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761 「Sterben」(求月票)

作品:《奇迹的召唤师

    河岸边,少女的痛哭声便不知维持了多久。

    在这段期间,接收器貌似都能够使用一次了,但罗真却没有将其取出来使用,依旧默默的坐在那里,任由诗乃埋头在自己的怀中,放声痛哭。

    期间,没有任何一个玩家来到周围,也不知道算不算侥幸。

    只是,诗乃埋头在罗真怀中痛哭的模样,肯定已经被屏幕前的一个个观众给发现了。

    罗真大概能够猜到,他们看到这个状况,到底有多么困惑,又有多大的疑惑。

    尤其是亚丝娜等人,肯定也在收看着bob大赛的直播,看到这一情景,还真不知道会有什么感想。

    别人姑且不论,亚丝娜和结衣乃至直叶的反应会是什么样的,稍微想想,罗真都觉得很悻悻。

    但现在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了。

    直到差不多快可以使用第二次接收器的时候,诗乃终于是停了下来。

    少女像是将心中所有的情感都发泄完毕了一样,哭声越来越小,直到完全停下时,其身上的神经毒的作用时间已经是过去。

    可少女貌似已经没有了战斗的理由了一般,抱着膝盖,坐在树荫下,显得是那么的柔弱。

    见状,罗真吐出了一口气,站了起来。

    这样的动静,总算是引起了诗乃的反应。

    “要走了吗?”

    诗乃睁着红肿似的眼睛看着罗真,里面流露出来的无助及脆弱,真的让人很不忍心。

    可惜,罗真必须走了。

    “已经浪费了不少时间了,该去把恩怨好好了结了结,别让那家伙太猖狂。”

    罗真如此说着。

    诗乃知道,罗真口中所指的「那家伙」无疑就是〈死枪〉。

    这让诗乃不由得插嘴。

    “你真要去找那家伙吗?”诗乃低声道:“你也说了,那家伙是能够把人真正杀死的杀人凶手,难道你一点都不怕?”

    这是正常人都会产生的问题。

    明知道对方是个可以真的杀死人的家伙,为什么还要去和对方接触,甚至是战斗呢?

    连桐人等人都产生过这样的想法,更别提是诗乃了。

    她们就不知道,对于罗真而言,这根本就不算什么。

    杀人?

    罗真自己又不是没有杀过。

    更别说,在罗真眼里,这个〈死枪〉真的不算什么。

    和罗真过去曾经遭遇过的敌人相比,这家伙充其量就是一个陪玩的角色,没有第二个作用。

    如果罗真真的认真起来,有的是办法让那个家伙生不如死。

    现在,对方还能那么猖狂,不过是罗真纵容之下的结果罢了。

    而哪怕是不计较这些,罗真都没有必要害怕什么。

    毕竟

    “同样的危险,在sao里,几乎每一个玩家都遭遇过。”

    罗真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诗乃说不出话来了。

    但不就是这样吗?

    在sao里,遭遇任何一名玩家,对方都是能够真正的杀死自己的。

    一旦h被削光,那任何一名玩家都会被杀死,现实世界里的身体的大脑亦是会被烧毁。

    和那相比,所谓的〈死枪〉带来的威胁,也就那样。

    “再说,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个家伙也杀不了我。”

    罗真突然这么说着。

    “杀不了你?”

    诗乃为之一怔。

    这是什么意思啊?

    在诗乃这么想着的时候,罗真又是转移了话题。

    “问题是,现在到底该怎么把他找出来。”

    罗真在这个问题上倒是稍微认真的思考了起来。

    “怎么把他找出来?”诗乃顿时疑惑道:“难道你不知道〈死枪〉的角色名吗?”

    如果知道角色名,等到接收器可以使用了,那不就可以将对方找出来了?

    诗乃是这么想的。

    然而

    “就算接收器能够使用,恐怕,我们都是找不到〈死枪〉的。”

    罗真竟是这么说了。

    “为什么?”

    诗乃愣住了。

    看着这样的诗乃,罗真终于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

    “我虽然不知道〈死枪〉的角色名,但经过排除以后发现,有两个玩家很有可能就是〈死枪〉本尊,他们分别是「sterben」和「alerider」这两个神秘的参赛者。”

    而在罗真用接收器发现诗乃之前,他却没有见到名为sterben的玩家。

    如此看来,那个名为alerider的玩家应该就是〈死枪〉才对。

    可是

    “在发现你的时候,我在接收器显示的地图上看到alerider正在森林边缘追逐着别的玩家。”罗真瞥了诗乃一眼,如此说道:“从那个位置到废弃都市里来,只要不是有像越野三轮摩托车那样的交通工具的话,那agi敏捷再高都需要至少十分钟的时间,而我赶到你所在的仓库则仅花了五分钟左右的时间,把你救出来则花了三分钟左右,一共才八分钟,结果对方就从那里赶回废弃都市里,对我们进行了狙击,你觉得可能吗?”

    “这”诗乃蹙起了眉头。

    的确,这么一想,对方根本不可能来得及做出这一切。

    “还有,我们离开废弃都市以后,途中我也使用了一次接收器,发现alerider依旧还在别的位置上狩猎其他的玩家,从时间上来看,他是不可能在狙击完我们以后跑到那个位置,再碰上别的玩家,当场开打的。”

    罗真极为冷静的分析着。

    这无疑说明了一个问题。

    那就是alerider根本就不是〈死枪〉。

    “真正的〈死枪〉应该是sterben才对。”

    罗真肯定着这一点。

    诗乃却是反驳了。

    “可你明明说了sterben已经无法在接收器上找到了,那证明他已经被淘汰了不是吗?”

    诗乃是这么想的。

    这也是罗真之前的想法。

    若sterben就是〈死枪〉的话,那一切都无法解释了。

    要知道,罗真是在找到诗乃的位置之前就确认sterben不在了,找到诗乃以后却是遭到〈死枪〉的狙击,如果〈死枪〉就是sterben那这一切又是怎么回事?

    对此,罗真笑了。

    “,thenwhateverreas,howeverirobable,tbethetruth当你排除所有的不可能,无论剩下的是什么,即使是不可能也一定是真相。”

    罗真看向诗乃。

    “这是福尔摩斯说过的话哦?”

    换言之,既然已经确定alerider不可能是〈死枪〉本尊,那剩下的嫌疑人就无论如何都会是犯人。

    “就算接收器上看不到他,但那也不代表着他就一定被淘汰了,我们谁都没有见过他被淘汰吧?”罗真施施然的道:“既然如此,那对方依旧在赛场上的可能性就很高了。”

    “那那为什么接收器上找不到他?”诗乃不禁问出声。

    “这个问题,你不应该问我,而是应该问问每隔十五分钟飞过孤岛上空一次的卫星。”罗真耸了耸肩,道:“别忘了,接收器上显示的一切都是它扫描出来的结果。”

    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了一个问题。

    “那个〈死枪〉可能拥有着某种能够躲过卫星扫描的道具。”

    罗真这般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