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853章 第2852 既来之 则观之

作品:《万古邪帝

    邪帝气息的出现,仅仅持续了万分之一刹那,快得众生以为这只是错觉。

    但身在院落里的陆家四位老祖和五位准帝,却不这般认为。

    距离邪天越近,他们越能感受到邪帝的气息。

    直到此时,面色煞白的他们才发现,纵然邪帝陨落了很久很久

    但其曾在上古洪荒上演过的无敌,依旧存于他们的神魂深处,从来未曾消失过。

    院落里的生灵,唯一没有遭受邪帝气息欺负的,只有邪天。

    当发现这点后,众生在心惊肉跳之余,也不免疑惑。

    强如非帝和陆松,曾和邪帝照过面。

    他们之中甚至还有和邪帝传人打过交道的存在。

    但无论是他们亲面邪帝,抑或是邪帝传人感受到邪帝气息,其表现都不会如邪天这般平静。

    即使不是敌人,即使不会因邪帝的无敌而感到恐惧

    作为传人必须该有的敬畏,总是该有的。

    不过转念又是一想

    这位脸上满满都是惬意和骄傲的年轻人,曾经好像还拒绝过亲自登门的鸿帝,不想成为九天之二的唯一弟子。

    如此一想,他们就觉得邪天面对邪帝气息时表现出的态度,就没什么不对劲了。

    所以他们能够比较自然地,将视线放在真正不对劲的地方。

    院落里,没了风,却突然多出了九条十来丈长的金龙。

    金龙大约一尺粗细,正在邪天修行培元功的动作间,肆意且无比契合地飞舞游动。

    飞舞游动间,它们或进入邪天身躯,或从邪天身躯中冒出。

    一进一出间,它们的身躯就发生了肉眼可见的变化。

    “这,这是”

    “好像真,真的”

    “不对啊,刚刚吾等明明”

    “但这金龙散发的气血元阳气息,比之前暴涨了千余倍”

    “这,这便是突破后的培元功么”

    几位大佬都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见的景象。

    即使对培元功无比陌生,但就如同非帝所言修着修着就突破了,而且突破的还是让邪帝头顶无敌之名最重要支撑的培元功,他们无法强迫自己的认知去接受这种情况的出现。

    但正如他们此刻看到和感受到的

    之前狂暴的气血元阳之风,变成了九条萦绕邪天身体内外的金龙。

    而自邪天体内逸散出的气血元阳气息,也比之前暴涨了至少千余倍。

    这种程度的提升,除了培元功发生了本质的巨变,他们无法再找到任何勉强能够解释的理由。

    是以

    九位准帝面面相觑,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是的。

    邪天的培元功,就这般诡异地突破了。

    突破之后带来的,是自己就能供应自树碑林的海量消耗。

    他们提前准备的无穷资源

    没用了。

    他们正在布置的曜仙金阳阵

    没用了。

    甚至离开陆家去找浩帝的浩女

    也白跑一趟了。

    而那一记他们之前很是期盼的来自邪天打脸的耳光,也终于走过了几度坎坷,落在了他们脸上。

    最终

    “咳咳”非帝虚咳一声打破了尴尬,见众人看着自己,他指了指天,“吾等最好还是探讨一下,刚刚那个气息的问题吧。”

    花帝闻言,正要点头赞同

    “死了不知多少年了,有什么值得探讨的。”陆松淡淡说了一句,又指向邪天问道,“非帝阁下,您确定飞扬如今没问题了么”

    非帝被陆松的霸气轰得一滞,半晌才开口道:“我们所看到的,只是培元功晋升后气血元阳气息的变化,如我所想,其带给少主的好处,必然不会小于这个变化,是以”

    “嗯。”陆松点点头,“既如此,我们便先行离去,让飞扬好好处理吧。”

    似乎发现了陆松的变化,非帝五人都没有说什么,跟在四位老祖身后离开了院落、

    他们并不知道,对于非陆家人来说,进入这座院落意味着什么

    他们只知道,在邪帝气息出现于先鸿山这件事上,陆松所表现出的淡然和霸气,并不真实。

    “看来情况有些严重啊”

    “或许谈不上严重,只是超出陆松道友的预料了。”

    “是啊,谁能想到,邪帝气息就这般凭空出现”

    “邪帝传承的事吾不清楚,但此事之后,想要洗去少主身上的邪帝印记,就更难了”

    好事,突然之间仿佛就变成了坏事,这种落差能让他们五个外人唏嘘,却也让陆松变得更为决绝,乃至狠厉了。

    这种决绝或者狠厉,五位准帝能够感受得到。

    他们甚至想象得到

    从今天开始,陆家无论做什么事,其行事风格都将发生变化。

    “清空先鸿山”

    这是离开院落后,陆松的第一句话。

    不用陆家人出动请人走,还滞留在先鸿山的众生,便在沉默中纷纷离去。

    因为他这话说得很大声,不仅正在登山的公子尚听到了,先鸿山脚的任何一个生灵,都听得清清楚楚。

    没人会在这句略显清冷的话音下,表达任何反对的意见。

    便连公子尚,亦都苦笑一声,转身下山。

    “尚少请留步”

    眼见公子尚都要走,负责迎接的陆家人赶紧留人。

    “叔父开口了,尚不好留下吧。”

    陆家人笑道:“尚少可不是外人,二祖那话是说给旁人听的,尚少,请。”

    公子尚笑着点点头,转身吩咐众随从:“将贺礼放下,你们也先行离去,不必等我。”

    “喏”

    上山进村的路,公子尚走得比陆家人还自如。

    伴随着抬棺,以及在凰山盛会上不惜打自己脸也要极力撮合自家少主和浩帝二女婚事的公子尚,陆家人上上下下都将其当成了自己人。

    是以刚一见面,陆松就忍不住叹了口气。

    “尚,让你屡屡奔波,二叔父着实过意不去啊”

    公子尚闻言苦笑:“二叔父,其实尚只是来送礼的,谁知道”

    “你也感受到了吧。”

    “尚也是众生一员。”公子尚苦笑更浓,旋即有些焦急道,“二叔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哎,一言难尽。”陆松摇摇头,并未详细解释,而是笑着转移了话题,“你来得正好,飞扬刚刚成就合道大圆满,你得多指点下他。”

    “二叔父您”公子尚苦笑都苦笑不出了,“您就别拿尚开玩笑了,指点飞扬兄尚何德何”

    话音未落

    公子尚的视线就渐渐呆滞,且徐徐上扬。

    陆松见状,眉头微蹙,回头看去

    就看到一座方圆千丈的古朴道池无声无息地冉冉升空,凝于万丈高空而止。

    随后一个九龙环绕的身影纵身一跃,跳入道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