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十三章 清春客栈

作品:《炼血巅峰

    “这又是为何?”

    胡邦的话再次让林雨星感到奇怪起来,他实在想不出自己前后有什么变化,从而导致此人临时改变主意。

    “难道是那块(shēn)份牌?”林雨星暗自想到。

    “既然阁下不想做了,那就算了吧,这是五块血灵石,就当作刚才的报酬吧。”

    看着胡邦绷着脸不愿说,林雨星也不强人所难,从怀里掏出些血灵石就拿给他。

    看着林雨星手中的血灵石,胡邦有些犹豫起来,他确实很需要这些血灵石,可自己什么也没有做,拿了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还没请教公子尊姓大名?”胡邦并没有接林雨星手中的血灵石,反而拱了拱手问起其姓名来。

    “在下姓辛,名玉林。”林雨星想了想,还是决定用个假名。

    “难道不是姓方?”

    “看来阁下真的因为我是城主府之人,才决定不做我这一单的吧?”林雨星似笑非笑道。

    “在下岂敢如此。”胡邦急忙道。

    “不过阁下放心,我确实不是城主府之人。”林雨星淡淡道。

    “那这令牌……”胡邦(yu)言又止。

    “这是刚刚在路上一个老者给我的,至于其中缘由,那就不方便说了。”林雨星摸了摸手中的令牌说道。

    “原来如此,倒是在下误会了,还请公子不要计较。”胡邦拱了拱手,有些不好意思道。

    “那阁下这单生意还做吗?”林雨星似笑非笑的问道。

    他现在已经确定,此人肯定是与城主府有什么过节,所以才如此的,具体什么过节,林雨星不想知道,他也不想去管。

    “这个自然要做的。”胡邦笑了笑道。

    “行吧,你现在带我先去找一家客栈,最好安静的一点的。”林雨星道。

    “没问题,辛公子这边请,说起客栈,那就不得不说这家客栈了,便宜又实惠……”胡邦一改刚才的沉默,在林雨星旁边喋喋不休起来。

    经过一番左拐右拐,林雨星他们终于来到一处人流量比较少的地方。

    此处刚好有一家客栈,也就是胡邦特意为他找到的。

    林雨星环视了周边环境,确实比较安静,满意的点了点头“不错,就这里了。”

    胡邦听到后,心中也是舒了一口气,他一共带林雨星看了七八家客栈,结果不是人太多就是嫌太吵,终于在这里找到了一家,让其不得不有些埋怨林雨星的(ài)好。

    “那公子还有什么事(qg)需要在下帮忙的吗?没用的话,我在此告辞了。”胡邦挠了挠头道。

    这一路来,林雨星通过胡邦

    口中得知了整个古域城以及古域战场的有些事(qg),虽然不是面面俱到,但也像刚来时的两眼一抹黑。

    “倒是没有其他问题了,不过令在下好奇的是,风信子行业与这风信阁有何联系之处吗?阁下难道属于风信阁之人?”林雨星想了想,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辛公子说笑了,我怎么可能是风信阁之人,之所以叫风信子,这只是民间的一种称呼罢了,与这鼎鼎大名的风信阁并没有任何关联。”胡邦摇头苦笑道。

    “哦!原来如此,那不知这城中可有风信阁的分部?”

    “有,这风信阁就设在城西南方向,很好认,门口放有两个大金鼎就是。”胡邦指了指城中某处道。

    “那行,多谢阁下解惑,这是十块血灵石。”林雨星拿出血灵石后,拱手道谢。

    “各取所需罢了,辛公子不必客气,那在下就此告辞。”胡邦接过血灵石后便告辞一声,转(shēn)离开。

    林雨星转(shēn)看了一眼前面的客栈的牌匾,只见洋洋洒洒写着“清(chun)客栈”四个大字。

    “清(chun),青(chun)?有趣!”林雨星笑了笑后就进了客栈。

    ……

    此时,在一间古香古色的房间中,一个鹤发童颜的白袍老者端坐在一把雕花木椅上,其面前躬(shēn)站立着一个青衫的中年人。

    这老者表示别人,正是送林雨星两千块血灵石赔罪的方德泽。

    “你说哪少年已经进了城?” 方德泽轻声问道。

    “千真万确,这是属下亲眼所见。”青衫男子郑重的回答道。

    “那他现在在何处落脚?” 方德泽接着问道。

    “属下看到他进了清(chun)客栈。”

    “清(chun)客栈!” 方德泽噌的一下就突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吓得青衫男子一阵后退。

    “是……是……是的”青衫男子被吓得有些结巴,由于过于紧张,额头上的汗水都开始往外冒出。

    他是真的不知道眼前这老者怎么会突然发难,让其心惊胆战。

    “那他是直接去的,还是有人带他去的?” 方德泽急忙抓住青衫男子的衣领,瞪着眼睛问道。

    “有人带去的,是一个风信子,但不是直接去的,而是去了好几家,最后才选的清(chun)客栈。”方德泽的这一举动,把青衫男子吓得不轻,可还是急忙说道。

    方德泽听到后心中一缓,发现自己的举动有些过于激动,所以放下了青衫男子,恢复了原来的模样,想了想后便出口询问道

    “那个带路的风信子是谁?”

    “胡邦!”

    “胡邦?胡淑的父亲胡邦?”

    “是的。”

    “怎么会是他?” 方德泽自言自语起来。

    看到方德泽这幅模样,青衫男子更是大气不敢出,恭敬的站在一旁。

    方德泽的沉默致使房间中如死一般静寂,似乎只能听到人的心跳声。

    “从现在开始,你要一刻不停的跟着那个小子,最好想办法听到其跟所有人的交谈内容,并且随时告知于我,你可明白?”老者的声音打破了静寂,严肃的吩咐青衫男子道。

    “属下明白。”

    “行了,你下去吧!”

    此时方德泽的话就如悦耳动听的声音般,青衫男子唯唯诺诺的告罪一声后,便连滚带爬的急忙离开,生怕晚了会被什么东西吃了一样。

    青衫男子离开后,老者的脸色突然变得(y)霾起来。

    “清(chun)客栈,这小子究竟是无意之举还是有意为之。胡邦,希望你识趣一点,不然我不介意把你除掉。不过这静萱丫头确实让人头疼,真怕她忍不住出了什么纰漏,到时候功亏一篑不说,怕是会连累到城主。”

    老者自言自语后就不再多说,缓缓坐下来闭目养神起来。

    ……

    清(chun)客栈中,林雨星一脸古怪关了门,然后坐在(chuáng)上思考起来。

    就在刚才,他准备问掌柜要住店时,却被告知已经客满,然他去其他家住。

    就在这时,下来一个全(shēn)笼罩在黑袍中之人。

    说可以腾出一间给他住,完后便自顾上楼,林雨星都来不及道声谢就消失在楼道拐角处。

    在店小二的带领下,林雨星一路上看到所有房间都是空(dàng)(dàng)的,一个人都没有,可为什么掌柜却说客满,难道是黑袍人全部包下此客栈了?

    无论是问掌柜还是店小二,得到的都是“不可说”这三个字。

    反正林雨星就是觉得,这个清(chun)客栈虽然清净,可就是静得有些可怕,让其感到毛骨悚然。

    “温老?此处可有什么异常之处。”林雨星这时不得不问起了体内的温老。

    “小子,这回想起我来了?”温老有些不悦道。

    “额!你不是说没事少找你吗?这次是真又事。”被温老突然来这么一句,愣得林雨星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

    “放心吧!等你有什么(xg)命之忧我才会出手相救,至于其他的,嘿嘿,自己看着办。”温老嘿嘿一笑后便不做声了。

    林雨星听到后真的感到无语,不过温老既然这样说了,自己(xg)命倒是没事,只不过这客栈有些处处透着诡秘,着实让他心(qg)好不到哪里去。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