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19章 毒?

作品:《兔子必须死

    三人喝的都不少,勾肩搭背的聊着,也没注意边上的人,更没注意刚好从边上路过的飞诞。

    飞诞一听,猛然停下脚步,一把揪住山蜘蛛的后脖领子,问道“你们说兔子”

    山蜘蛛的脾气可从来都不是好脾气,被人揪住后脖领子,顿时大怒,猛然回头,张嘴就要咆哮结果一看是一张老鼠脸,再看仔细了之后,愤怒的脸立刻就软化了下来,挂上几分笑容,呵呵笑道“原来是飞诞大人啊。”

    听到这话,金蟾和鬼车同时回头,然后纷纷给飞诞见礼。

    这三人在城里是很好有名气的,不少人看到他们给飞诞这只老鼠精见礼,不少人都是一脸的疑惑之色。

    飞诞虽然在飞诞殿以及飞诞城中掌握着绝对的权力,但是他跟一般的老鼠差不多,都是昼伏夜出,或者死宅的那种。所以本地人反而对他们的城主飞诞,没什么印象

    看到三人给飞诞见礼,众人悄然议论着。

    不过总有几个明白人,看了一会后,就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悄然解释了起来。

    “那是飞诞城主”有人道。

    “什么飞诞城主他竟然出来了”有人惊讶。

    飞诞一听眉头紧皱,横了对方一眼,什么叫他竟然出来了难道他是监狱里刚放出来么

    对方被飞诞这一眼,吓得当场就跪下了。

    飞诞也懒得搭理这种小喽啰,问道“你们三个刚刚说兔子怎么回事”

    三人不敢怠慢,赶紧传音解释了一下事情的前因后果,听完了,飞诞猛然意识到了什么一把抓住鬼车的衣领子,问道“你是说那兔子的牙口非常好”

    鬼车拿出自己的战车,道“您看,轱辘都被咬下去了,牙口能不好么”

    飞诞一看,顿时急了,一跺脚,拉着长音大喊一声“我靠,上了傻子的当了”

    这一刻,飞诞终于明白为什么魁一和魁二会把兔子给他送去了,这不是给他送兔子,这是惦记上他的宝贝了

    再想到那兔子之前张嘴作势要咬笼子的场景,他的心更是慌的一逼,一边跑一边默默祈祷“东皇保佑,那兔子千万别咬断了笼子啊”

    虽然这么祈祷,但是飞诞很清楚,他那个笼子虽然不错,但是质地怎么着也不可能比鬼车的法宝好法宝都能一口咬掉一个轱辘,更何况,一个笼子

    看着飞诞狂奔而去,鬼车、金蟾、山蜘蛛三人一脸的莫名其妙。

    山蜘蛛低声道“飞诞大人这是怎么了”

    金蟾摇头道“不清楚。”

    鬼车眯了眯眼睛,问道“他刚刚听了兔子牙口好之后,就好像受到了什么刺激。会不会跟兔子有关系”

    “去看看不就知道了”金蟾道。

    三人一点头,立刻追了上去。

    飞诞一边跑一边喊“所有人听令,给我把炼丹室内的兔子给我抓出来”

    喊完了,飞诞才反应过来,他出门的时候已经千叮咛万嘱咐了,大门关闭,谢客,谁都不见。所有人都进了大殿当中,炼丹室之外,守护炼丹室的安全。而那大门一旦关闭,各种结界就会跟着升起,别说他喊话了,他现在就算是对着大殿发动一下攻击,估计里面的人也只是以为发生了敌袭,然后把阵法运转到更强而已。

    想到此,飞诞心急如焚,一路狂奔,速度极快。

    奈何,整个飞诞城内布满了大阵,这大阵是国师鲲鹏亲自设立,大阵能够压制所有人的实力,让大家无法在城内瞬间移动,甚至连速度都会被压制到一个非常低的程度。

    而飞诞,显然不具备蛮力破阵,瞬间移动的能力。

    也是,他只能苦兮兮,泪流满面的狂奔,再没了之前的风度、体面。

    此时此刻,秦寿虽然不知道飞诞回来了,但是秦寿深知一个道理,眼前的东西再多,没进嘴都不是自己的。

    于是,秦寿几乎是在飞诞离开的瞬间,就咬开了笼子,然后狂笑一声吼,开始了大扫荡。

    秦寿没有动炼丹炉,因为他知道这炼丹炉里的东西对于妖族天庭十分宝贵。所以,他不确定这炼丹炉上有没有被人动了手脚,万一他冲过去摸了一下,结果引发个警报什么的,那岂不是得不偿失了

    所以,秦寿决定先从四周的一个个山洞开始下手,随便选了一个山洞一头就冲了过去。结果山洞门口一道绿色的光芒亮起,化为一面结界,啪的一声将秦寿挡在了外面。

    随后那绿色的结界当中,出现了飞诞的虚影,只见飞诞怒视秦寿的方向,呵斥道“何方小贼,胆敢偷我的宝贝你活腻味了我乃妖族天庭”

    秦寿刚开始真的吓了一跳,以为这结界惊动了飞诞,飞诞一个念头就回来了呢。但是听了一会后,他发现这虚影有些不对劲他说的话都是万金油的话,也就是,不管谁来偷他东西,都能对上号。这并不符合正常的逻辑甚至从头到尾对方都没喊他一声兔子

    这就说明,这玩意就是一种吓唬人的留言而已,并不是真的飞诞。

    想到此,秦寿也松了口气

    这时候飞诞喊道“我这结界乃是天下第一毒阵,毒皇列阵,沾染一下,轻则肉身腐烂,重则魂飞魄散”

    “魂飞你大爷”秦寿骂了一句,张嘴就咬在了结界上,那结界如同豆腐一般直接被秦寿咬了个洞。不过结界是能量组成的,所以马上就自我修复了。

    秦寿吧嗒吧嗒嘴,果然如飞诞所言,这结界中蕴含着剧毒,剧毒进入秦寿的肚子里,秦寿只感觉肚子里一阵翻江倒海的欢呼

    所有细胞都兴奋了

    原本要他命的剧毒,还没折腾出个一二三来,瞬间就被细胞们给分吃了,然后秦寿感觉了一下,竟然还挺补的

    既然确定自己不怕这个毒,秦寿再不客气了,直接扑在结界上,张嘴就是一顿狂啃,啃出一人大笑的洞后,他立刻钻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