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99章 贫不等于贱

作品:《兔子必须死

    风华游鱼柳眉一挑,淡淡的道:“一个个的怕什么?怕这风华楼倒了,没你们饭吃?太子不是说了么?这兔子只在这里呆七天!七天!他就算把风华楼吃了又如何?整个东海都是三太子的,东海地大物博,还愁不能重建一个风华楼?”

    众人闻言,脸色稍微好看了不少,提着的心也放下了。

    一名白月鱼的女子盈盈一礼道:“鱼姐,我们不担心这个,只是担心那兔子叫来太多人了,而且形形色色什么样的都有”

    说到这,白月鱼女子有点嫌弃了。

    其他众女也是如此,他们都是清倌人,一个个高高在上的风华楼绝色,如今要被跟一群普通人凑到一起,想想心中就有些不快。

    风华游鱼呵呵一笑道:“收起你们的不快,拿出你们的风采!想进我这风华楼?今天我就让所有人明白一个道理,哪怕风华楼大门开着,也不是谁想进就能进的!”

    说完,风华游鱼带着一群女子排众而出!

    只见这些佳人,一个个气质不凡,宛若天仙,一举一动间带着冰清玉洁,高贵之气,俨然拒人千里之外,让人不敢亵玩焉!

    这些女子分列两侧,往风华楼门口两侧站定,仿佛无形中形成了一个气场,高贵与低贱划分出一条鸿沟!

    风华游鱼微微仰起高贵的头颅,她相信,这些普通人哪怕有人带着,也没人敢踏进这风华楼半步!

    这就是高贵与贫贱自然形成的沟壑!

    自古以来,没有人敢逾越!

    远处的人群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秦寿跑着跑着,发现身后的人们越跑越慢了。

    “兔子,情况不对啊,大家似乎有点畏手畏脚的。”八卦炉道。

    秦寿一挥手道:“最后考验到了,进了风华楼,才算兔爷我的人!进不去,就他娘的滚蛋!”

    听到秦寿这话,原本放慢了脚步的人群,仿佛被打了鸡血似的,跟着秦寿嗷嗷叫着往前冲,速度越来越快!

    弹涂鱼精更是扯着嗓子不断重复秦寿的话

    甚至还有海族精瓜掏出各种乐器,叮当的乱敲,也算是壮大了声势。

    风华游鱼原本以为她可以利用一直以来的阶级鸿沟挡住这些人,然而他并不知道,这些在她眼中贫贱的人真要发起狠来,可是能将天捅破的!

    风华游鱼带着一群女子站在门口,保持这笑容,傲娇的道:“别怕!摆足了礼仪!我就不信,这些泥腿子真的敢踏进风华楼!”

    然而不管这些女子如何做,前面的人群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而且越来越快!

    风华游鱼的笑容渐渐僵硬、最后消失,然后带着几分惊慌

    就在这时,兔子一声呼喊:“不准碰女人,吃喝随意!”

    弹涂鱼精立刻传递下去!

    众人呼应,然后一群人如同泥石流一般冲进玉石大门,大门因为人太多,被挤压的变形,然后扭曲,最后轰然倒地,被一片大脚丫子啪叽啪叽的踩过变成一地的碎石!

    风华游鱼只感觉四周一道道平时她看都不会看一样的低贱海族从身边一道风一般的跑过,看都不看她一眼,就这么冲进了风华楼里的各个宫殿,胡吃海喝去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四周的海族跑光了身后的宫殿里响起一声声高兴的笑声,呼喊声,觥筹交错中打孩子的声音也不少似乎这些人都把他们给遗忘了。

    众女站在原地,一脸的懵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集体看向了风华游鱼,问道:“鱼姐,我们”

    众女说到这,脸色有些发苦,白月鱼低声道:“鱼姐,这些家伙从头到尾都没看我们一眼我们才是风华楼最珍贵的”

    风华游鱼也是一阵沉默,她本以为兔子这些人是奔着她的姐妹来的,毕竟风华楼是纯粹的风花雪月之地,平时往来的公子哥,都是奔着姑娘来的,否则要吃东西,有钱还买不到?何必来风华楼大把的花钱?

    所以风华游鱼拉出了风华楼的绝代风华阵容,想要让那些泥腿子自惭形秽的离开,结果,这阵容貌似从一开始就摆错了她终究还是小看了这些她平时看不起的人,她们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重要!

    那些她看不起的人,也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不堪。

    沉默了一会,风华游鱼摇摇头道:“散了吧,我去里面看看。”

    说完,风华游鱼往里面走去,结果就看到两个壮汉在远处弄了两根柱子插在地上!

    风华游鱼仔细一看,那赫然是风华楼里的主楼门庭处的立柱!现在竟然被人拆下来立在了这里!

    风华游鱼顿时大怒,心中骂道:“这些混蛋,到底是来吃饭,还是来拆房子的?太过分了!”

    想到此,风华游鱼就想进去找兔子理论!

    结果

    “站住!”京翰一把拦住了风华游鱼的去路。

    风华游鱼怒道:“干什么?这里是风华楼!我是风华楼的管事!”

    京翰摇头道:“我不管你是什么管事,反正兔爷发话了,今天是普天同庆,全体狂欢,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闲?杂!人!等?!”风华游鱼第一次,已经忍不住要骂娘了!一向以仪态端庄著称的她,第一次,脸黑了!

    “没错,只要不是兔爷的人,都是闲杂人等。还有,兔爷说了,吃你们多少,喝你们多少,你们自己记账,头去龙宫要去。”沙坤帮腔道。

    风华游鱼顿时有种头晕目眩的感觉,感情这死兔子不仅霸占了风华楼,吃喝还不想花一文钱啊!这是抢劫啊!

    “没事别在门口瞎晃悠啊,这门刚立起来,万一倒了,砸到人就不好了。”沙坤道。

    风华游鱼贝齿咬着薄唇,攥紧了拳头,咬牙切齿的道:“死兔子”

    风华游鱼的目光越过大门,跨过树木,落在那最高的风华楼楼阁上,刚好看到一只兔子站在那里,抱着一个大酒桶往脖子上的一个盒子里塞呢!而且,似乎还在塞桌椅板凳

    风华游鱼脸越来越黑了,他有种感觉,这兔子不是来喝酒吃肉的,这家伙是来拆迁的!

    事实上,秦寿的确是来拆迁的,这么漂亮的宫殿,比月宫还漂亮几分,尤其是里面的花草树木,珍稀物种繁多,他总觉得留在这里糟蹋了,还是搬月亮上去的好。

    于是秦寿直接让人们随便吃,吃喝的同时,看上什么直接带走!

    八卦炉道:“兔子,你这是要连地皮都刮一层下去啊?人家让你赔,你赔得起么?”

    秦寿咕咚一声,喝了一口酒,嘿嘿笑道:“花的又不是咱的钱,你心疼个啥?那个谁!先别拆房子!喝酒呢!你想露天喝啊!那个蛤蟆!你给我注意点,用筷子,别吐舌头,恶心知道不?妈的,那一盘菜你都端走,滚出去吃!”

    八卦炉听着这些呼喊,一阵无语,转身出了门,闻着香味,听着炒菜的声音去后厨看热闹去了。

    后厨,一千多只八爪鱼厨师一人操控七八个炉灶,忙的不亦乐乎

    八卦炉站在边上看着,学着,越发觉得自己敬业了。

    接下来的几天,秦寿就在风华楼不走了,也不去水晶宫,但是有人却是一天十几二十趟的往水晶宫跑,那就是麒麟花

    “陛下,兔子的纸条。”麒麟花苦兮兮的递过纸条。

    龙王扫了一眼,果然,还是:“我,兔子,打钱!”

    龙王咬牙切齿,一拍桌子,怒道:“这死兔子,又要钱?他在风华楼吃喝玩乐,都是打白条!要钱干什么?”

    麒麟花可怜巴巴的道:“他都揣口袋里了”

    龙王大怒:“不给!一分都不给!”

    麒麟花道:“兔子说,要是没钱了,他就浪不起来了。”

    龙王道:“关我屁事!我又不是他爹!”

    麒麟花道:“可是他说,没钱在外面浪,只能带人水晶宫浪了。”

    龙王道:“关我屁什么?让他滚!滚远点!”

    麒麟花哦了一声,就准备退下,结果就听龙王的声音传来道:“不给钱了,花多少,打白条,记账!别t来烦我了!”

    “是,陛下。”麒麟花走了。

    七天

    七天的时间,秦寿宴请了不知道多少人,风华楼里的美酒佳肴也不知道吃了多少,厨子都换了不知道多少批了,可以说是全城欢腾,举国欢庆,比平时过大年还热闹。

    当然,有的人天天以泪洗面就不说了

    这一日,龙王坐在龙椅上,看着手里长的能从龙椅拉扯到龙宫外的账单,面若死灰

    下面一只兔子坐在那,嘿嘿笑道:“老龙王,别的不说,你是真仗义啊!兔爷我来这几天,玩的真开心!你放心,我去后,我会跟大家说的,龙王仗义!有钱!贼有钱!值得交朋友!”

    龙王听到这话,打了个哆嗦,还t人来?这是嫌他命不够苦么?赶紧道:“你住嘴就行!”

    秦寿道:“别的啊,做了好事,必须帮你宣传啊!别客气,兔爷我保证,就咱这人品,咱这关系,到时候拉一票子神仙来度假还是没问题的。不过吃住”

    “自理!”龙王敖广马上道。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