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865章 第2864 诡谈 门槛 问心

作品:《万古邪帝

    从公子尚口中说出的,自然是一品二字。

    而陆可战四人,也对此颇为认同。

    “一品”邪天笑了笑,抬头看天,“若真是一品的话,为何没有天道鸣曲而贺”

    但凡有一品道池的出现,都会伴随着天道鸣曲而贺的异象。

    这种异象,不仅公子尚经历过,邪天面前的陆可战四兄妹中,亦有一人经历过。

    “所以是二品”陆可峥迫不及待地接了话,旋即胳膊肘捅了捅陆可战,“大哥,你是一品。”

    陆可战面无表情地看向四弟:“所以你是想证明什么”

    “我只是随口一说,”陆可峥悻悻一笑,看向邪天道,“少主,告辞”

    比其平常,此时的公子尚显得有些沉默。

    他不知道邪天发现没有,但他自己发现了。

    是以见陆可战四兄妹相继离去,公子尚便笑道:“飞扬兄用心良苦啊。”

    “用心良苦”邪天沉吟少顷,方才明白公子尚的话,笑道,“我可不是用心良苦,而是实话实说。”

    “飞扬兄这话,尚听不懂”

    “我的道池,不是一品。”

    “这不可能,自塑道池,自树碑文,飞扬兄,这两件旷古绝今之事且不说其他的,以飞扬兄的自信敢如此行事,若非一品,岂非枉费用心”

    邪天闻言,笑意更为浓郁。

    “我可没你想得那般思虑缜密,坐。”

    二人在陆家村一处较为偏僻的凉亭中落座。

    之所以说是较为偏僻,是因为故意等候在此,准备对少主行注目礼的陆家人只有三个。

    这三人见少主和公子尚一副落座长谈的模样,当即返身而去,不多时一个端酒一个端杯一个提着食盒满脸笑容地走了回来。

    “少主,尚少,请慢用。”

    先鸿山的初春,早已没了白雪,处处都透露着盎然的春意。

    但随着大开天劫的褪去,那座还在继续喷涌的妙帝之泉,又为这春意蒙上了一层略显冰凉的银白。

    饶是如此,坐在凉亭内,手捧飞扬兄递过来的尚显温热的酒杯,公子尚也觉得先鸿山真的是热了起来。

    “说起来,”公子尚垂眸凝视酒杯,轻轻笑道,“上次见飞扬兄,飞扬兄还自称圣人,如今才多久未见,飞扬兄便已破道,尚真为飞扬兄高兴,来,愚弟敬你一杯”

    邪天笑着碰杯,一饮而尽,旋即放下酒杯,从食盒中取出三碟小菜。

    “说起来,你眼中的我,究竟是怎样的”

    随意夹起一颗花生米丢入口中,邪天轻轻问道。

    “这个”公子尚有些猝不及防,下意识道,“飞扬兄是尚这辈子最佩服的人,无论是天资修为,性格脾气,还是行事作风”

    邪天笑了笑:“奸杀三清道体这事儿我不太了解,没说错吧”

    公子尚闻言,表情立马严肃:“飞扬兄,我绝对不相信此事是你”

    “听说其他人都如此认为,是么”

    “呃,这个是,但是”

    “能告诉我原因么”

    公子尚沉默良久,忽然苦笑出声,摇头叹道:“尚不想说此事,飞扬兄”

    “不想说就算了。”邪天举杯一邀,饮尽后又问道,“所以你只是因为对我的信任,从而认为我没做过此事的,这一点我总没猜错吧”

    公子尚有些弄不懂邪天这番话的意思,皱眉问道:“飞扬兄,你究竟想和尚说什么”

    “这里,”邪天指了指自己的头,“以前的事,我一件都想不起来了,想着我们关系不错,从你这儿打听到的事应该不会错得太离谱,所以”

    公子尚闻言失笑,但旋即仿佛又觉得自己不该笑,当即惭愧道:“飞扬兄的遭遇,尚感同身受,哎都怪我那时没能送飞扬兄最后一程,以致于”

    “过去的都过去了,重要的是现在。”邪天再次举杯,认真道,“日后多交流,恢复记忆这种事,我想也只能靠你了,来,敬你一杯。”

    第三杯酒下肚,邪天便站了起来。

    公子尚见状,知道这次莫名其妙的交流就这般结束了。

    站在凉亭外,目送邪天离去,他突然发现陆松口中的主人和客人,仿佛调了一个位置。

    当然更不对劲的是,他满坑满谷的有关邪天修为的疑惑,一个字儿都没蹦出来,反倒被邪天对于前世的一番话,弄得心神不定。

    当然,还有一件更让他心神不定的事。

    思及此事,他本欲立马离开先鸿山,但想了想,他反倒朝那座足以让他铭记一生的小院落走去。

    推门而入,陆松四人正商量着什么,见公子尚进来,陆松当即皱眉道:“飞扬呢”

    “飞扬兄还有要事,所以”公子尚苦笑了一生,旋即躬身拜道,“飞扬兄刚刚突破,怕是要稳定一下修为,四位叔父想必也要忙碌飞扬兄的婚事,却不知尚有没什么可以帮忙的”

    “这个小王八蛋”陆松骂了句,又温和道,“就算再怎么忙,又如何能耽搁你,尚,你帮飞扬太多了,叔父都不知该如何感谢你,哎”

    一番客套后,公子尚这才向陆松四位拜别下山,汇合一帮属下踏上规程。

    “二哥,可以说了吧”

    见公子尚彻底离开了先鸿山的范围,陆倾终于忍不住提及那件事。

    陆松想了想,走到了院门处停下,低头看向脚下的门槛。

    “之前非帝五位阁下进了此处,我才明白他们为何不说这是他们该做的事,而是说这是他们必须做的事”

    陆松顿了顿,看向三兄弟,一字一句道:“他们是真心对飞扬好。”

    听到这话,三兄弟心头悬了许久的一把刀就轰然落下。

    但此刀刚刚落下,另外一柄让他们毛骨悚然的刀,又嗖的一声悬在了他们心头。

    “五位阁下是真心的,那”

    “二哥,你的意思是尚”

    “尚对飞扬,是,是假的”

    陆倾三人的脸上,是发自内心的毛骨悚然

    但陆松的反应,却是先点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

    “怪就怪在此处”

    说到这儿,陆松蹲下身子,轻轻抚摸着脚下那道怎么看怎么寻常的门槛。

    门槛木质,因为经常被人走来走去,看上去有些起毛,有些地方甚至还有了腐朽的痕迹。

    “第一次尚跨过此门,问心告诉我尚心怀不轨”

    “但他第二次跨过此门时,问心又告诉我尚并无叵测之心”

    陆松缓缓抬头,看向院中陆压的小屋,喃喃自语。

    “大哥,先天第三的问心,会出错么”