不足两百米。而那两名兽人正是距离他们最近的小队。

    哄!就在泽洛斯手中的巨刃与尼亚族手中的武器相交时,几乎就是摧枯拉朽,尼亚族手中的武器被击飞,丝毫阻碍都没有,巨刃直接切开了尼亚族的(shēn)体,化作了星光消散在空中。

    嘶!“好强的力量,”纪元惊叹。

    “是狂暴秘术,兽族独有的秘术。”胖子凝重的说。

    “兽族的狂暴秘术与血脉相匹配,血脉越是强大,狂暴之力就越强,拥有皇族血脉的兽人最高可以提升十多倍的力量。这也是为何兽人能在远古战场雄霸的原因。”劳伦的语气也是异常的凝重。

    而另外一名尼亚族人就像是未听到同伴的哀嚎一般,眼中满是坚定,继续向着伊兰冲去。

    伊兰嘴角微微翘起,就见那腾幡之上又是一道流光飞出,瞬间就没入了尼亚族的(shēn)体之中,对方同时(shēn)体一个趔趄。

    伊兰的(shēn)体一闪而过,再出现时,已经站在了尼亚族人的后面,右手持腾幡,左手握着一把精致的弯刀。

    “好快的速度,”直到此时纪元才感觉到压力。这队兽人组合几乎就是无敌的存在。被狂暴秘术加持的男(xg)兽人已经超出了黄阶应有的实力,而那名女(xg)萨满的(shēn)体也是异常的强悍,(shēn)体的速度就相当于黄阶的战士。单独一个纪元还有信心,但是两人同攻击,纪元根本就没有办法保护胖子。比赛未结束之前,只要死亡就会被扣除精神力,这是铁定的规则。麻烦了,小瞧了百人战场。如果第一次就被淘汰,纪元还真不好意思在提竞技战场的事。

    泽洛斯的那几声吼叫似乎起到了意想不到的作用,就在两人刚刚结束战斗,石林之中一闪而过,一根箭矢直接飞像伊兰的头部。

    “中了!(shè)死她。”纪元心中大喜。

    当!巨刃直接挡在了伊兰的面前。几乎在同时泽洛斯的(shēn)体再次消失,直接向着石林冲去,而他奔跑的路线正好是箭矢飞(shè)而来的方向。

    手中的巨刃接连闪烁。当!当!箭矢被巨刃直接弹飞。

    哗啦!碎石纷飞,巨刃的攻击毫无技巧可言,就是劈砍横扫,击碎一切阻挡的石林,野蛮异常,而后便消失在石林中。

    泽洛斯的(shēn)体刚刚没入石林,伊兰似是发现了异常,左手抖动,几乎在瞬间就有一道流光没入了(shēn)体。

    嗖,一名人族少年手持长剑,冲出了石林,向着伊兰急速靠近,左闪右挪,飘忽不定。

    伊兰右手持刀,左手持幡,嘴角微微翘起,就这样静静的看着正在不断靠近的剑士。

    嗖!石林之中突然传出破空的声音,砰的一声闷响,碎石飞溅,一把巨刃直接插在了地上。

    人族剑士险之又险的跳跃躲开,双脚刚刚落地,原本站立不动的伊兰却已经消失不见。嗖!寒光闪烁,一把弯刀直砍向剑士的脖颈。剑士面不改色,手碗一抖长剑折转。挡!弯刀被弹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