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605章 我要一辈子守着你的

作品:《皇叔毒宠:王妃请上位

    手机直接访问:

    他现在一点都不想看到苏玉幽这张虚伪的脸。

    虚伪的面具被撕开,里面就是丑恶的真面目,苏玉幽眼神(y)冷的厉害,不知是因为北堂辰无(qg)的拆穿,还是因为别的些什么,她张嘴,北堂辰的声音比她更快。

    “以后别再让我看到你,我会恶心。”

    说完,北堂辰头也不回的转(shēn)离开。

    苏玉幽顿时一口闷气涌上来堵在心口,厌恶,他竟拿那种厌恶的眼神看她!

    刚刚北堂辰最后看她的那一眼,充满了厌恶。

    他说她恶心。

    “北堂辰!”苏玉幽咬牙怒吼一声,平时的淡定(dàng)然无存。

    险些就要站不稳,彩月及时扶着她,“娘娘,娘娘您没事吧?”

    苏玉幽紧紧的抓着彩月的手,“回宫!”

    苏玉幽回宫之后,便气病了,太医来看,只说是感染了风寒,可苏玉幽心里却警铃大作。

    她在九王府,并未触碰任何东西,也没喝九王府的茶,按理说是不会染上疫病的。

    可接连几天,她反复发(rè),风寒不见好转,苏玉幽便知,自己万般谨慎还是中招了。

    她甚至都不知道九皇叔是如何对她下手的。

    然后在陵州八百里加急的奏折送到京城的时候,苏玉幽便确诊染了疫病,一时间极坏了满宫的太医,搞得整个宫里人心惶惶的,苏玉幽大病一场,每(ri)汤药不止,可高烧不退,(shēn)上的红疹也消不下去,受尽疫病的折磨。

    九王府。

    经过刑琅几天的精心治疗,苏瞳已经醒了过来,并且(shēn)上的疹子都消了,精神也好了很多。

    刑琅说她的病(qg)已经稳住了,府中也不必担心会被传染了,府里上下皆松了口气。

    这几天,都是北堂逸衣不解带的照顾她。

    苏瞳醒来便见北堂逸面容憔悴,眼睛里都是血丝,一看就是没休息好。

    “相公,都是我不好,让你受累了。”苏瞳摸着男人憔悴的脸,闷闷的吸着鼻头说。

    北堂逸抓着她的手,放在嘴边吻了吻,“什么都没有你醒过来最重要。”

    苏瞳清亮的眸子里闪过泪光,握紧男人的手说,“我睡了多久?”

    她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到了从未谋面的娘,还有北堂逸,可醒来,她好像又记不大清了。

    “七天。”北堂逸嗓音沙哑的说。

    这七天里,她一直梦魇着,北堂逸便提心吊胆的过了七天。

    这时,琥珀送来了刚熬好的药,“王爷,药来了。”

    这几天给苏瞳喂药,擦(shēn)子都是北堂逸亲力亲为的,他吹凉了汤药说,“乖乖把药喝了。”

    看着男人疲累憔悴的脸,苏瞳心里被心疼和感动填满,她乖乖的喝完了药,吩咐说,“琥珀,你先下去吧,不许任何人来打扰。”

    琥珀乖巧的点头,“是。”

    然后小丫头退出去的时候顺带关好了房门。

    苏瞳微微侧(shēn),拍了拍(shēn)边的位置,“相公,过来睡觉。”

    北堂逸脱去外衣,听话的躺了上去,几天几夜没合眼,饶是他(shēn)体再好也有些撑不住,“王妃,答应本王,以后绝不能离开本王半步。”

    她这一病,让北堂逸慌了神,若不是有刑琅在,她怕是就会永远离开了他。

    有那么一刻,北堂逸害怕极了。

    苏瞳能感觉到男人的不安心,她趴在男人(xiong)口上,听着男人沉稳的心跳声,“你这么好,我怎么舍得离开你呢,我要一辈子守着你的。”

    眼眶忍不住的泛红,北堂逸这么好,她死都不舍得离开。

    苏瞳闭上眼,然后北堂逸平稳的呼吸传来,他真的累了,很快便睡着了。

    听闻琥珀来说,苏瞳醒了过来,刑琅紧绷了多(ri)的神经总算是松了下来。

    好在,她没事。

    然后在唐文烬欠扁的劝说下,刑琅也回房休息去了。

    刑琅也是几个(ri)夜没合眼,他还两头跑,医治完苏瞳又要跑相府,其实最累的是刑琅。

    苏瞳好起来了,封小七自然也不例外。

    小家伙病好起来,可活泼了,也不用(ri)(ri)闷在屋子里,可是在府里透透气了。

    封颜去了小家伙房间,却没瞧见人。

    然后问管家,“小七呢?”

    管家想了一下说,“小公子大约是拉着三小姐去后院玩去了。”

    封颜找来后院的时候,果然便见封小七和苏玉兰在这儿。

    “苏姐姐,我们就用那棵树练手吧!”封小七拉着苏玉兰在府里找了颗最粗的树。

    苏玉兰瞧

    着点头,叮嘱说,“我们可说好了,这事只能你知我知,天知地知,不能告诉别人,尤其是你爹!”

    “我保证,绝对不会告诉别人的!这是我和苏姐姐之间的小秘密。”小家伙打保证说。

    苏玉兰满意一笑,然后掏出弹弓,笑的贼兮兮的,“我教你。”

    好久没练手了,苏玉兰弹无虚发,轻飘飘的树叶都被她打了下来,封小七在边上拍手叫好。

    “苏姐姐好厉害啊!我也想玩儿!”小家伙兴奋的说。

    “给你。”苏玉兰大方的将她的弹弓给小家伙。

    然后手把手的教小家伙玩儿弹弓。

    小七没玩过,从前封颜都不让他玩这些东西,觉得可新鲜好玩了,高兴极了。

    苏玉兰发现小七很聪明,她随便一教,小家伙就能领会到她的意思,就是小家伙还小,臂力跟不上,(shè)出的弹弓也没什么力道,不过小家伙的瞄准(xg)很好。

    “你们在干什么?”

    封颜的声音突然出现在(shēn)后,吓的苏玉兰一弹,“封,封相”

    封小七也立马把弹弓藏在(shēn)后。

    完了,被爹发现了。

    小家伙朝苏玉兰投去了求助的眼神,苏玉兰讪讪的扯着嘴角,“封相,你怎么来了?”

    实则心里懊恼极了,既然让封颜看到她教封小七玩弹弓,苏玉兰心里羞愧极了,感觉没脸见人。

    封颜眸光平淡如水,“小七,过来。”

    封小七软软糯糯的嘟嘴走过去,路过苏玉兰(shēn)边的时候,小家伙顺手把弹弓塞回了她手里,“爹,我错了。”

    乖乖的在封颜面前认错。

    封颜面色看不出喜怒,苏玉兰拿着弹弓,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我封相你别怪小七,是我教他的”

    记不住网址,可以百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