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56章 耐心

作品:《兔子必须死

    此话一出,鲁班愕然,咋说着说着,兔子到他这来了?

    然而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和玉帝保证的话,想反悔都不行了。

    玉帝点头道:“准!”

    李靖也是一愣,他昨天晚上一夜没睡,就是在那考虑如何把兔子踢出山,还他家孩子一个清静之地的办法。那一晚上,啥主意都想了,文曲星的各种反驳和对策他也都想过,拉着一帮谋士思来想去,谋来谋去的,脑子都快烧坏了

    结果,今天一提出来,都不用他说什么,鲁班上来一顿瞎搅合,就成了

    早知道如此简单,他浪费那么多脑细胞干啥啊?想到此,颇有几分幽怨的瞥了一眼鲁班,不过目的达成了,他也松了口气。

    于是这场每周一次的大型早朝结束了,各位神仙各自散场。

    同时,一道飞飞向了月球。

    啪!

    一张纸拍在了正在吃饭的兔子面前,秦寿一愣,这是啥?

    拿起来看,秦寿的眉毛皱了起来:“这就给我换学校了?这算是毕业还是开除?我觉得,山还不错啊”

    秦寿吧嗒吧嗒嘴,嘀咕道。

    虽然去山没几天,但是秦寿真的觉得文曲宫的同学都不错,老师也还行就是上厕所时间长了点。

    不过既然是上面给换的,他也没啥好说的,准备过两天开学了,去告个别什么的。

    但是既然是告别,总得带点啥礼物吧

    思来想去,秦寿发现,他还真没啥可送的,于是,两手一摊,不送了!

    秦寿好不容易放假了,嫦娥干脆也请了假不去了,一人一兔子就在家里收拾那颗苹果树,秦寿能够调来水了,苹果树立刻就精神抖擞起来,叶子越发茂盛,甚至枝丫中间已经开始结一些小果实了,看的两人颇有几分满足感。

    于是秦寿决定,大力发展苹果树种植业。

    然后秦寿和嫦娥剪断了一些苹果树的树枝,开始了不知道是死是活的扦插活动

    没多久,二十多颗苹果树幼苗被种了下去,盖好土,浇了水,剩下的就是看他们的求生欲和生命力了。

    与此同时,月亮外面,一道身影鬼鬼祟祟的在外面打着转。

    “去还是不去?去?还是不去”天蓬元帅手里拿着一捧花,一片花瓣一片花瓣的往下扯一脸的纠结和羞涩。

    “去的话,那兔子要是问我天河水为啥还没来,岂不是很丢人?还有说家具的事情,貌似一忙乎,也给忘记了要是不去,路过都路过了,不去看看,不太好吧。”而天蓬元帅所说的路过,就是他路过天庭内部的一座山时,拐了个弯家,然后就拐到天庭外面来了

    “对,我就是路过,一会见面,看一眼,打个招呼,留个印象就走!不给那兔子说话的机会!对了,就这么干!还有这花,也送过去就走,鲜花代表我的心,别的就不用说了吧。”天蓬元帅打定主意,低头一看。

    “我的花啊怎么都秃啦!手贱啊”天蓬元帅左手打右手啪啪啪打了三下以儆效尤,然后花扔了,整理了下发型,嘀咕道:“第一次正式拜访就送花太突兀了,嗯,就打招呼好了!”

    于是,天蓬元帅落了下去。

    那一瞬间,天空中出现了一层乌云,不过随后乌云就散了,并没有出现任何闪电。

    天蓬元帅落下云头,整理了一下发型,确定自己是最帅状态后,这才清了清喉咙往大门口走去,结果才到门口,就看到一只兔子坐在大门口,撑着腮帮子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并且,这兔子一眼就看到了他,然后一张嘴:“哎呦,水呢?”

    天蓬元帅一听,老脸一黑,道:“今天有事,先忙去了,改天见。”

    然后天蓬元帅嗖等一下飞没影了

    秦寿撇撇嘴道:“这么薄的脸皮还泡妞哎这些神仙都该分配到地球的中小学去好好炉了。”

    看到这头猪来了,秦寿知道,这家伙八成还没死心,于是,秦寿就守在大门口,他就不信了,这头猪还能耍出啥花样来!

    至于翻墙?

    只要天蓬元帅还要那张脸,就绝对干不出这种事来,否则被兔子揪住,丢脸是一事,直接扭送到玉帝那去,那也是不小的污点。

    所以,秦寿根本不担心这些,就守在大门口,他倒要看看那天蓬元帅能耍出啥把戏来。

    天蓬元帅果然没走,拐了个弯,隐身蹲在角落里盯着大门口,足足看了一个时辰!

    “妈的,这兔子疯了么?家里有美女不看,蹲在门口不走了?”天蓬元帅心头大骂,同时不死心的道:“今天好不容易路过这里,说什么不能错过这个机会。我就跟你比比耐心!我就不信了,你还能再坐一个时辰不成?”

    话音才落,就见那兔子站起来了。

    天蓬元帅顿时乐了:“哈哈死兔子,跟我比耐心,不行了吧?”

    然而,他下一刻就傻眼了,只见那兔子从胸口的黑魔神盒里掏了掏,最后掏出来一张桌子放在了门口,看样子这家伙是准备在这睡觉了!

    天蓬元帅的脸顿时就黑了,见过执着的,没见过这么执着的!他至于跟防贼是的么?他堂堂天蓬元帅,还能偷他们家东西咋的?再说了,月宫里除了嫦娥,还有啥可偷的?

    想到嫦娥,天蓬元帅的心跳开始加速了,越发的不甘心了

    “好,算你狠!我不进去搭讪了,进去看看总行吧!”于是天蓬元帅隐身就要翻墙,忽然,他停下了身子,仔细一看,惊呼道:“好家伙,这月宫里还有反隐身的法阵,幸亏我懂些阵法,否则贸然进去,岂不是要糟?”

    擦擦额头的冷汗,天蓬元帅蹲在角落里研究了半天的阵法,最终他发现,布置阵法的人绝对是个大师,甩他好几条街,他根本破解不了!

    于是,无奈的,摇摇头,不甘心的道:“你们以为就凭这就能防的了我天蓬元帅?太天真了!看我三十六变!”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