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855章 第2854 刻之难 邪刃现!

作品:《万古邪帝

    清脆的异响,来自邪天拳头和道池之间的碰撞。

    并不大的道池,邪天用了区区一盏茶光景就逛了个遍。

    虽然这东西是自己的,同时也是按照自己的想法雕磨而出的,但走上这么一遭后,他觉得自己才有下手的底气。

    “碑林,天刻其文”

    回忆着陆家那些心得道藏中的记载,邪天揉了揉有些红肿的拳头,施施然坐了下来。

    所谓的碑林,便是以碑而成的林子。

    碑记载修士一生所涉足的天道本源

    林子,则用来形容修士一生涉足了多少种天道本源。

    涉足多少种天道本源,道池里便应该有多少种对应的碑。

    下意识地,邪天心头就冒出了三十六,甚至比三十六更多的数字。

    这来自他的直觉。

    他的直觉告诉他,只要他愿意,他就能在成就道祖的开端,弄出一大片能让所有新晋道祖感到无比绝望的碑林。

    但下一瞬,他仿佛多出了另外一个直觉。

    这个直觉告诉他贪多嚼不烂。

    在合道大圆满的时候,数量反倒是无法想象的阻碍。

    只有将自己领悟最深的天道本源刻在碑上,才能让之后的修途通达。

    随后,邪天便陷入了两种直觉的斗争中。

    感受到了邪天的矛盾,小霸王冷笑不已地在空中乱舞。

    倒不是他高兴得胡蹦乱跳了

    而是曾经承载他的金色元阳王座,变成了九条永远不会安分的金龙。

    至于永远不会安分的这个属性,是他通过半个时辰的实践得出的

    这九条烂龙永远不会安分,除非他或者邪天修行培元功。

    之所以得出这个结论,是因为在与九条金龙半个时辰的拼斗后,力有不逮的他最终被九条金龙架起来狂舞

    舞的动作,就是培元功的动作。

    在自己未来的日子被死死确定为永无休止地修行培元功,用以满足九条金龙的悲剧后,他没有丝毫指点邪天的心情。

    “哎呀”

    “真是可悲啊”

    “好不容易得到了自树碑林的力量,结果却不知道自己树,哈”

    “或许这就是常人说的,恶人自有恶报吧,哈哈”

    被惊醒的邪天,看向被九条金龙架起来跳培元功的小霸王,一个没忍住就笑了出来。

    这一笑,小霸王眉毛都立起来了。

    “再笑个给小爷试试别以为小爷脾气好,小爷愣起来连自己都打你信不信”

    邪天揉了揉笑疼了的腮帮子,这才无奈地对道:“长点儿心,你”

    “哈哈,小爷还需要长心小爷的心比天都大”

    动怒的小霸王,不仅听不进邪天的言语,更是不介意怼邪天的同时把自己也给怼了进去。

    心大从来不是什么好的词汇,心细,却很适合如今小霸王的困境。

    “你难道就没想过,和它们交流一下”

    小霸王一怔,还欲动怒,却觉得自己被这么驾着跳培元功真不是个事儿,眉毛便跳了跳,喝问道:“和这几条牲口有什么好交流的”

    “比如你和它们商量商量,修行张弛有道,修行一会儿,休息一会儿效率更高”

    “嗤”见邪天说得很童话,小霸王下意识就嗤笑出声,但下一刻他皱眉狐疑道,“你确定有用”

    邪天摊摊手道:“试试总不会错。”

    “好,若能解决这九条牲龙,小爷还能考虑帮你一帮,若是解决不了,”小霸王冷冷一笑,“你这自塑的道池,便由小爷来自树碑林了”

    话音刚落,他也不等邪天回应,当即转头看向九颗龙头。

    九条金龙也正瞪着大龙眼瞅着小霸王。

    “咳”小霸王虚咳一声,勉强在脸上挤出一丝笑意,“那个,打个商量,等小爷先休息一会儿,休息好了,自然会修行培元哎呀”

    话未说完,九条金龙顿时撤下,小霸王从高空摔落。

    好在撤下的九条金龙,化为了一张更为霸气四溢的龙座接住了小霸王,饶是如此,小霸王的表情也一愣一愣的。

    “还,还真行”

    “你都没想过这个可能。”

    “不是你暗中操控的吧,这九条牲龙可是你这个无耻之徒弄出来的”

    “有关这一点,也请你想想”

    “想啥”

    “破而后立是没错,但破了之后你若不修,如何立”

    看着邪天那张认真的表情,小霸王险些被噎个半死。

    当然聪慧如他在气个半死之余,也迅速地明白了一件事

    打败自己的,并不是今世自己的无耻,而是细节。

    破而后立四个字,若放在其他环境中,确实不需要破而修再立。

    培元功却是一个例外。

    因为这是邪天在没有邪帝传承的情况下完成的自行突破。

    “若从传承中得到接下来的培元功,功破之后,蕴含培元功真义的金色元阳便会自动按照更高深的功法开始运行,进而立”

    想通这点的小霸王,表情阴晴不定。

    “可恶,怎的连如此小的细节都没想到”

    瞥了眼邪天,他哼哼唧唧道:“如此说来,对于培元功的突破,你早有预见”

    “怎能这么说”邪天皱眉道,“明明是你对蠢萌说的,只是凑巧被我听到了而已。”

    邪天话还没说完,小霸王就跟花开了一般,不由自主地乐了起来。

    “咳咳,既然如此”一下子就开心起来的小霸王虚咳了两声,故作老气横秋道,“那小爷便再指点你自树碑林的事。”

    邪天也笑了,点头道:“多谢小霸王。”

    “哈,客气客气,你是在纠结碑林的多与寡吧,”小霸王谦虚了一声,表情也渐渐高傲起来,“其实这根本不是问题。”

    邪天微微蹙眉:“此话怎讲”

    “先说第一个,”小霸王竖起食指,“按照心得上所说,道池有品,其品在道池规模、底蕴,亦在碑林多寡,但这个多寡,不是你想多少便多少的,而是由天道意志所决定的。”

    邪天点点头:“这个我知道”

    “不,你不知道。”小霸王冷笑一声,“别以为你涉足过多少天道本源,天道意志就能立多少碑,还要看你道池的承受度这是其一”

    小霸王所言的其一,邪天考虑过。

    但这一点却不在他顾虑的范围之内。

    “以巫之雕法,假炼体之术而成的道池,看上去虽平庸,但其承受度绝对没问题”

    如是想着,他又问道:“其二呢”

    “其二才是最值得你头疼的问题。”小霸王站起身来,盯着邪天一字一句道,“你考虑过刻的问题么”

    也就是在此时

    于院落里抬头仰望的陆倾,突然哎呀一声,拍了下自己的大腿。

    “飞扬他,他怎么刻”

    话音落

    众人先是一怔,旋即恍然大悟

    “天刻其文,天刻其文”

    “飞扬有替天而行之志,可,可他如何能在自身天道本源显化的碑上行雕刻之事”

    “他虽拥有了凝碑之力,却没了刻碑之力除非再来一次那种程度的大开天劫”

    “飞扬兄这”

    有些心不在焉的陆松,闻言也是一怔,不过旋即他就想到了什么。

    “或许,斗战圣仙仙刀可以”

    三位老祖闻言先是大喜,但下一瞬又惊疑道:“以飞扬之力,如何能驱动那柄刀”

    陆松叹了口气:“试试吧,总归是他爹的刀,希望他能”

    话音未落

    之前趁机溜入先鸿山的那丝异芒,在空中划出一道让陆家四位老祖目眦欲裂的黑色光芒,落入邪天的道池之中。

    不过下一刻,他们的目眦欲裂,就上升为了肝胆欲裂。

    因为待他们真正反应过来才发现

    这丝异芒先是落入了邪天的道池,之后他们才看到空中那丝黑色光芒的。

    “因,逆断因果”

    “诛天”

    “先天第一大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