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235 〈抽足〉(求月票)

作品:《奇迹的召唤师

    “————!”

    这一个瞬间里,被西京宁音给无声无息的接近到这么近的距离的罗真眼眸豁然一闪。

    酒香以及少女身上特有的幽香钻入罗真的鼻尖,却没有让罗真为之动摇,反而迎着西京宁音的视线,注视了过去。

    看着这样的罗真,西京宁音脸上那若有深意的笑容变得更加的浓郁。

    “果然跟小黑说的一样,你似乎有点特殊呢。”

    西京宁音便像个喝醉酒的花魁一般,倒在了罗真的怀中,一边用纤细、柔软的肩膀顶着罗真,一边发出娇嗔似的大笑。

    “看到我的〈抽足〉居然一点都不动摇,不错不错,现在的学生很少有像你这么冷静的了,看来你会是个好男人啊。”

    西京宁音便为此满意着。

    其口中所提及的〈抽足〉指的就是刚刚所使用的步法,一种古流的武术。

    那是一种藉由特殊的呼吸法以及步法,将自己的存在滑进对手的潜意识当中,避开对手的认知的技巧。

    人类是一种生物,无法像机器一样,将眼前的所见、所闻的一切都详细的辨识出来,即使能够确实的看到、听到那些事物,人的意识也不可能去仔细辨识,若是将眼睛、耳朵所接收到的一切全部经由大脑一件一件的进行辨识和分析的话,那人的脑浆就会负荷过热,因此,人类的大脑会将优先度低的情报塞进清醒意识中的潜意识,借由放弃辨识这些情报来减轻大脑的处理负荷。

    例如,人们可以看到路边的石头,但却都会下意识的忽略路边的石头,类似于杂草、野花之类的也是一样,就是因为这种现象。

    而〈抽足〉这种步法就是将人类的这一点给利用进去,藉着将自己的存在滑进对方的潜意识当中,避开对手的认知,让自己即使堂堂正正的闯进对手的视野中,对手都会下意识的放弃辨识,进而变成「明明能够看得见却没办法察觉」的状况,最终被对手给无声无息的靠近到足以致命的距离。

    这就是名为〈抽足〉的步法。

    这种步法是西京宁音爱用的一种体术,罗真也曾经在别人那里见识过。

    不得不说,刚刚,罗真的确没有注意到西京宁音的靠近,证明了这种步法的惊人之处。

    当然,罗真自己的肉眼和意识是没有注意到,但〈心眼〉就不一样了,早已在对手使出〈抽足〉的那一瞬间里,将对空气的震动、脚步声的传递、阻力的作用以及体温的迫近等等的现象都完美无缺的传递给了罗真。

    因此,罗真是故意让自己不产生反应,让西京宁音肆意靠近了过来。

    西京宁音并没有发现这一点。

    只不过,那好像并不影响对方对罗真的感兴趣。

    “仔细一看,你的脸长得还真不错,虽然不是我最喜欢的成熟型,但对于美少年,妾身也是来者不拒啊。”

    西京宁音伸出一根纤细无骨般的手指,一边在罗真的胸口上挑逗着,一边妩媚动人似的对着罗真的鼻尖吐气。

    “怎么样?要不要让妾身好好教教你大人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啊?”

    现役的世界排行第三便肆无忌惮的在校园里勾引着青少年,还一副乐在其中的模样。

    这也是〈夜叉姬〉广为人知的一个特点。

    这位看似年幼的少女不但非常的轻浮、轻佻,而且喜欢游戏花丛,为此闹出的花边新闻以及绯闻可不少,对〈联盟〉来说是一个颇为头疼的问题儿童,对媒体而言却是各方面都相当喜闻乐见的取材对象。

    理所当然,罗真也听说过〈夜叉姬〉的荒唐生活,只是没想到这个人比自己想象的还糟糕,居然在学园里勾引未成年人。

    即使从外表看不出来,但西京宁音可是和新宫寺黑乃同时代的人啊。

    当下

    “虽然我对所谓的「大人的世界」也不是没有兴趣,但〈夜叉姬〉小姐,你可别忘了,这里究竟是哪里喔?”

    罗真任由西京宁音挑逗着自己,并状似好心般的这么提醒。

    “没问题~~没问题~~那种小事就让我们将它给遗忘不就好了嘛~~”

    西京宁音笑嘻嘻着,一点都不在意。

    但是

    “我也知道,您是不会在意这种小事的人。”罗真颇为淡定的道:“我只是想提醒您,这里不仅仅是学校,还是您的熟人的办公室,并不是只有我们两人喔?”

    “没问题~~没问题”西京宁音刚想挥手,表示别在意,但挥到一半,本人就完全僵住了。

    原因很简单。

    “看来,让你一个人留在这里,那真的是一个巨大的错误呢。”

    当这样一个冰冷的声音从办公室的门口响起时,西京宁音那因酒醉出现些许红润的脸颊一个激灵,恢复了原状。

    “小小黑?”

    西京宁音这才战战兢兢的转过头,看向办公室的门口。

    “不但擅自在学园里喝酒,还勾引刚入学的学生,你还真是死性不改啊。”

    新宫寺黑乃如仁王一般的站在那里,看着西京宁音的眼神像是在看着什么脏东西。

    “不不是的!小黑!妾身只是!只是!”

    西京宁音受惊般的不断后退,却是迟了。

    “嘭!”

    “好痛!”

    伴随着新宫寺黑乃铁拳的落下,西京宁音捂着脑袋,眼角含泪的蹲在了办公室的角落,再起不能了。

    “真是抱歉,让你看到了丢人的东西。”

    新宫寺黑乃揉着太阳穴,唉声叹气似的对着罗真出声。

    “因为我上任的时候革除了很多和前理事长同流合污的害虫的关系,破军学园现在的在职教师的人数有些不足,只能请到这样的货色来暂时担任,你可别被她牵着鼻子走,罗雷莱。”

    新宫寺黑乃的这番话,也算是解释了西京宁音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理由。

    “我会注意的”

    罗真只能无语般的接受。

    “好好过分啊!你们两个人!妾身也是有想好好的尽职的啊!姑且也拿到教师执照了!”

    西京宁音在角落里抗议出声,却是没有人愿意理会她。

    “既然你来了,那我们就直接进入正题吧。”

    新宫寺黑乃坐上了理事长的位置,看向了罗真。

    “我听执行委员会说了,你好像通过学生手册发出了放弃选拔战的回信,这是真的吗?”

    听到新宫寺黑乃的问题,罗真的心中只有一个想法。

    那就是果然。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