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346 山下有平哥

作品:《兔子必须死

    秦寿入了山,才从船上跳下来,就看到文曲星君早就坐在岸边的石头上等着他了。

    秦寿一愣道:“先生,你怎么在这里呢?”

    文曲星君眉毛一挑道:“今天早上起来,眼皮一直跳,我就觉得有麻烦上门。果然,我才坐下,你就来了”

    秦寿老脸一红道:“先生,我来了也不代表带着麻烦来的啊。”

    文曲星君不说话,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秦寿,一副你丫的就是个麻烦的表情!

    秦寿脸更红了,不过这家伙虽然脸上没毛了,不过脸皮依然贼厚贼厚的,就当看不懂文曲星君的意思,嘿嘿笑道:“先生,跟您打听个事儿呗?”

    文曲星君依然不说话,伸出一只手。

    秦寿心领神会的递上去一坛子酒,文曲星拍开泥封闻了闻味道,微微点头,这才道:“说吧,什么事?”

    秦寿道:“您知道有虞氏舜帝么?”

    文曲星君点头,表示知道。

    秦寿道:“听说他葬在九疑山了,那个九疑山,有啥讲究么?”

    秦寿其实想直接问重华经的事情的,但是秦寿一想,好像神仙们都不想他修炼功法,所以干脆避而不说了。

    文曲星君瞥了一眼秦寿,显然秦寿这家伙肚子里想的什么他一清二楚,不过文曲星君也不说破,而是喝了一口酒后,淡淡的道:“兔子,你可听过一句话?”

    秦寿仰头,认真听着。

    文曲星君起身,带着秦寿来到了山山顶,看着远方的海云雾翻滚,道:“古人云,万里江山朝九疑,说的就是天下江山,莫不是朝着九疑山而跪拜之姿态。九疑山,又号称龙脉之祖地!我岂能不知道?”

    秦寿一听,着实吓了一跳,他知道九疑山挺牛逼的,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这么牛逼!

    秦寿挠挠头道:“先生,天下不是意五岳为首么?”

    文曲星君又喝了一杯酒道:“那是现在。”

    秦寿不解的看着文曲星君。

    文曲星君叹了口气道:“据说,九疑山当年是实打实的龙脉祖地,号称那里会有祖龙出世,重掌天庭。”

    秦寿一听,着实吓了一跳,这传闻就有点吓人了!这相当于造反啊!

    文曲星君继续道:“后来舜帝崩于苍梧山,葬在了九疑山中间的舜源峰。九疑山上有九条溪流流淌而下,汇聚在一起形成了潇湘二水二水流淌而出,滋养了一方。

    后来舜帝的妻子娥皇女英悲痛欲绝哭死在九疑山下,二人也因此被称为湘夫人。

    再后来,一次有一位帝王来到了九疑山,看到了九疑山的山川走势,心头大惊,命人算这九疑山之地势。

    那算命先生也是厉害,对他说:“这里凝聚天下山河之力,此地必然生一人,可颠覆天下。”

    帝王大怒,命令算命先生改变这一切。

    那算命先生给提出了一个建议:“可让人将潇湘二水改变水路,从九疑山内部流通,冲散这里的聚势,将天下之气运散于天下,这样就破了这里的地势。

    于是那帝王就命人开山阔路,将潇湘二水引入九疑山,冲开了这祖龙出渊大局!”

    秦寿一听,咋舌道:“牛逼!不过我听说那九疑山下有一城,叫零陵。那里面居住着舜帝的后裔,这些人就这么看着那人间帝王开山引水,破坏祖陵风水?”

    文曲星君微微一笑,却是不再说话,显然这里面还有些其他猫腻,不过他不再说了而已。

    秦寿见此,心中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莫非那帝王不是人间帝王?不过这话秦寿不敢问出来,倒不是他怕死,而是因为这话问了也没用,文曲星多半不会给他任何应的。

    文曲星君说到这,叹了口气道:“九疑山山水虽然被破坏了,不过九疑山依然是天下难的道大兴之脉!舜帝后代高手辈出,在整个苍梧山,乃至于整个云梦泽都是一等一的势力,无人敢小看于他们。这些年,舜帝后代光地仙就有不下百位!天仙更是多达十位之多!甚至有人说,舜帝后代中有金仙存在。不过这都是传说,没人见过

    兔子,你问这些,可是要去参加那天祭大典?”

    秦寿跟着小鸡啄米似的点头道:“是啊,我觉得挺有意思的。对了,师父,除了你刚刚说的,那舜帝还有没有什么其他有意思的传闻?”

    文曲星君想了想道:“没什么了,不过我特意研究过九疑山,那九疑山似乎并非看起来那么简单。那似乎是一座天然的大阵,不过我也推算不出这阵法是个什么阵法,只是第六感,感觉而已。或许我的感觉根本就是个错的吧兔子,舜帝有恩于天下,我不管你平时如何顽劣,但是我不允许你打舜帝陵的主意,知道么?”

    秦寿小鸡啄米似的点头道:“先生,你放心吧,兔爷我虽然不是个好东西,但是好坏事儿还是分得清楚的。舜帝德育天下,我岂能挖他坟?就算挖也得找其他人挖啊”

    话音才落,文曲星猛然起身,无比严肃的盯着秦寿道:“兔子,你不会是打”

    秦寿一脸呆萌的看着文曲星君,等着文曲星君后见的话。

    不过文曲星君猛然止住了口中的话语,摇摇头道:“没事儿,兔子,好好去玩吧,注意点礼节,不要堕了我文曲宫的脸面。尤其是在舜帝大典上,那可是天下德之首,你若是丢人,那就是丢你全部师父的脸,明白么?”

    秦寿认真的点头,记下了。

    秦寿自己可以不在意自己的脸,但是如今也算是有亲人、朋友的了,他可以丢人,但是不能丢师父的人的道理还是懂得。

    离开了文曲星宫,秦寿的心情并不轻松,他脑子里一直在闪烁着文曲星君最后的第二句话:“兔子,你不会是打”

    打什么?

    难道九疑山不止有一个舜帝陵?除了舜帝陵,还有谁会在那里?

    秦寿心中一团雾水。

    秦寿又去厨神和鲁大师那走了一圈,问了同样的问题,结果两人对于九疑山和舜帝的认知,也都和文曲星差不多,更多的,也问不出来了。

    无奈之下,秦寿只好告辞离去了。

    到了月亮上,秦寿和嫦娥说了离开几天的事情,嫦娥倒也不拦着,只是叮嘱他外出小心什么的。

    时间飞快的流逝,一个月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眼看着舜帝天祭大典即将开始了,秦寿收拾好东西,和嫦娥告别后直奔南天门而去,出了南天门秦寿按照啸天犬留给他的地址,直接找了过去。

    南赡部洲南方,有二水,明曰潇湘。上游叫潇水,下游称呼为湘江

    二水其实就是同一条水系,发源地也相同,有人说是九疑山,不过也有人说是发源于蓝山。不过二者距离不远,怎么说都行

    秦寿原本以为自己要一路打听着找过去,结果很快他就发现了,他的想法是多余的。只见那天上,满山的剑光、遁光,无数仙人骑着各种奇形怪状的妖兽、神兽、飞禽,都往一个方向飞去。

    大老远的,秦寿就能听到一些大嗓门的修士喊着:“哎呀,木真君,你也去参加舜帝天祭大典啊?”

    “是啊,老弟,你也去啊?”

    类似的话太多了,秦寿基本上确定了,不用问路了,跟着这些人飞就行了。

    秦寿也乐得清闲,正飞着呢,就听前面一阵天摇地动的动静响起,一时间咆哮声不绝于耳!

    当然,别的声光色彩都是其次重点是一个家伙的嗓门无比的大,扯着嗓子,无比霸气的叫道:“妈的!一个个那么狂,结果一个能打的都没有!天上飞的那些杂毛,看你麻痹看!不服下来干!平哥我一个打你们十个!”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