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44章 炖鳝鱼

作品:《兔子必须死

    见秦寿刚刚还兴趣盎然呢,一听不好看,立刻就兴趣索然了,众人也是一脸的懵逼。在妖族天庭,信奉的是实力至上,啥时候是看脸认人了

    不过秦寿不追问了,几个人也松了口气,毕竟,自家的秘密,还是少说点的好,免得沾因果,死的太惨。

    但是鬼车和山蜘蛛却是坐立不安了,这是急着回去吃饭了么

    秦寿回头见这两个家伙泪眼汪汪的样子,无奈的摇摇头道:“别瞎琢磨了,我跟我姐刚刚挑肥拣瘦的,说的是竹虫。谁要吃你们这几个丑八怪了真要吃,我刚刚直接等着收尸不就完了”

    鬼车下意识的嘀咕了一句:“还以为你想吃新鲜的呢”

    秦寿:“嗯我忽然觉得,你说的有道理啊。”

    鬼车一听,噗通就跪那了,叫道:“兔爷,我错了”

    秦寿点点头道:“知道错了,是好事。那行,你就跪着跟我们走吧。”

    鬼车听秦寿的意思是不吃他了,顿时连连点头,就这么跪着跟着大部队走了。

    说是走,其实走了一会后,方雅一挥手,所有人都是一阵天旋地转,等回过神来,已经出现在一座高大的城门外了。

    秦寿一抬头仔细一看,竟然是酆都城外

    只不过不是酆都城的南门,而是东门,这个门秦寿没走过。显然,这门也没怎么用过,大门虚掩着,四周一片冷清,一个鬼影都没有。

    进了门,秦寿这才发现,酆都城东门竟然是一片连绵的山脉只不过在酆都城其他的地方,看不到而已。又或者说,这里本身就是一片禁区,说实在酆都城里,却又自成天地,不与外面往来。

    翻过几座大山,秦寿就看到了坐落在群山当中的方府,这时候秦寿才真正的在地理意义上明白方府的具体位置。

    方雅带着秦寿进了门,但是金蟾、山蜘蛛四个人却不敢进去,只能在外面等着。因为他们要进去的时候,立刻感受到了一种恐怖的气息袭来,仿佛院子里有什么骇人的东西存在似的。

    秦寿回头看了看,再看看方雅,知道这是方雅不愿意让他们进门的缘故,所以也不管了。

    等秦寿走了,四个人面面相觑,最终也没敢乱跑,就在大门口蹲着。

    “飞诞大人,咱们在这等什么啊”山蜘蛛问。

    飞诞道:“不知道。”

    山蜘蛛又问金蟾,金蟾跟着摇头道:“不知道”

    山蜘蛛道:“那我们在这等着干啥啊不如找点事情做呗”

    飞诞和金蟾一听,同时看向了鬼车,道:“的确,在这待着太无聊了,找点乐子吧。”

    山蜘蛛高兴的应和道:“对对对找点乐子吧,太无聊了哎哎,鬼车大人,你你干啥,你别过来啊,我会喊的啊啊”

    咚咚,乒乓嘭

    方府大门口,上演了一阵鬼车暴打山蜘蛛的戏码,边上金蟾和飞诞看的是津津有味,时不时的还喊一声:“打脸,打脸”

    正当他们打的爽呢,仿佛的大门缓缓打开了,一张不满褶子的脸探了出来,一脸冰冷的道:“安静点小姐不喜欢吵”

    此话一出,四个人一听,差点就炸了,在妖族天庭,他们不是最大的,却也不是好脾气。他们想做什么,别人阻止,那得看是谁,于是四个人同时凶狠的看向了孟婆。

    孟婆冷冷的扫了他们一眼,四个人瞬间打了个激灵,猛然想起这里不是妖族天庭,这是比妖族天庭还恐怖的地方,于是四大妖王,瞬间怂成了四大蔫茄子,老老实实的两人一组,分开左右,蹲在了方府的门口。

    孟婆见此,这才冷哼一声,关上大门,离去了。

    “带他们回来,你就要管着他们,切勿让他们乱来。”方雅给秦寿倒了一杯柠檬水,叮嘱道。

    秦寿连连点头道:“放心吧姐姐,我带他们回来,只是觉得,他们就这么死了有点可惜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他们好歹也都是金仙”

    方雅道:“那个飞诞,是大罗金仙。”

    秦寿一愣,惊呼道:“啥他大罗金仙扯呢吧”

    秦寿实在无法将飞诞那猥琐老流氓,臭不要脸的家伙和大罗金仙扯上。

    方雅道:“妖族天庭有五大妖帅,他是其中之一,虽然是最弱的,但是也的确是大罗金仙。不过他修行出了问题,虽然有大罗金仙的境界,却没有大罗金仙的实力。那个鬼车半步大罗金仙,金蟾是金仙巅峰,山蜘蛛是金仙九重天。这些人跟着你,到也算是不小的助力,不过,你记住,他们是妖族天庭的人。”

    秦寿不以为然的道:“妖族天庭别逗了,他们都快被妖族天庭杀了没有我,他们都死了。”

    方雅微微一笑,也不争论。

    秦寿忽然问道:“姐姐,这妖族天庭是不是脑子不好使啊这么多强力打手,说杀就杀,杀了,多可惜啊。”

    方雅摇头道:“对于他们来说,对于妖族天庭来说,死亡并不是真的死亡,他们能复活第一次就能复活第二次。不过,复活是要付出代价的。”

    说完,方雅道:“我去做饭,晚上我们吃鳝鱼。”

    “好嘞”秦寿应道。

    当晚,龙岛上一片哀嚎之声响起

    “老祖,九长老在海中修行,突然有大手落下,凭空将他抓走了,您可要给九长老做主啊”一名童子坐在龙岛大殿当中,嚎啕大哭。

    龙族的老祖,是一名身穿青色道袍的男子,男子脸上带着一个银色面具,身边放着一口巨大的箱子,箱子里也不知道放了什么东西。

    下面的八个老人也只是低头垂手而立,根本不敢作声。甚至抬头看一眼年轻人的勇气都没有可见,此人在龙谷的威严有多强。

    “老祖,龙族长老千金之躯却被人抓走,从我龙谷建立以来,是从未有过的事情。还请老祖定夺”一名身穿黑衣的老人上前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