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854章 第2853 新门 陆松之异

作品:《万古邪帝

    因为距离太远

    直到此刻,公子尚方才看清自己飞扬兄的道池。

    相比天道意志所赐,这座出自生灵之手的道池,失去了天成一般的自然感,多了些公子尚有些陌生的匠气。

    细细一品,他才发现,这匠气并非来自道池所具有的古朴平庸的气质,而是

    生活。

    对。

    这是一座用来过日子的道池,而不是一座用意攀登齐天的修行之地。

    明白了这一点后,他心头下意识生出的,通过比较自己和邪天道池而生的优越感,似乎就更优越了

    但优越的同时,他也开始变得忐忑。

    还是那句话

    飞扬兄干的事中,哪怕只有一个点的匪夷所思,这点匪夷所思也会在最终时刻衍生为一只狂暴的巨兽,用摧枯拉朽的气势,推翻现有的一切。

    “这道池”

    下意识地,公子尚就问出了半截子话。

    陆松却跟听懂了一般,摇头道:“不伦不类,尚你别见笑。”

    公子尚侧头,古怪地看了眼陆松。

    错非明白陆松的心理,他都会认为陆松是在嘲笑自己。

    “二叔父,您对飞扬兄真是”

    “真是什么”

    “真是一如既往的期待啊。”

    见公子尚一脸苦笑,陆松忍不住哈哈笑了笑。

    “谁让他之前那般不争气,哎,正经事不做,成天给我们找麻烦”

    这句发自肺腑的话,公子尚接不了口。

    所以他转过视线继续打量横亘在万丈高空的那座道池。

    “道池外显难怪二叔父要赶人走,却不知飞扬兄这是在做什么”

    陆松咂巴了一下嘴皮,幽幽道:“听他说,他要自树碑林。”

    “自树碑林”公子尚目光顿时呆滞,“碑林岂能自嘶我明白了”

    见公子尚失色,陆松叹道:“尚,你说是不是瞎折腾”

    公子尚在震惊过后,明显有些失神。

    自树道池,他是通过观劫看到的。

    这种把天道意志赶到一旁,自己来替天行道的事,本就无比夸张了,如今他却又听到了又一个震惊的消息。

    “自塑道池,自树碑林飞扬兄,你究竟要走什么样的一条路”

    沉思中的公子尚,缓缓压下的情绪的波动,思及陆松的话语,这才认真摇头道:“二叔父,飞扬兄绝对不会乱来的,我们都要相信他。”

    “能如此相信他的人,也就只有你了。”

    陆松欣慰地拍了拍公子尚的肩膀,不再打量道池,迈步走进村门。

    没看头。

    包括他这位准帝在内,也发现不了邪天这座道池的丝毫特殊之处。

    这就是一座以自身对天道本源的领悟为砖瓦构建的道池。

    甚至若用九天寰宇非常流行的九品道池为标准的话,邪天这座道池充其量也只能排在四品,离公子尚的一品圆满道池,差了整整三品。

    这三品的差距,便是九天和九幽的区别。

    “只望你碑林自树后,道池的品阶还能提上一二品”

    跟在陆松身后的公子尚,听不到陆松的暗喃。

    可他心头所想的,也正是这件事。

    抛开道池和碑林居然没在同一个时间连续进行的震惊后

    公子尚就非常清楚如今能衡量乃至最终确定飞扬兄道池品阶的因素,就只有碑林了。

    “自塑道池,成就三品”

    “自树碑林,飞扬兄你能晋升到几品呢”

    公子尚暗喃的语气未明。

    但这丝毫不影响他脸上担忧的真实。

    怀揣担忧思虑的他,就这般跟着陆松的脚步向前走着,直到

    他跨过了一道门。

    一道他从未跨过的门。

    “二叔父,这里是”

    意识到这一点后,公子尚心头微凛,下意识顿步询问,可惜他却未发现,走在前方的陆松,比他更早一瞬停了下来。

    “哦,飞扬之前就在前面,我们在此地等他就是。”

    陆松没有发生丝毫变化的语气,让公子尚放心了不少,四周一扫这处陌生的院落,也没觉得这个自己从未来过的地方有什么不同,便继续跟着陆松前行。

    “三位叔父。”

    没走多远,公子尚就看到了仰头观望的陆倾三位。

    “是尚啊。”

    “来得正好。”

    “快过来吧。”

    三位叔父毫无异常的表现,让公子尚打消了心头最后一丝隐忧,几步便走到三位老祖跟前,学着他们的模样抬头观望。

    “飞扬兄,你一定要成功啊”

    听到这声充满祈祷意味的轻喃,陆家四位老祖都齐齐叹了一口气。

    “这个尚,哎”

    “若飞扬能学到尚为人的三分,也不至于”

    “交到这样的朋友,算值了”

    只不过有些感慨的三人,都未曾听出身旁几步远的陆松,其叹息中蕴含的莫名意味。

    至于公子尚,就更听不出来了。

    悬在陆家村上空万丈高的古朴道池,再次成为先鸿山的焦点所在。

    和四位老祖不一样

    大多数的陆家人,是看不清这座道池的。

    伴随其升空的过程,同时也是一层淡淡的迷雾将其包裹的过程。

    这层迷雾的出现,就是有意在遮掩道池。

    陆家人只能看出这座道池正如当初渡劫时一般的古朴平庸。

    但是,这业已足够,不够的是

    “少主,这是想干嘛”

    “不太清楚,不过这道池,没什么神韵啊”

    “是不是被那层迷雾遮住了”

    “不知道,但我或许知道”

    “你知道了什么内情快说说”

    “少主怕是又要装逼了”

    “噗”

    身为陆家人,在上古洪荒看少主装逼都已经看得不厌其烦。

    按理说到了今世,只要是少主陆飞扬装逼的地方,他们都会退避三舍,唯恐避之不及。

    但诡异的是,不小心看过或听过少主装了几次逼后,他们发现自己非但没有厌恶反感,兴致反倒越发浓郁起来。

    “哎哟,宕叔来了,快去做事”

    “不急,若我所料不差”

    “料你妹,没见宕叔提着小板凳么”

    “我去,我咋就没想到,快去端凳子坐着看”

    就在整座先鸿山安静下来的同时

    悬空万丈、被一层诡异迷雾遮掩的道池中,终于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异响。

    与此同时

    一道异芒也在先鸿山众生的心神被这异响吸引的瞬间,落在了先鸿山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