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东京暗鸦(二) 2071「荒御灵」

作品:《奇迹的召唤师

    过去,罗真曾以为芦屋道满是使用了禁忌的咒术才能存活千年的时光,一直存活到现在的。

    这里所指的禁术可不是〈泰山府君祭〉一类的被阴阳法定义为禁忌的咒术,而是真真正正的禁术,从古至今便被指认为邪门外道的咒法,令人闻风丧胆的邪术。

    以前也说过,若是不局限于人伦道理,将脑中累积的禁忌术式全部拿出来,肆无忌惮的使用的话,罗真的实力至少要再翻上几番。

    因为,禁术虽然邪恶,却无疑相当的强大,通过付出巨大的代价可以取得相应的力量,即使被人所不齿,认为那是捷径,那是邪恶,那是偏离正道且没有好下场的东西,依旧改变不了它们一旦被实施,正统的术法根本难以招架的事实。

    就拿相马家的降神仪式来说,它是夜叉丸及蜘蛛丸以自身的性命为代价,并不顾市民安危接连触发了两次灵灾恐怖袭击来活跃灵脉,结果都仅是其中一环而已,已经是令人胆寒的大禁咒,可与真正的禁术相比,它已经算是相当温和了。

    别的不说,那种通过牺牲上百条人命,将上百条的人命当做祭品进行献祭才能举办的仪式,一旦成功施展,都能取得非常强大的效果和力量,和这种邪恶的禁术相比,只以一个人的生命为代价,引动灵灾,造成恐怖袭击的做法难道不算温和吗?

    而诸如此类邪恶的禁术古往今来却出现过不少。

    比如生取数百名少女的鲜血做触媒的仪式、以上百名妇女的胎盘为条件举办的仪式乃至是将成千上万的灵魂当做祭品的仪式,这一类的禁术可是不会少的。

    这就是所谓的外道、邪道、恶道以及旁门左道,极其危险,却不可否认,真的很容易让人取得强大的力量。

    如果说,正统的术法就是在一步一步的搭建公寓,终有一日能够将公寓给搭成,再舒舒服服的住进去的话,那真正的禁术就是直接夺走别人的公寓,不顾主人的生死及痛苦,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以此为乐的力量。

    芦屋道满,就是一名出了名的外道阴阳术师,最擅长的就是禁忌的外法,方才会与身为正统阴阳术师的安倍晴明成为仇敌。

    这样的他,想通过邪恶的禁术延长自己的寿命,存活千年,即使不能说是再简单不过,却也不是没有可能。

    譬如,他可以让自己的灵魂寄宿在别人的身上,夺走别人的身体,以此来继续存活于世间,这对这位传说中的外道阴阳术师而言,应该不算困难吧?

    但其实,罗真这个预测,仅猜中一半。

    过去,在和仓桥美代、大友阵以及木暮禅次郎一行三人确认芦屋道满的身份的时候,罗真就已经说过了。

    如果芦屋道满真的还存在于世,那很有可能就是降神。

    既然平将门和崇德天皇之类的存在能够在死后成为怨灵,再成为神灵,那身为传说中的大阴阳师,芦屋道满又怎么可能不是神呢?

    只是,不同于其余的神祇,芦屋道满身为一名外法师,与其说是神灵,不如说是荒御灵,也就是俗称的荒魂。

    在日本的神道中便认为,神的灵魂乃是由四个部份所构成,分别是荒御魂、和御魂、幸御魂以及奇御魂,每一个魂都有不同的功能且互相配合。

    而荒御魂指的是粗暴的神,为祸的神,作祟的神,偏离正道,作恶粗暴且不正常的神,会在世间造成各种各样的灾厄。

    很多死于非命的人的灵魂或者是伟人都会被人当作荒御魂来祭祀,比如四大怨灵,其实也是荒御魂。

    芦屋道满便与四大怨灵一样,都属于荒御魂的范畴,乃是神灵的一种————荒御灵。

    他的出现,在阴阳道上,就算被视为降神,那亦是丝毫不过分的。

    然而,芦屋道满的存在并不是基于降神的奇迹,仅是其自身的选择。

    “通常来说,所谓的神指的就是hase5的灵灾,在灵灾抵达hase4以后再继续深化演进,抵达连锁的极限以后,灵气的偏向便不再是扭曲的,而是会变回正常的形态,为世界所接受,进而成为万物的灵气的其中一种形态并普遍化,也就是成为世界的一部分。”

    罗真的声音缓缓响起。

    “只是,变成hase5以后,灵灾将会自我散开,变成普遍性的集体意识之一,亦即变成名为「神」的存在的一份子,不会保留自我意识不说,还无法在人世自由显现。”

    如此一来,正常情况下的话,应该不会有人想变成这样才对。

    至少,芦屋道满就是如此。

    “从分类上来说,你早已是hase5的存在了,可你不想让自身的存在被稀释,融入万物的灵气中,成为世界的一部分,失去自我意识,又失去人身自由,不能在地上显现,所以你选择了用人的身体作为形代,通过形代的束缚,故意让自身停留在hase3的阶段,用这样的方法存留于世间。”

    第一次见到芦屋道满的时候,罗真就通过〈心眼〉的力量,窥视到芦屋道满的身上仿佛有一个漆黑、巨大、恐怖、邪恶的黑影依附着,如厉鬼一般,对着自己张牙舞爪的咆哮着的现象。

    那是正确的。

    这就是芦屋道满的存在方式,以老人的身体或者说是尸体作为凭依的对象,硬生生的留在现世,存活至今。

    换言之,芦屋道满通过成为鬼的方式,成为hase3的方式,保住了自身的存在概念以及自我意识。

    曾经的土御门凉——早乙女凉——飞车丸便为了等候转世的主人再次出现,继续追随,找到了芦屋道满,以成为其式神半个世纪作为代价,取走其身为荒御灵的一部分,进行研究,最终舍弃了自身的,转为灵性存在,效仿芦屋道满存在方式的一部分,存活到现在。

    所以,此时此刻里,出现在罗真面前的毫无疑问是神灵的一种,虽是荒御灵,且为了留在地上,将自身停留在hase3的阶段,并没有抵达hase5的级别,但那是因为用形代束缚住自身的存在概念和自我意识导致的结果。

    如果芦屋道满舍弃那具肉身,那他随时可以恢复身为荒御灵的真正姿态。

    可惜,本人不打算这么做的样子。

    “这个世界可是很有趣的哦。”

    芦屋道满便对着罗真肆意的笑着。

    “虽然现在已经变得比较无趣,但唯有「咒」是永远不变的,就像过去的土御门夜光,将古往今来几乎所有的咒术系统都统合了起来,创造出帝式,那真是一个令人愉快的体验,现在,这种愉快再一次的出现了,就是因为这样,老朽才需在这世上继续苟延残喘下去啊。”

    芦屋道满的话语中就充满着对咒术的向往及执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