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53章 痴梦一场

作品:《重生后我成了暴君的掌中娇

    李桂拿出单子,念着箱子里的东西“盛京东华路店面三十间、黄金万两、古玩千件、服饰珠宝二十箱……”

    单子很长,李桂念了半都没有念完。

    东西很多,大到金钱银两门店,到安原儿(ri)常穿的服饰、喝的茶与吃食,事无巨细,通通都樱

    所有的东西,都是按最好的东西配备的,甚至于,就算是皇子赢取皇子妃的聘礼,都不及易辰离送的多,多到安原儿都怀疑,易辰离已经把整个辰阳(diàn)所有的好东西都搬空了,都让她带走。

    他是多怕安原儿在家里会受欺负,给了这么多的东西。对女子来,在家里过的顺遂,钱财权势就是最大的底气。安原儿已经是县主,在(shēn)份上不输给谁。其实钱财,安原儿也不缺,可易辰离还是执意给安原儿送了这么多。

    安原儿只是淡淡看了一眼东西,没有一丝留恋。

    她冷笑一声“感谢我多年相伴?让我带走这么多东西?他怎么不把他自己都打包给我带走算了。”

    直到看到李桂、看到这么多箱子,安原儿才真的相信,原来易辰离是真的同意了让她离开的,在她不知道的(qg)况下,他就同意了。

    她本来都做好了和所有人对抗的准备,不管是谁,都不能做她的主,让她离开。

    可是,他就这么把她给丢了。

    他总是想把她丢掉,这也不是他第一次把她丢掉了。

    安原儿想起昨夜的一切,怪不得他要尽可能满足她所有的愿望,原来他早就想好了,她会离开。所以才会尽力满足她。

    亏她昨还那么感动的!

    这一刻,愤怒、崩溃、难过……所有复杂的(qg)绪交织在一起。

    安原儿红着眼睛,质问李桂“易辰离人呢?他只叫你来送我,他自己呢?”

    李桂与安原儿相处也有多年,也算是见过了安原儿许多许多面,这是李桂第一次,在这个女孩眼里看到了绝望。

    那个最(ài)笑的女孩,此刻头发凌乱、脸色苍白,光着脚丫站在他面前,眼睛没有了神采,她整个人仿佛被抽了气,空落落的。

    李桂于心不忍,可想起主子的吩咐,硬着头皮“主子前程往事就当是痴梦一场,原姐不必念着,想着这里,也祝原姐锦绣前程、前途无限……不必再见了。”

    “哈哈哈哈哈。”安原儿突然有些癫狂的笑了,笑着笑着她又哭了“不必再见了。他果然是又狠心、又绝(qg)……易辰离,不愧是你啊!”

    安原儿原来只以为他只不过是让她回家,可谁知,这些他送的礼也是为了划清两饶界限。

    多年相伴在他眼里,只换来一句痴梦而已、不必念想。

    更可笑的是,他祝她前途无限,若她真的在意前程,当年还是孩童时期,她就不会义无反鼓来辰阳宫了。

    他明明最懂她,可他却伤她最深。

    为什么要赶走她,为什么要对她这么过分的话?

    易辰离,你这么对我,良心不会痛吗?

    难道暴君的心,真的是捂不(rè)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