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02章 扒衣服

作品:《兔子必须死

    绿鳞不是战巫,而是一尊巫师。

    她的资质并不算好,但是运气不错,早些年的时候捕捉到一丝祖巫相柳的气息,炼化成毒息后收入拐杖当中。然后日夜祭炼,又加入各种天下奇毒后,这毒息竟然被她练出了灵性,最后化为两条绿色毒蛇隐藏在拐杖当中。

    和人对战她想来都是放出蛇息坐等人死,几乎无往不利。

    她怎么也没想到,无往不利的蛇息竟然会有一天有去无回……还是被人给吃了!

    这等于直接废了她八成实力,她如何能受得了这个打击?

    就在这时,兔子忽然大笑道:“逗你玩的,我没吃……我一个人仙吃了,岂不是会被毒死?”

    绿鳞一听,顿时松了口气,关心的问道:“那我的蛇息呢?”

    秦寿摸着下巴,歪着个眼睛,一副沉思的模样,想了半天道:“这个……好像是……”

    “怎样?”绿鳞追问。

    秦寿一拍大腿,哈哈大笑道:“我给吃了!哈哈……刚刚逗你玩的,哈哈……说真的,我都没打算吃他,他自己就钻进我嘴里了。”

    绿鳞的脸顿时就黑了。

    就在这时,兔子忽然掐住自己的脖子,大叫道:“我曹,有反应了!啊……疼!哦……要命了!啊……”

    然后就见这兔子伸长了舌头,翻着白眼,吐着白沫,原地转三圈后啪叽一声摔在了地上,脑袋好巧不巧的压在了红河的胸上。

    虫八见此,微微摇头,传音道:“你脑袋那么硬,还找软地方趟……”

    秦寿理直气壮的传音回去:“你懂个屁!”

    虫八:“……”

    那边的绿鳞看到兔子躺在了地上,脸色就跟变色龙似的,一会青,一会白的,最后一顿拐杖,指着兔子大骂道:“你个死兔子,还想耍我?蛇息毒入体,全身发绿,五息之内化为浓水,十息之后消失无形!你这哪里是中了蛇息,你这是吃了砒霜吧?!”

    虫八揉了揉眉心道:“你演戏就不能走点心么?”

    秦寿干咳一声抬起头来,一脸认真的看着绿鳞道:“那个,我现在染绿毛,还来得及么?”

    绿鳞勃然大怒:“我要杀了你!”

    秦寿一勾手指头道:“来来来,你杀我一下试试。”

    绿鳞一听,一步上前!

    秦寿指着红山道:“她再走一步我弄死她!”只不过这次说的弄死,是指他脚下的红河。

    红山一听,怒骂一声:“你们的事情,管我姐姐什么事?”

    秦寿一仰头道:“老子就这么这么不讲理,爱咋咋地!她又要动了啊!”

    那边绿鳞第二步刚要跨出去,红山一把揪住了老太太的脖子,然后就如同提小鸡子似的一下子提了回去,然后转身就扔在了地上!

    绿鳞正要发火,红山一瞪眼珠子道:“你给我消停点,没了蛇息,我想揍你就揍你!”

    绿鳞怒道:“我代表的是绿藤部族!”

    红山不以为然的道:“你没了蛇息,你们部族一个能打的都没有。惹毛了我,全揍一顿,也就是几天的功夫。”

    绿鳞:“……”

    绿鳞看向白峰和鬼雄,这两个人立刻扭过头去,显然没有帮忙的意思。

    白峰叫道:“兔子,九千岁留下,那炉子你可以带走。但是红河你不能伤她性命。”

    鬼雄也道:“没错,兔子,只要你照我们说的做,我们保证你们的安全。”

    秦寿踢了一脚脚下的红河道:“听到没?你先把炉子体内的什么什么针解了,我保证放你离开,如何?”

    红河冷哼一声道:“你们外面的人说的话,没有一句是实话,我不信!”

    秦寿道:“嘿……你是不是觉得兔爷我拿你没办法啊?”

    红河直接给了秦寿一个白眼。

    秦寿点点头道:“行,算你厉害。虫八,来,把她衣服扒了!”

    “啊?”虫八本就是个腼腆小处男,一听要扒女人衣服,绿色的脸立刻就变成了红色!肾上腺素明显增多,呼吸都加快了不少。

    红河一听,顿时羞怒交加的道:“你敢?!”

    秦寿哈哈大笑三声道:“我会不敢?”

    红河看着秦寿那流氓的样子,终于有点慌了,一咬牙道:“你敢懂我,我红河部永世追杀你,上天入地,没你安身立命之所!”

    秦寿摸摸下巴道:“说的怪吓人的……”

    红河见秦寿似乎有点怕了,顿时松了口气。

    就在这时,秦寿对八卦炉道:“老炉啊,这可是你性命攸关的事情……你看……”

    “让开,我来!”八卦炉可没那么多想法,跟了老君这么多年,红不容易有了神魂,并且可以全世界蹦跶了,他可不想就这么死了。虽然,他也不确定自己会不会死……因为他总觉得肚子里那几根针,没那么致命。不过他天生胆子小,怕死就不敢赌。

    看到八卦炉雄赳赳气昂昂的冲上来,然后炉子上的一个耳朵伸展开来如同一只手一般,一把就抓住了红河的衣服。

    红河下意识的看向白峰、鬼雄等人,希望他们出手相助。

    结果她悲催的看到,那两个混蛋瞪的眼珠子比兔子还大!

    顿时红河知道,这两个混蛋指不上了,于是叫道:“停下!住手!我同意了!”

    八卦炉一听,赶紧停手,然后道:“你先给我把针拔了再说。”

    红河道:“我手坏了,拔不了。”

    八卦炉回头看兔子:“她手坏了,拔不了,咋办?”

    秦寿白了他一眼,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道:“你是不是傻?她手坏了,你手有没坏,扒衣服啊!”

    八卦炉先是一愣,随后恍然大悟,伸手就去干活了。

    红河怒道:“死兔子,你不讲理。”

    秦寿笑道:“你说对了,兔爷我就是不讲理。我们停手,你就要给他拔出那几根针,至于怎么拔出来,那是你的事,不是我们的事。你做不到,我们就扒衣服!赶紧扒!别停下,兔爷我已经很多年没开过荤了。”

    八卦炉顺势抓下去!

    红河大叫道:“我有办法,我有办法了!”

    秦寿一听顿时乐了,八卦炉也笑了,因为就在刚刚,秦寿传音八卦炉:“要是衣服快扒下来了她还没办法,那就算了,想想其他办法。”

    s:黄粱新书《都市仙灵》求一波收藏,打赏,推荐票。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