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东京暗鸦(二) 2057曾经犯下的错

作品:《奇迹的召唤师

    此时,阴阳塾内的人早已撤离了这里,前往避难。

    现阴阳塾就变成了无主之地,连结界都已经没有再继续维持下去。

    可是,在现如今的东京里,阴阳塾却是唯一一栋尚且还能保持完整的建筑物。

    原因,自然是因为罗真对这里还有留恋,同时,对于之前接济过自己的仓桥美代,罗真也给予了一分情面,因而特地下令,让百鬼不得入侵阴阳塾,更不得破坏阴阳塾,甚至在有灵灾准备对这里动手时命令百鬼上前迎击,让阴阳塾成功的被保住。

    现在,在阴阳塾的四周,还有着众多的妖魔鬼怪及魑魅魍魉在徘徊,一旦有灵灾出现,立即就会集体扑上去,将对方分毫不剩的消灭掉。

    而在阴阳塾的天台上,除了有罗真以及春虎以外,两人的式神亦是纷纷都在场。

    角行鬼和飞车丸一直随行在春虎身边。

    夏目、铃鹿以及京子同样在场,待在了罗真这边。

    除此之外,还有数名极为强大的式神出现在这里。

    以春虎为首的众人看着这些式神,均都忍不住感到有些凝重。

    只因为,这些式神,均都非同凡响。

    酒吞童子。

    玉藻前。

    大天狗。

    大岳丸。

    铃彦姬。

    红叶狩。

    茨木童子。

    一共七名战略级的式神就待在了四周,像是将众人给包围了起来一样,又像是守护着罗真一般,目光齐齐的聚集在春虎等人的身上。

    说实话,被这些可怕的式神们盯住,那压力可不是一般的大。

    当然,除了压力大以外,也有人对此感到复杂。

    “酒吞”

    角行鬼便以复杂的眼神看着酒吞童子。

    察觉到角行鬼的目光,酒吞童子懒散似的抬起眼帘,咧嘴一笑。

    “听说你也是茨木童子吧?”酒吞童子很是干脆的道:“只可惜,我知道的茨木童子只有我这边的这一位,我也完全不认识你,真是抱歉了。”

    闻言,角行鬼为之沉默着,茨木童子则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作为酒吞童子座下最得力的左右手,茨木童子与酒吞童子之间的关系与其说是上下级,其实更像是兄弟。

    所以,角行鬼对酒吞童子的存在感到心情复杂,情有可原。

    只是,酒吞童子并不是这个世界的酒吞童子,对于他来说,真正的兄弟仅有茨木童子,而不是角行鬼。

    角行鬼不知道这一点,还以为酒吞童子是在〈泰山府君祭〉的仪式中遗失了记忆,亦或者是像茨木童子一样,由罗真寻到的酒吞童子的一部分培养、制造出来的另一个存在,因而只能沉默。

    而酒吞童子对角行鬼虽不至于完全没有兴趣,却对另外一人的兴趣更大。

    “主人身边的这个小式神似乎有点意思啊。”

    酒吞童子将意味深长般的视线投向一个少女。

    “干干什么?”

    铃鹿顿时有些色厉内荏的这么出声。

    “不,没什么,只是觉得有意思而已,你体内的那个鬼。”

    酒吞童子哈哈一笑,拿起酒葫芦,旁若无人的喝起酒来。

    见状,茨木童子也若有所思而起。

    “果然,连酒吞都感觉到了,那就证明我的感觉没错,主人的那个式神体内的鬼,大概就是这个世界的”

    这番话,茨木童子仅是在低声自言自语,没有任何人听见。

    与此同时,身为罗真的另一个式神的少女亦是被一个大妖怪给缠住了。

    “请请你放开我好吗?玉藻小姐!”

    夏目面红耳赤的挣扎着。

    “嘛嘛,有什么关系嘛,就让姐姐抱抱你啊。”

    玉藻前笑嘻嘻着,一张美若天仙的俏脸完美的诠释了一笑倾人城的含义,美得是惨绝人寰。

    身为九尾妖狐,玉藻前生前可是美丽绝伦的女子,由于其才识广博而又绝世美艳,甚至被人称为天下第一才女,却颠覆了整整五个朝代,其中还包括了中国的商朝、印度的摩揭陀国以及日本的平安时代末期,后来才因安倍晴明的占卜暴露真面目,遭到斩杀,乃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倾国妖姬。

    这样的一位倾国倾城的妖姬如今却是抱着夏目不放,像是见到什么有意思的东西一样,让夏目面红耳赤。

    玉藻前之所以会这样,应该也是因为夏目体内的灵吧?

    夏目体内的灵乃是土御门分家世世代代供奉的妖狐,身为安倍晴明之母的狐仙葛叶。

    既是狐仙,又是安倍晴明的母亲,这样的灵寄宿在夏目体内,应该让玉藻前起了很大的兴致吧?

    只是,她的兴致究竟是好意还是恶意,那就只有其自身才知晓了。

    毕竟,就算是与玉藻前一样的狐妖,葛叶也是安倍晴明之母。

    而安倍晴明可是导致玉藻前被斩杀的罪魁祸首,真正的生死仇敌,在这样的状况下,很难让人认为,玉藻前会喜欢葛叶。

    但夏目很明显是无辜的。

    于是,大岳丸也开口了。

    “你们都安分一点,主人还在这里,别再放肆了。”

    大岳丸的话语,让酒吞童子以及玉藻前等人多少有些安分了下来。

    这是实力带来的威慑力。

    百鬼之中,实力最强的三人其实就是这三人————酒吞童子、玉藻前以及大岳丸。

    这三人都是战略级巅峰,论实力丝毫不在北斗之下。

    尤其是大岳丸,既掌握着多种神通,又有着三大神剑护体,实力隐隐的比酒吞童子及玉藻前还要更胜一筹。

    有鉴于此,对于这位鬼神的话,哪怕是酒吞童子和玉藻前都得掂量掂量,更别说大岳丸还以罗真来压他们,不安分点可不行。

    反倒是与酒吞童子和玉藻前同为三大妖怪之一的大天狗实力离战略级巅峰还有一段距离,难怪会有传言指出大岳丸才应该取代大天狗,名列三大妖怪之位,让大天狗的位置着实有些尴尬。

    更甚者,在百鬼之中还有其它能够取代大天狗的存在。

    那既不是红叶狩,亦不是铃彦姬,而是有着妖怪头目之称的传说中的客人神外来神————滑头鬼。

    那位妖怪头目现正作为百鬼的统率者,在东京中负责主持大局,方才没有到场,否则,以其实力,完全可以在罗真的身边护法。

    众式神便稍微安分了下来,让春虎等人总算松了一口气。

    拜此所赐,众人才终于将注意力集中在春虎的恳求上。

    一直都没有发话的罗真这才开口。

    “你想让我帮你对付仓桥家和相马家吗?”

    罗真注视着春虎,直截了当的出声。

    “没错。”春虎沉声道:“这次行动失败了,且我们还失去了冬儿,反观相马家的公主已经进入状态,仓桥家和相马家的降神亦是准备就绪了的样子,情况相当严苛,不得不请你出手了。”

    从春虎的话语中可以听出,本来,他应该是想独自一人完成这个使命。

    原因很简单。

    “这是我曾经犯下的错,本想自己来弥补,没想到结果还是力有未逮。”

    春虎自嘲着。

    罗真看着这样的春虎,沉默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