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379 “接我一击。”(求月票)

作品:《奇迹的召唤师

    “————”

    这一个瞬间,弥漫全场的压抑氛围有如彻底的带上了重力一般,变得无比的沉重。

    从罗真的身上涌出的魔力便好似实质般的重力,令得所有人的肩膀都为之一沉,地面更是微微震颤了起来。

    若是只论魔力的量的话,那在常态之下,罗真相较于史黛菈,还是稍微弱了一些。

    可是,罗真能够完美控制魔力,甚至引动大气中的魔力,使周围一带的所有魔力都受自己的支配,这就导致了其释放而出的魔力彻底的撼动了这一片天地,带来可怕的压迫感。

    感受到这恐怖的魔力,在场的每一个人都露出了骇然的神情。

    尤其是华伦斯坦,额头上已经是淌出了冷汗,心中更是暗暗叫苦。

    胆子大?

    怎么可能呢?

    身为〈叛乱军〉的干部之一,华伦斯坦可是非常的清楚,眼前这个少年究竟有多么的可怕。

    当初,三大势力围歼罗真时,华伦斯坦由于需要镇守本部的关系,并没有跟着一起参加。

    但是,华伦斯坦却非常清楚的看到,在那一战以后,远比自己强出不知道多少倍的盟主回来时,脸上,一直都挂着恐惧的表情。

    那个表情,就好像是见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可怕事物一样,已经在心中留下了心理阴影一般,令得堂堂地下世界的霸主,人称〈暴君〉的三大魔人之一竟是不知道在梦中被吓醒了多少次。

    而华伦斯坦就不止一次的从〈暴君〉的口中听到这样的话。

    “不可以去招惹那个人绝对”

    这句话,深深的刻进了华伦斯坦的心中。

    华伦斯坦就既感到震惊,又感到不敢相信,这位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便已经君临地下世界的霸主竟是对一个人恐惧成这样。

    明明〈暴君〉也不是第一次和〈天动〉交手,过去其本人也曾经挑战过那位世界最强的伐刀者,虽然最终败了,却根本没有任何的恐惧,反而一直都在计划着报仇雪恨,方才有了后面三大势力一起围歼〈天动〉的事情。

    而那一次以后,这位霸主却彻底的陷入了这样的状态,无法自拔,让人深深的感觉到,这位〈暴君〉差不多快完了。

    事后,华伦斯坦才从有参与过那一次行动的人口中得知,面对三大势力的围歼,那位世界最强的伐刀者貌似解开了什么封印,发挥出了极其恐怖的力量,甚至连外表和性格都产生了变化的样子。

    别人是这么形容那个时候的罗真的。

    “怪物”

    没错。

    怪物。

    除此之外,没有第二种形容的方法。

    就是那一次,三大势力齐齐的放弃了继续针对〈天动〉,连通缉令都撤销,甚至对外宣称,再也不会对〈天动〉出手。

    在别人看来,那或许是因为三大势力奈何不了〈天动〉才导致这个结果,但身为〈叛乱军〉干部的华伦斯坦却知道,三大势力不是无可奈何,而是真的被吓破了胆。

    有鉴于此,在看到罗真用复数能力对付平贺玲泉,甚至将其击杀时,华伦斯坦就认出了罗真的身份,并为之头皮发麻,当场就想逃跑。

    可惜,罗真早就发现了华伦斯坦的存在。

    “原来如此,已经发现了我的存在了吗?”

    当华伦斯坦说着这样的一句话,并从暗处走上来时,别人看到的是他低沉、冷静的一面,可谁又知道,当时的华伦斯坦的心有多么的苦涩呢?

    所以,不是华伦斯坦想光明正大的出来装模作样,而是他非常清楚,自己除了出来以外,别无他法。

    换言之,华伦斯坦只不过是在故作冷静,拼命的想办法而已。

    若是有人摸华伦斯坦的后背的话,那就会发现,他那藏在法衣下的后背,其实,早就已经被汗水给打湿。

    此时此刻里,感受着罗真那恐怖的魔力,体会着空气中沉重无比的压力,华伦斯坦一边浑身僵硬,一边心中暗暗叫苦不休。

    为什么要选破军呢!?

    华伦斯坦就为此后悔着。

    为了计划,七所骑士学园里,他们必须袭击其中一所才行。

    而考虑到破军学园最大的战力,既〈世界时钟〉以及〈夜叉姬〉不在,华伦斯坦才决定将破军视作目标,袭击这一所学园。

    谁曾想,罗真居然就藏身在破军学园里,可谓是报应不爽。

    当然,现在并不是没有挽回的余地。

    “我们并没有发现阁下在这里,否则绝对不会冒犯。”

    华伦斯坦便宛如想吞下屈辱一般,开始低下了头。

    “能否看在我等与〈比翼〉交好的份上,对这件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呢?”

    华伦斯坦,终于是选择了求饶。

    但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虽说我等曾经冒犯过阁下,但〈联盟〉同样不知死活的做过一样的事情,我等与〈联盟〉之间的纷争,想必,对于阁下而言,应该反而是乐于看见的事情吧?”

    华伦斯坦就低声开口,说出这样的话。

    “所以,还请阁下对这件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

    这大概是华伦斯坦等人唯一的生路了。

    即使〈叛乱军〉曾围歼过罗真,但〈联盟〉也是处于一样的立场,三大势力都得罪过罗真,相信,罗真不会想帮任何一方出头。

    这样一来,或许可以让罗真当做没看见这件事情,和爱德怀斯一样,袖手旁观。

    华伦斯坦,只能寄希望于这一点之上了。

    对此,华伦斯坦倒是没做错。

    “确实,你们三大势力想怎么狗咬狗,这是你们的事情,我懒得管。”

    罗真直视着华伦斯坦,像是窥破其心中所有的念头一样,似笑非笑的出声。

    “但那个小丑袭击我的事姑且不说,破军学园再怎么说也是我待的地方,你们把这里破坏了,还把全体师生放倒,虽说有用幻想型态,可里面大概也有我的一些熟人,你说,我难道不该为此找你们算算账吗?”

    闻言,华伦斯坦沉下了面容,叹出一口气。

    “那你说,我应该怎么做?”

    华伦斯坦已经把姿态放低到这种地步了。

    既然如此

    “接我一击。”

    罗真如此开口。

    “接我一击以后,你们就能走了。”

    这就是罗真提出的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